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

天那么蓝,空气那么清新。

这么适合踏青的美好天气,田柚柚却在一双双同情的眼神下,苦兮兮地跳着毫无灵魂的舞蹈。

花楹阁捏捏鼻梁,给她的水杯里倒点水,他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系统深深地叹一口气,给她播放一个鼓掌欢呼的特效,它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黑衣人保镖像雕像一样站在门口,都不想看一眼这种无意义的浪费体力的花拳绣腿。

练这些有啥用?还不如练点武功,强身健体,还能保护自己。

田柚柚委屈极了。

沿海地区繁华热闹,三十个容貌旖旎的年轻人坐在办公室里,落寞地看着落地窗外的璀璨灯光。

他们不留后路地签下霸王合同,就是想着咕咕公司有资源,只要好好地提升技能,他们也能像柳大明星那样在娱乐圈创出一片天。

但柳梦为了对头公司提供的电影女主角这一个角色,卖了老东家,在直播里哭诉咕咕公司的剥削和压榨,还捏造莫须有的潜规则黑料。

咕咕公司的名声彻底臭了。

导演和制片人尽管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了避免引祸上身,取消任何和咕咕公司有关的合作。

连带着他们竟成了娱乐圈人人避之不及的存在。

边雪落从十八岁签入公司,现在已经二十二岁,其他同龄的人都已经大学毕业,凭着自己的专业和学历这两个墙门砖打开大公司的大门,而他除了唱歌跳舞,什么都不会,他心里全是对未来的惶惶不安。

这几日他没有胃口,也睡不着觉,像一个枯槁的重病之人。

公司还在,霸王合同还在,其他公司因为柳梦的诬蔑不会签约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网友也在官网下咒骂公司和他们这些艺人。

他们未曾接触过柳梦,却成了柳梦嘴里为了出名不惜出卖尊严的人。

老板在打官司的路上出意外,公司摇摇欲坠,他们的梦想也将破碎。

坐在边雪落旁边的欧阳钰满眼死寂地看着没有一个星星的夜空。

他的父母为非作歹,被判死刑。他逃离让人呼吸不上来的那个地方,躲避那些隐晦的眼神。他被老板捡到了这里,成为公司最小的练习生。他在公司训练六年,去年十八岁,他作为公司的隐藏王牌正式出道。

他不知道柳梦从哪里挖出了他的身世,让他的噩梦再次重演。

他不敢看手机,也不敢出门。

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都是让他畏惧的恶意。

他知道自己生病了,但他不知道如何拯救自己。

楼下传来欢呼声。

一定是项目成功了。

他从内心深处羡慕楼下的计算机高材生们,他们用技术拼事业,而他为了挣钱,哗众取宠,做一些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事情。

田柚柚接听到接管咕咕公司的通知,迷迷糊糊地盘腿坐到舞蹈室地板上,托腮用力回忆了一会,又蹦跶着去找她爸爸写的家谱。

没找到。

这才想到,她以为自己回光返照的期间把家谱和她最喜欢的衣服全一块烧掉了,灰烬都放在她准备好的骨灰盒里。

呜——

田柚柚眼泪又吧嗒吧嗒地往下坠。

她写了二十年的笔记……

她最喜欢又最舒服的衣服……

她爸爸妈妈小时候买给她的布娃娃……

全烧了!

呜——

花楹阁拿着一本书坐在宽大的黑皮沙发上,低着头闷笑。

小柚子的悲伤,他太清楚了。

正是因为清楚,忍不住地想笑。

自从认识小柚子后,他笑的次数比前二十年加起来的都多。

系统带着浓重的河南方言味儿。

【别哭了!】

田柚柚:“我心里难过。”

【系统更难过,为了给你找个还债的途径,系统倒贴了钱。这是位面公司开通以来的第一起倒贴钱事件,系统丢光了脸!】

田柚柚:“这是位面系统考虑不周,要是能借钱还债,咱们早就还清债务了。”

【系统已向上申请了特殊宿主的特殊照顾。】

田柚柚:“我觉的无法通过,像我这样普通的宿主成千上万。”

【不是的,你是系统遇见的第一个无偿还能力的笨蛋宿主。】

【最新消息,申请通过。】

【你看,公司都认可了系统的观点。】

田柚柚不开心。

她上学的时候,从来都没人说她笨。

她的成绩一直稳稳地保持在中上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