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 6 章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怀里缩成一小团的费奥多尔,心情有点复杂。

虽然他选取了比较委婉的说法,但当他那么轻描淡写地说出了死亡这种字眼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

是他弄死了那个人。

尽管他只是个三岁的小团子而已。

当然,我是一个没有什么感情的鬼,所以最开始也不是因为同情才把这小家伙捡回家的,但是怎么说呢,我好歹也养了他这么久,就好像自己在路边捡了个小猫崽,养了两天之后发现这是个贼凶的狮子,还是刚咬过人的那种,这换做是谁能毫无芥蒂啊!

我当即想把费奥多尔扔在地上让他自己走。我的怀抱是留给小可怜的,长了獠牙的狮子就算是幼崽也才不需要这些——

可就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费奥多尔重重地咳嗽了两声。

……………………

我怀疑他是在驴我。

费奥多尔那句话对我的冲击实在有点大,以至于我现在已经没法再用之前的眼光看着这个热乎乎的小家伙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有点没办法接受一个这么可爱的小朋友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尽管我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闻到了他身上散发着的血腥味。

像是察觉了什么一样,费奥多尔张开了小手,费力地试图勾住我的脖子,我没有放开他,却也没有再主动把他搂得更紧。

直到他将那张透着人类独有温度的小脸贴上了我的颈窝,直到他闷闷地开口又说了句:“我并没有想过要让他死。”

“但是他碰到我之后就死了,其他人也一样。所有碰到我的人都死了。”

“那个男人是那样,他的随从们是那样,还有……妈妈也是这样。”

他的睫毛轻轻擦过了我的颈侧,痒痒的,似乎还带着一点湿凉,本该清脆的童声听上去也未免显得有些沉闷,话语间还带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哽咽。

我不知道他在那个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费奥多尔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起之前的事情——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怎么会跟我提起自己的事情。

也是很后来听阿列克谢提起我才意识到,费奥多尔的头脑远比一般的三岁孩子要聪明太多,也正因为聪明,所以那种连成人都很难能接受的场景才会对他造成更加强烈的冲击。

费奥多尔是异能者。但他并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异能。当异能发动的时候,所有触碰到他的人都会死[1]。

那个晚上,他没有想过要杀死任何人,但有很多人都因为他而死去了。

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剥夺别人生命其实是一件很让人难过的事情,就算我已经变成了鬼也还是不免会这样想。

无惨大人说我就是因为没有亲手结束过谁的生命所以才会那么想。

“可是我也是会打猎的,我杀过树林里的鸟和兔子。”虽然很心虚,但我还是小声反驳了一句。

无惨大人狠狠瞪了我一眼。没过多久,他让童磨大人把我带到了万世极乐教,将一个几乎只剩下半条命的柔弱姑娘丢到了我的面前。

“对于她来说,这副身体只是前往极乐的负累而已。银竹,你可以帮她解脱的。”童磨大人在我耳边用几近蛊惑的声音这样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