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

对于鬼来说,大舌音这种东西难度系数实在太高了,更何况我们大和人在舌头的灵活程度方面天生就带着劣势,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尝试念那家伙的名字。

——更何况抛开万恶的大舌音不谈,这个名字未免也太长了点吧!

名字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方便交流,任何不利于交流的部分都应该从名字当中剔除。

这也是我老板当年一定要给我改名字的原因。

在我还是个人类的时候,名字并不是“银竹”。我的父亲当年是吉原里一间中流花楼的掌事,姓鹤见,而我当时的名字是晴子。

听父亲大人说,当年我出生的时候正是梅雨季节,房间的榻榻米几乎要因为过分潮湿而发霉了。可偏在我出生的那天,连着下了一个月雨的吉原竟突然放晴了。

对于大部分人类来说,晴好的天气总归比连日的阴雨更让人心情愉悦,可对于鬼来说显然不是这样。

在无法见到阳光的鬼的面前,晴这样的字眼就未免过于嘲讽了。

大抵是出于怨念,那位大人给我选定的新名字是喻意倾盆急雨的“银竹”。

我倒是不讨厌这个名字,虽然我本质上也不太喜欢那种湿湿腻腻的天气。不过这也只是个称呼而已。

怎么样都无所谓。

考虑到那个小家伙的名字太影响交流了,我决定给他换一个名字。

“小费。”我眨了眨眼睛:“从今天开始我就叫你小费好啦。”

他白了我一眼,一张小脸简直阴沉得仿佛下一秒就会下雨一样。

我没打算理会他的不满或者抗议,还顺手在他微鼓的脸颊上捏了一把。小孩子的皮肤总是格外光滑细腻,只是他有些太瘦了,那张小脸捏起来都没什么肉感。

“——费佳。”因为被我捏着脸,他说话的时候稍稍有点走音,但他还是一本正经地跟我说着:“你或许可以这样叫。”

“反正都没什么区别嘛,我偏要叫小费。”我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强行用自己的指尖把他下垂的唇角扯了起来。

“而且我才没有在问你的意见呢。我可是会吃小朋友的‘鬼’哦,如果你不听话,我现在就把你吃掉。”

小家伙的眼神里似乎带着点鄙夷,但他终究没有把那种情绪宣之于口,而是选择放弃了抵抗,认命地接受了“小费”这个听起来奇奇怪怪的称呼。

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我开心极了。

我从来没有养过这么大的小孩子,或者说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养小孩子。

之前生活的吉原本就不是会养小孩子的地方,而在我变成鬼之后就更不会去做那种事情。所以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是什么模样的。

可就算是这样,我依然觉得费奥多尔可能跟一般的小孩子不太一样。至于到底有什么地方不一样,我也说不出一二三来。

只是我觉得那双眼睛有时候会带着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色彩。

会把费奥多尔抱回家很大程度上是我一时间心血来潮,但不得不说,这个在深夜带着血腥味的小家伙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我的注意的。

寻常的孩子一定不会这样。

他那副冷漠而阴沉的样子,甚至会让我想起那位高高在上的鬼王大人。

我见过那位大人化身成小男孩时的模样。即使是以无比柔弱的姿态示人,那位大人身上透着的气场依然让人不免脊背发寒。

费奥多尔跟他在某些方面似乎有一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