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枯井死尸

“快带我去看看案发现场。”他一刻都不得停歇,大大小小之事都由他负责,这些年来皆是如此,眼底的疲惫更是不必多说了。

一袭人匆匆随着县长来到了案发之处,县长指着已经发出阵阵恶臭的尸体:“这便就是案发地了。”

众人微微掩住了口鼻,这都离死亡超过十二时辰了,尸体的气味已经很重了,加上这酷热的夏季,尸体的气味越发的重了些。

暮羽缓缓地走上前,司徒枫神色略显担忧,喊着了他:“少卿,还是让我来吧。”

他本就是仵作,这检验尸体的事情交给他也是于情于理,所有人都知道大理寺少卿进不得尸体,一旦靠近便会呕吐不止。

离尸体大概五丈远的距离他这才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转过身掩饰自己的不适。

梦琦则是一脸的疑惑,自己作为大理寺少卿为何不亲力亲为,这可如何才能破案,不由得多了几分的兴致,随着司徒枫上前查看死者的情况。

司徒枫发现这三个人的死状极其恐怖,按理来说这人死后眼睛都是闭上的,可是他们却眼睛瞪大的像个铜陵一般大,鼻口都多多少少渗出了些许的鲜血,身体也似放空了血液一般,随着气温的身高,身体上方还不停的盘旋着苍蝇。

梦琦也被眼前的这番惨状吓得不轻,可是她心思缜密,主意到这嘴角似乎有些白沫状的东西,心中不免有些疑惑,难道这症状是中毒所致嘛。

“这三个人身体上并无明显的伤痕,更无致命的伤,但是我查不出具体的死因,还要送回去给我解剖才能得出结论。”

暮羽虽站的有些远,但是他也注意到了三人嘴角,他初定判定为中毒所致。

“来人,把这些尸体送回大理寺。”

“这天色渐晚了,不如少卿今日就留宿在此,已尽本县的礼仪。”县长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知名的笑意。

“那就麻烦县长大人了。”少卿谢过县长。

“快吩咐下去,德子去准备一些菜。”

德子是县长的手下,一直听命于他做事。

待到他们来到了安置的屋内,便开始讨论起了案情,这一切的案情线索都稀少,着实有些费心思,暮羽:“司徒枫,你觉得这其中的死因是什么?”

“我注意倒三人的身旁有着一个枯井,这枯井已经许久未修缮了,爬满了许多的藤曼,不知是否于这枯井有关?”

这只是他的猜测罢了,这死因也不知为何如此怪异,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你与我的想法一样,枯井旁还掉落着瓢,上面的水渍已经干了,但是这瓢底下的水可是还在呢,可是现在天气将水分蒸发干了,也查不出什么了。”

案情陷入了困境,但是某人却没有这番的心思,桌子上的饭菜早已经上完了,拿起筷子便夹起了菜送入了口中,止不住点头夸赞:“恩,县长您这菜真好吃。”

“多谢上官小姐的谬赞,这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还请诸位不要嫌弃才是。”县长寒暄着。

“依我所看,这三个人便是中暑了,这夏季天气炎热实属正常,没什么在意的。”

梦琦所说的话也不是不在理,这历年来古代中暑无法医治的人多了去了,哪像现在医术的发达,县长听到了这话,神色微微煽动者。

但是却露出了难堪的神情,少卿注意到了他的脸色,似乎他有话要说

“县长不妨有话直说。”他定是知道些什么。

“回少卿的话,这三位是许多年前修缮枯井的人,有人传言他们将一个猫丢了进去,现在来索命来了。”

他将案件又再一次推入了另一边。

暮羽本就觉得此案件扑簌迷离,现在又将事情引向了鬼神之说,这其中的线索算是断了,微微蹙眉。

“我不信鬼神之说,作为县长更不能妖言惑众。”

“是是是。”这本就是所谓的传言,信便是真,不信便是假。

县长陪他们一袭人用完膳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就在他离开后不久,屋内的灯光忽暗忽明,梦琦一向怕黑,还是身处发生命案的平安县,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黑暗之中胡乱的抱住了一个人的胳膊,胳膊略微有些僵硬,

大约过了约莫一分钟,屋内的灯骤然亮起,瞧着司徒枫那张脸说惊恐也不为过。

只见梦琦抓住的胳膊不是别人,正是不进女色的暮羽,他也不由得奇怪,若是换作了别人,他早就窜到几米开外了,更别说如此的肌肤之亲了。

暮羽止不住的咳嗽了一声,她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脸颊爬满了红晕,倒是像哪家的大家闺秀一般,她被看的也不好意思起来话,话锋一转:“你们不觉得县长有些奇怪嘛?”

“这是为何?”暮羽也听的有些蒙圈,这番话倒是提醒了他一些,仔细回忆起他所说的一切,却是有些不妥。

“明明是县长,何况他管理不过是个小地方,官职也不是很大,但是我们住的这个地方却是异常的干净整齐,我注意到像这样的一间屋不止这一间,试问有哪位县长可以如此富有,还有他为何将这一切指于那十几年之情的传言?难道不是为了掩人耳目?”

这些疑虑迟迟在她心中不肯散去。

正当所有人在沉溺于推理案情之时,门外稀稀疏疏传来了村民们的呼喊声:“又死人了,快跑啊。”

司徒枫率先跑到了外面,暮羽和梦琦紧随其后。

“此人刚死,现在已经死透了,无药可救了。”司徒枫将手指探测他是否还有生命体征,回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