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 4 章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包括但不限于白天按着费奥多尔陪我睡觉,晚上想尽一切办法把他弄醒),费奥多尔小朋友终于从一个在白天活动的一般人类变成了昼伏夜出的夜行生物。

这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然而成就感是短暂的,而养小孩子带来的麻烦却是接连不断永无止境的。在某个阴云密布的黄昏,看着在兔绒大衣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小家伙,我陷入了沉思。

当然,就算是寻常时候,这个小家伙也总是缩成一团的,可就算我给他讲自认为最可怕的鬼故事,费奥多尔也没有抖成这个样子过。

分明已经到了起床的时间,小家伙的眼睛却紧紧地闭着,本就苍白的小脸上正往外浸着豆大的汗珠,看着怪吓人的。

——就算我再缺乏关于人类的常识,也该知道,费奥多尔现在的样子很不正常。

身为鬼的我当然是不会生病的,但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也曾经照顾过重病在床的父亲。我很知道那种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凋零在我眼前是一种多么无力的感觉。

日复一日地烧水熬药,以至于整间花楼都满是药味。楼里的姑娘们不怕我,小厮和婢女也不大听我的话,父亲病倒之后,整个花楼都几乎处于人去楼空的状态。

我们断了经济来源,所以每次我哭着去求医师的时候,都不免会遭逢白眼。

直到我遇到了那位大人。

他从一见到我父亲开始,就断言说他的病治不好了。

“但我可以让你活下去。”那位大人是这样说的:“不过你需要做出选择,你和你的女儿只能活一个。”

当时的父亲几乎已经像是瘫在床上的人偶一样了,他缓缓地转动着眼珠,却没有一丁点地挣扎。

“让晴子……活下去。”

他说。

那天晚上,父亲消失了,而我被那位大人变成了鬼。

明明是想挽救他的生命,反而是我被剥夺了死亡的权力。

变成鬼的我不该有什么慈悲,而人类的生死与我大抵也没有多少关联。可看着那样可怜的费奥多尔的时候,我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无比强烈的念头——

我不想他死去,我要他活下去。

或许是因为几百年来一个人的生活实在过分无聊了吧,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有趣的玩具,怎么可能轻易让他就这么坏掉?

所以我一定要修好他才行。

我其实学过一些偏门的药理,因为无惨大人一直想要调配可以让鬼克服阳光的药剂,但这种程度的知识似乎并不足以给费奥多尔诊断,更重要的是我没法在西伯利亚的雪原上凑齐所有必须的药材。

因此我只能借着夜色,抱着费奥多尔前往附近的城镇。

我没有钱,但这问题也不大。

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我也攒下了大小不少的兽皮,或许可以用来抵消药费,又或者,我也不介意使出一点特别的手段——反正鬼也不用拘泥于人类的道德。

我在身上披了件厚实的皮毛大衣,这样就能隔开费奥多尔与我之间的距离。因为我身上并不像人类那样温热,这种温度对于病人来说显然不会是舒适的体验。

费奥多尔却好像完全不领情一样,明明没有醒过来,却是一个劲儿地往皮毛大衣之下的我的怀里钻。

我紧紧地揽着他,用那件兔绒大衣把他小小的身体裹紧,又生怕过重的力量会影响他呼吸。小心翼翼地,我将他带到了小镇上一家没有挂牌子的医馆。

医生本来一脸的不耐烦,可在看到我怀里的费奥多尔时,他那双湛蓝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了一点异样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