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

小乞丐和饼叔相互看了一眼,小乞丐耸肩,“我没干坏事!”

饼叔转头问:“官府可说找小不点做什么?”

那乞丐说:“柳宅全府上下十六口人,死了。他们说办案的大人见过像小乞丐一样的人。”

小乞丐吓得站了起来,看着饼叔说:“饼叔,我没杀人!”

饼叔摆摆手,“没出息,看把你吓得,你杀鸡都不够,还杀人?官府的人还说什么没有?”

乞丐摇头,“没说了,但看着都凶巴巴的,我就溜过来和你们说了。饼叔,小不点犯事儿了吗?要不要现在逃?”

饼叔沉吟,“官府的人可不好惹。”他皱眉盯着小乞丐好一会儿,“你上次真的没做什么事情?”

小乞丐摇头,又低下头。

饼叔让报信的乞丐先回去,待没人时,他又重复问了一遍。

小乞丐说:“我偷偷溜进了柳宅,碰见了两个人。”

饼叔厉声问:“你看清他们的模样了?”

在那种情境下,很难忘记看到的东西。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摇头,“我当时只觉得奇怪,所以才进去偷偷看一眼。只看到他们的背影。”

“那就好……”饼叔紧握的拳头松了下去。

“什么?”小乞丐歪着头。

饼叔说:“得罪官府的人可不是好事。”

“我没得罪啊。”除了撞了他们的一个人,小乞丐辩解道,“大不了我和他们说我看到的。”

“不行!”饼叔喝了一声,“你不要命了!你跟我来。”

好一会儿,饼叔将她带到了城郊一处人家,很自然地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院子的门,里面有花有树,却是两层的别致小楼。周围也没其他房子,小乞丐紧张地跟在他身后,小声问:“叔,我们进别人的房子不好吧?”

“别废话。”饼叔将她领到屋子里,从柜子里掏出了一身衣物,“你去后院洗漱一番,将这身衣服换上。”

小乞丐看着那身藕色的女装,尴尬地红了脸,“饼叔,原来你知道我是女的……”从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她就把自己折腾得妈不认,加上平胸,周围都没人怀疑她的性别。

“快点!”

在饼叔催促下,小乞丐十分笨拙地前去后院。原来后院搭了个小棚子,里头有个管子,流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清水,一直落到院落里的池塘内。

为什么饼叔会在这样的小院子里?看着好像是他的房子?

种种疑惑中,小乞丐接了水将自己从头洗了一遍。

三个月了,她已经三个月没有洗澡了!洗完的一刹那,她感觉自己重生了!

她一直很奇怪,作为乞丐,她的皮肤状态一点也不像长久风水日晒,瘦也是这两个月才瘦的。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究竟是做什么的……

饼叔给的衣服却很高级的感觉,穿上之后轻盈得不行。她擦拭了头发,走到外头,却看见饼叔又在院子内看着她笑。

“丫头,你果然像……”他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拉下脸吩咐道,“听我说,如果有人过来,你就说你是这屋子的主人。”他说完抛过来一样东西,“这个玉,本想以后给你,等你走投无路时,拿着它去西林陆氏找王炳,他会护你。记住,谁问你柳宅的事情,都不能说。”

他说完,扭头走出了院子。

什么意思?小乞丐歪着头想不明白,怎么像生离死别一样?她低头看着饼叔抛来的东西,是钥匙,还有一块成色不错的浅绿玉珏。饼叔真的不是一般的乞丐。

她是不是不小心落进了什么事件里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摇摇头将这种想法赶走,她不是主角,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她咬咬牙,转身走进了屋子。

三天了,她一直呆在这座房子里,而饼叔一次也没来过。房子里什么都有,但她的不安一天天扩大:这屋子也不是她的,她怎么能心安理得呢?第四天早上,她将屋子收拾好,一早就前往了乞丐待的破庙。

然而到了那里,破庙除了一地凌乱的脚印,哪还有什么乞丐和饼叔?

小乞丐心慌慌,干脆前往城内。没想到城内的公告栏下,却贴满了饼叔的画像。她震惊地上前仔细看,繁体字不好认,却能看出“柳宅灭门”、“杀人”几字。

柳宅的灭门案怎么可能是饼叔干的?

她抓住一个人问:“这个人怎么就是凶手了?”

路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官府抓人难道还有错?这人涉嫌巫蛊案,今天就要被斩首了。”

“啧啧啧……”路人继续摇头感叹,“为了掩盖自己罪行,他还杀了一窝子乞丐。太凶残了。”

“杀乞丐?”小乞丐瞪大了眼睛。不可能,饼叔平时对他们非常好,怎么可能杀人呢?

太阳即将正中,菜市场刑场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小乞丐好不容易挤进去,果然看见了饼叔穿着血迹斑斑的囚服跪在刑场上。

整个事件太迷幻,小乞丐还如沉梦境一样,她想向前一步,却看见饼叔朝着她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