第二章 第二日:“成长”的丧尸

西京是古称,现在的官方称谓是西城市。

因曾是十几朝古都的关系,华夏居民还是更习惯于称呼它为西京。

宋一帆今天才第一次来到西京市,他是来西京是来玩的,当然也不住在什么清江路。

他说的这番话只是为了让大家同意赶去警局。

只有在警局,才有可能活下去。

宋一帆的这话一出,自称吕乐的年轻警员马上赞同,“不错,我们的武力有限,就算回到自己家中,也很难突破丧尸的封锁。

不如回到警局,警局的武力还是有保证的,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联系驻地部队。

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清剿完城里的丧尸,大家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吕乐会支持宋一帆的决定,也是因为他的家就在警局分配的家属院里。

到了警局,也就等于到家了。

“我刚刚试了试,手机还能用,大家可以通知自己的亲人朋友,一起到警局避难。但是要抓紧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通讯网络就会被彻底掐断。”

宋一帆说的其实不算什么爆炸消息,毕竟现代社会几乎人人手握智能手机。

特别是很多年轻人养成了电子产品依赖症。

尽管面临丧尸围城的末日危机,一坐上车也有人习惯性地掏出了手机。

只是掏出手机之后,他们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只是盯着手机界面发呆。

听到宋一帆的提示,才想起来,赶紧联系家人。

西京市的交通完全瘫痪,照明系统也仅有少部分还能正常工作。

园姐仅能依靠巴士自带的车灯照明。

如此糟糕的交通环境下,磕磕碰碰自是不可避免。

一路上遇到的不管是丧尸,还是各种动物变异成的丧尸兽,园姐一概不管不顾,直接轧了过去。

好在巴士的质量看起来还不错,巴士总算平安抵达了西京市警局。

西京市警局已经清除了附近的丧尸,俨然成了幸存者的一大聚集点。

一路上不断可以见到越野车或者巴士横冲直撞驶向警局。

警局办公楼前,吕乐将宋一帆一拨人交给两名更年轻的警员统一安排,自己则进入大楼,去向领导汇报情况。

宋一帆一行除去警员吕乐之外,还有三十三人。

负责安置的警员将三十三人按照五人或六人一组的分散开,共分成六组,一组共用一间休息室。

和宋一帆一组的还有在大巴车上也曾和丧尸动过手的年轻壮汉李威,中年上班族蒋旭和他差不多十三四岁大的女儿可可,以及年轻少妇园姐。

五个人各自通报了姓名,谁也没有继续交流的意思,沉默着迈开沉重的步子爬到了二楼,走进了一间被征用为临时休息室的原警局办公室。

五人各自席地而坐,啃食着警局分发的食物。

不算大的休息室里,除了啃食食物和喝水的声音之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就连路上一直在抽泣的可可,也似被这般沉寂的氛围所影响,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

宋一帆静静的观察。

最镇定的要数园姐,她沉默的龟缩在一角,静静的啃食手中的食物。

李威神色数次变换,显然是想借着和丧尸的“肉搏战”对自己进行心理建设和自我安慰。

可可受惊吓不轻,即便现在已经停下了哭泣,但仍难掩脸上的惊恐之色。

蒋旭脸上的惊恐一点也不比可可少,但身为父亲的责任,促使蒋旭强压下心头的恐惧。

他不住地安慰可可,“没事的,爸爸一定会带你回家的……别怕,爸爸一定会带你回家。”

听见蒋旭安慰可可的话,宋一帆心里冒出一个念头。

家……还有家吗?

还能回得去吗?

宋一帆揉了揉头发,似乎是要赶跑脑海中无用的胡思乱想。

找了个角落迫使自己专注于眼前,思考如何活下去。

通过一路上的观察,宋一帆很确定,丧尸一直在悄无声息的“成长”。

傍晚丧尸刚刚出现的时刻,它们的动作缓慢肢体僵化,犹如行将就木的老人。

但一路走来,宋一帆发现丧尸的动作越来越灵活。

现在当然还不明显,但从丧尸出现到现在才过去多久,谁知道它们今后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