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穿越

A市某大学实验室内

这所大名鼎鼎的大学学府,是A市顶级学校,这里的学生都是学霸级别的存在,说她们是天才也再合适不过了,而刚刚入学的她这里其中的一员。

这一日,一向自律的梦琦早早泡在了实验室内,说来教授也是怪的很,要将如此庞大复杂难堪的实验交予她做,心中愤恨难平,更可恶的是居然还要求她在三日之内完成,这不是有意的刁难于她嘛。

熟练的穿上工作服,带上那护目镜,这般清晨她已经许久未见了,透过实验室的窗户发现他也来了,心中不免多了一份柔情,他的侧颜还是依旧如此,蒙蒙的余晖落在他的肩头,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那滴取的吸管……

他是本校最受欢迎的了,眉清目秀自然是吸引了不少芳龄女子,哪怕是对上一看,便能开心许久,更有些痴迷之人巴拉在窗户外,一副花痴的模样,在她看来实属可笑。

他与她同校,靠着直升这所大学的资格深受教授们的器重,自然是将什么事情都交予他的,而她无疑成了他的炮灰了,也罢,不过能够每日见到他到也不错了。

她们两个本就是药学专业的学生,做实验对她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在所难免,而她靠着这所谓的天赋,加上运气倒是有些小成绩,但是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刚刚踏入实验室的大门:“你来了?”一声浑厚的声音骤然想起。

她带着些许的羞涩,诺诺的不像平日中大大咧咧的她:“恩,需要我做什么嘛?”她手微微溢出了些些许的汗。

“哦,去取些药剂过来。”

他一心只顾着实验,容不得半点的分心,这跑腿的事情自然交给她了。

“是”这忙前忙后的她一会去拿药剂,一会去拿单口屏啥的,这实验室本就偏小了些,离器械之处大概有一公里的距离,这样一回拿一样东西也未免太累了。

几个来回下来,她的身体靠在实验桌上,全然没有之前的柔弱,怒吼出声:“凌泽!难道你不能一下子说完嘛?”

这来来回回的折腾她,他难道不累嘛,虽说他很受女孩子们的爱戴,但是在她的眼底不过是个长得还可以的,身材也还行吧,恩,顶多这样了。

“那好,你把显微镜,量筒,电子秤,酒精灯,蒸发皿拿过来。”这一连串的实验用品让她不免有些吐血,刚刚的怒气瞬间消失不见了,这未免也太多了。

“那我还是一趟一趟去吧。”

吃了闭门羹的她,只好打起精神一遍遍为他跑腿,任劳任怨。

随着实验进入了尾声,眼看就要结束了,梦琦立刻打断了他:“是不是只剩下最后一步了?要不让我试试?”

她就是个小菜鸡,刚入学不到一年的时间,还从未做过如此庞大的实验,那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若是实验能够由她亲手完成,那岂不乐哉,也好体验一下大佬的那一瞬间。

“你行吗?”凌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她,满脸的怀疑。

他的印象中,她是医药学最有天赋的学生,怎么看怎么不像,淡黄色蓬松的头发落在肩上,棕色的眼眸深不见底,樱桃般的小嘴叫翠欲滴,这防护服之下玲珑的身段,若是换作旁人到也算得上美女了,他见过的美女多了去了,他才不稀罕呢。

这项实验关系到他的直博的资格,更是参加省级比赛项目之一,他付出了多少的心血,转念一想,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有何等的本事,虽说到了最后的一步便大功告成,但是这步骤可是不简单呢。

“谁说我不行的!”她急眼了,为了能够享受这一份纵容她也是豁出去了。

滴管中的硝酸具有很强的危险性,属于化学危险品,这种液体会因为碰撞而爆炸,他翘起二郎腿,紧紧盯着她手中的动作,深怕实验被她搞砸。

实验室内铺满了瓷砖,所以进入实验室必须穿防滑的鞋子,感受到与平日中的异样,微微蹙眉,这么低级的错误她倒是第一次犯,算了,还是实验要紧。

长时间的站立,腿下突然抽搐,身体止不住的往后退,手中的滴管随着大幅度的动作被甩了出去,瞬间落在了地面上,强烈的碰撞瞬间爆炸,漫天的火花直冲天际……

***

她紧蹙眉头,身体上的疼痛不免让起身有些困难,摸了摸额前的纱布,怪不得这么疼呢,也是,由于自己的操作失误也很正常了,不知道凌泽有没有受到他的牵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