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

晚上九点,阮梦欣的手机屏幕跳出了来自堂弟的微信消息提醒。

她这个弟弟找她向来没有好事,她深吸一口气,才缓慢解锁手机点开消息。

果不其然,又是和上次类似的内容:

[我最亲爱的姐,我又要掉胜点了,我的绑定组队老哥今天也没空,您能不能替我打一把游戏,就一把!]

阮梦欣按着额头,空出的手飞快敲击屏幕:

[你还能不能好好学习了,等考上大学一天玩十把都不是事。还有,能不能不要您啊您的。]

她的堂弟正在读高二,马上就面临高三。读的是一周闭关五天的寄宿制学校,只有周末才能回来两天。

可他偏偏还停不下来手里的电子竞技游戏,甚至上了个最高段位。

最高段位对一个高中生是什么概念呢?

概念大概就是:要想不掉分,平均每天牺牲掉做半套卷子的时间,进行一把少则15分钟,多则超过40分钟的游戏。

她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我十点要直播,你要不找个代练打一把呗。]

对面手速很快:[那些野鸡代练我哪里放心,还是您,我最亲爱的姐我最相信。]

后面还跟着一个他自制表情包,上面是阮梦琪朋友圈的自拍,下面一排字——国服第一躺赢女皇,下至黑铁五,上至王者1000点,只有你想不到的局,没有我躺不了的局。

[???]

阮梦欣发完三个问号,锁上了屏幕。

接着堂弟直接一通电话炸了过来,按下通话键传出的杀鸡一般的叫声:“姐!救救我!现在才九点出头啊!”

“你现在才高二,就不能等高考结束再玩吗?不行就保个钻石段位,28天一把维护不是很轻松?”

阮梦欣把劝过他一万遍的话又拿出来说。

偶尔帮这位堂弟打把维护局,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不行,王者是一种倔强!”堂弟说完转而语气又软,恳求她,“马上就要上交手机了,拜托您了。”

“……”

挂断后,阮梦欣沉默了几分钟,打开了英雄联盟的客户端,登陆了堂弟的账号。

——别混了我谢谢您

她看了一眼这个和上个月不一样的ID,继续沉默。

可能她的堂弟平时所有的零花钱,都用来买皮肤和改名卡了。

在排位模式的主选位置选了一个辅助位,副位选了一个补位后,她点下“寻找对局”。

王者局的排队时间向来比较长,专门为高段位开设的“峡谷之巅”服务器晚上时段会好一些。

大约五分钟,倒了一杯水回来的阮梦欣发现自己正好排了进去。

她被分在了辅助位,刷微博的同时,她瞄了一眼ADC(射手)的游戏ID:一键屏蔽所有人。

顿时,手指僵在了手机屏幕上。

天,如果她没有瞎,这是她的电竞男神,是最喜欢的战队里的下路杀神,HB战队的步淼。

趁着游戏的加载时间,阮梦欣立刻打开微信给好朋友陈倪云发了条消息:

[瞧瞧我排到了谁!]后面跟了一张电脑屏幕的截图。

[妈呀,淼哥呀!这不是高仿ID吧?!!!!]

自称手机长在手上的陈倪云第一时间给她回了消息。

[又不带字母,怎么可能高仿,而且,这是峡谷王者局。]

陈倪云:[?你上王者了,什么时候拯救一下白银少女我?]

阮梦欣回了个“你484撒.jpg”的表情。

[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不是我那个天天想着打职业的高二堂弟的号。]

耳边这时传来了一声游戏内的提示音,她抬头,发现游戏已经开始快一分钟了。

为了不坑自己的男神,她赶紧扔下手机。

堂弟主要玩的也是AD位,而她现在顶着堂弟的ID,选了一个给盾的保护型辅助。

她在国服也有一个账号,不过由于不想天天打,打到钻石就停了下来,28天打一次维护局,非常省心。

钻石和王者终究相差很多,反应比较慢的阮梦欣,很快就因为一个走位上的失误,被对面AD拿到了人头。

其实在看到对面辅助走位时,她就知道要出事,奈何作为老年少女的她手速不够,跟不上大脑……

自家的ADC又是步淼,叫她更紧张了,又一个失误,差点出事……

[对不起。]

她赶紧道歉。

然而步淼并没有回应。

阮梦欣玩游戏,从来都不怕被喷,就怕自己坑了队友一声不吭……内疚。

可惜这个游戏里道歉并不能增加实力,再厉害的ADC也做不到在高手局一打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