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

被诊断为脑癌晚期时,田柚柚没有恍惚,也没有不甘,悠哉哉地买了一个肘子回家炖着吃。

自从她爸爸妈妈哥哥出意外,剩下她一个人后,她就一直捧着心理书和佛经进行自我治愈。

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她现在的心理状态很平稳,只有一点点追不到英剧续集的遗憾,不过这点遗憾可以用黄酒炖肘子抚慰。

医生预估,她能活五个月。

她是这样安排的:头三个月花花花,把她攒的小钱钱全部花完,第四个月安排后事,卖房买骨灰盒,第五个月住医院捐躯。

这个安排,她既能享受生活又能造福他人,很可以。

拿出所有的储蓄卡和存折计算,她总共一百三十万的存款,合计每天可以花一万块。

在家宅了五天玩氪金游戏,脾气太温吞,又技术不佳,总是垫底被砍的那一个,被氪金社团里的队友们深深地同情着,发过来一个又一个的红包,表示她的灵魂操作娱乐到了他们,这是他们的打赏。

简而言之,钱没花出去。

她拿着本该在五天里花完的五万块,去了来往皆是西装和长裙露背礼服的大餐厅,点了一桌子的菜,总价三万。

她隐隐约约地听见隔壁就她这个铺张浪费的现象谈论社会上的“报复性消费”和“提前消费”。

田柚柚决定做些好人好事,告诉他们,他们的谈论有些狭窄了,没有包含到她这种以花完积蓄为目的的死前消费。

如果是以前,她不会去这样以千为计量单位的贵族式餐厅,也不会跟这些看起来不是一个社会阶层的人说话。

不过现在,她是近距离接触死神的人,死神面前人人平等。

田柚柚坐到两位男士的桌子前,“两位先生,你们的谈话,我听见了。”

穿着和田柚柚一样的休闲装却没有那种格格不入的男士略带诧异地看向她,随后笑了笑,询问这个漂亮小姑娘:“听见了什么?”

田柚柚:“关于你们谈论的报复性消费和铺张浪费。”

“嗯?您有何高见?”

田柚柚:“我家有冰箱,饭菜可以打包,不会浪费。还有就是你们关于我的揣测全是错的,我不是提前性消费,也不是报复性消费,更不是暴富后消费。当然我也想暴富,但没这份运气。”

“那您是?”

田柚柚长长地叹一口气,像在说别人的事儿一样平静道:“我快要飞升了,我要在飞升前把钱全部花完。”

两位男士哑然。

一阵轻微的挪动声,沙发背后的三位先生站起身,略带抱歉地对田柚柚笑一笑,让服务员给田柚柚这一桌添一瓶葡萄酒,离开餐厅。

田柚柚看看匆匆离开的三位先生,再看看三位先生就餐的方位,最后硬着头皮看向面前的两位男士,脸涨红。

一直胀疼的脑子影响了她听觉的方位辨识。

田柚柚两手合十,一脸“大家是饭友,打扰请见谅”的软绵笑:“要不——我请你们吃饭?”

脸色有些苍白的花楹阁站起身,“我想,你点的菜吃不完,不如一块。”

一桌坐下,三人谁也不说话,田柚柚专心致志地吃饭,沉迷在黑塔森林的清甜柠檬味中。

花楹阁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水,笑看着对面的小姑娘。

田柚柚吃完黑塔森林,眉眼弯弯地放下小勺子,心情明媚。

花楹阁靠近桌面,双手支着下巴,满眼趣味地看着她,“你还有几天?”

田柚柚:“五个月,你呢?”他看起来比她病的还严重。

花楹阁笑眯眯:“我比你长,我还有九个月。”

田柚柚两眼一亮,“你打算把钱全部花完吗?”

花楹阁笑着摇摇头,“我恐怕花不完。”

田柚柚理解地点点头。

三人中唯一的健康人士孟青平沉默地听着两人关于后事安排的讨论。

田柚柚:“我脑子出了问题。”

花楹阁:“我心脏出了问题。”

田柚柚:“我刚知道,接下来的五个月活动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花楹阁:“我从小知道,没有刻意安排。你都安排了什么活动?”

田柚柚眼睛晶亮,“我准备去科学院门口蹲七天,沾沾文气,下一辈子会更聪明。然后去听京剧、歌剧、戏剧。最后挑选漂亮纸房子和骨灰盒。”

花楹阁:“听起来挺有趣的,我可以一起去吗?”

田柚柚:“可以呀,咱们搭伴。”

两人互留电话号码,田柚柚结账,背着青橘色的大背包,轻快地离开,浑身都写着欢乐。

花楹阁托着下颌,看着田柚柚的背影,满眼笑意。

孟青平喝一口酒,“很久没看见你这么货真价实的笑了。”

花楹阁:“突然发现我是幸运的人,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孟青平声音平淡无波,“和小姑娘相比,确实幸运,能多活四个月。”

花楹阁笑而不语。

幽静的住宅区,田柚柚打开防盗门,让花楹阁进来。

田柚柚:“你以后跟着我混了?”

花楹阁笑着点头。

田柚柚:“你跟家里人都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