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

田柚柚挤出来一个甜甜的笑,两手握住花楹阁的手,撒娇地摇一摇,“花花哥哥,借点钱给我好不好?”

守门黑衣人面对面站着,唇语。

——你猜借不借?

——我猜不借。

花楹阁懒洋洋地靠在病床上,一根手指戳在田柚柚的额头上,“离我远点。”

田柚柚乖乖地松开他的手,站在病床一米远,可怜兮兮,小狗眼。

花楹阁嘴角翘了翘:“钱,我要是借给了你,估计等不到你还我的时候了。”

田柚柚泪眼汪汪。

花楹阁:“但也不是不能给你钱过日子。”

田柚柚眼睛乍亮。

花楹阁:“你来当我的生活助理,把我伺候高兴了,你不仅能拿回你的房子,说不定还能拿到我的部分遗产。”

田柚柚能屈能伸,谄媚,“听主子吩咐。”

花楹阁被逗乐,“你这一出演的是宫女还是太监?”

田柚柚态度明确:“主子需要啥,我就是啥。”

田柚柚比花楹阁身体素质强,即使到了鬼门关也能吃下点东西。

花楹阁吃不下任何的东西,躺在病床上,像一朵即将凋零的花,纤弱,无声。

田柚柚趴在床头,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他的眼睫毛。

花楹阁睁开眼睛,虚弱无力,“你又来折腾我。”

田柚柚:“你家里人一直守着你,我也只能在晚上偷摸摸地来了,来了不叫醒你,多亏。”

花楹阁:“你可以白天来,我家人不会为难你。”

田柚柚:“我知道他们不为难我,但我心虚嘛。”他的遗嘱里,不仅把房子给了她,还给了她一百三十万。

花楹阁眼睛里有了笑意,“那点钱,他们不会看在眼里。”

田柚柚:“那也有点不好意思。”

田柚柚跟花楹阁絮絮叨叨,说着说着,趴在床上睡着了。

天微微亮,管家提着保温桶扶着老夫人过来,被黑衣人拦在门口。

黑衣人:“六少说,今天谁也不见。”

老夫人:“实话。”

黑衣人:“田柚柚小姐在里面。”

老夫人忍不住笑骂了一声臭小子,转头去对面的病房看老头子。

田柚柚一觉睡到下午,耳边是压抑的哭声。

三个小时的急救,主治医生走出来,摇了摇头。

田柚柚看黑衣人。

黑衣人:“六少让您安心睡。”

田柚柚头脑一沉,用被子盖住头,一遍遍地进行心理疏导。

她不哭。

哭没用。

【加载完成,田柚柚女士总欠债三亿,分期付款,十年内还清,如若超时,收回生命值。】

田柚柚僵硬。

【系统检测到田柚柚女士的朋友生命垂危,是否代替朋友购买心脏痊愈奇迹?童叟无欺,只需六十六亿。】

田柚柚捶脑子,怀疑自己悲伤过度,脑子出故障,幻听了。

【田柚柚女士没有正面回答,系统默认田柚柚女士选择购买。经分析,田柚柚女士的朋友拥有偿还债务能力,无需分期付款。请田柚柚女士尽快通知朋友。】

田柚柚慢吞吞地坐起身,托着下巴,锁着眉头沉思。

她该去找脑科医生还是心理医生?

她的幻听是脑子出问题引起的,还是心理出问题引起的?

【经分析,田柚柚无偿还巨额债务能力,需进行技能培训。】

田柚柚眉头紧紧地锁着。

【经世界位面分析,系统转换为造星技能培训模式,请田柚柚女士尽快观看教学视频,并完成今日学习任务。】

外面一阵嘈杂,花楹阁被黑衣人推到田柚柚面前。

其他人被关在门外。

花楹阁揉额头,“柚子,你有没有想说的?”

田柚柚:“我幻听了,有个自称系统的在我耳边吧啦吧啦吧啦。”

花楹阁:“你没有幻听。”

田柚柚:“我有先例,我家人刚出意外的时候,我都住了半年的精神病院。”

花楹阁确实痊愈了,虽然他的脸色很苍白身体也很虚弱,但心脏的强烈跳动告诉他,他的心脏很健。

田柚柚趴在他胸口,听了一会他的心脏跳动声,把系统说过的话原样不动地告诉花楹阁。

花楹阁捏了把她的脸,带着黑衣人不紧不慢地去扫尾。他和柚子的突然痊愈不能让外界知道,会引祸上身。

这家医院是他的,扫尾工作很顺利。

【田柚柚女士朋友已偿还欠款,鉴于田柚柚女士朋友的良好信誉,系统为田柚柚女士朋友打开位面商场,推荐以下三种产品:原始恐龙般的力量,原售价三百三十三亿,现售价一百一十一亿;身轻如燕一飞冲天的悬浮术,原售价三千三百三十三亿,现售价一千一百一十一亿;嗓子一吼震山岗的嗓音改造剂,原售价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亿,现售价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一亿。欲购从速。】

田柚柚用被子一把蒙住花楹阁,她再钻进去,凑到他耳朵边,嘴巴叭叭叭。

田柚柚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