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02

二十一中的传统,家长会放半天假。

麦颂没走,大张说家长会结束后要找她单独谈话,让她在校园里找个地方待命。

赵晓悄也没走,她上回月考考砸了,怕妈妈生气,准备等家长会结束之后,及时迅速地灭火。

俩人抱着雪糕,坐在操场的看台上吹冷风。

麦颂咬一口雪糕,冷得直哆嗦,话音都带着抖:“大冷天吃雪糕,你可真会想。”

赵晓悄跟着哆嗦了一下,“提前感受透心凉的滋味,等家长会结束就不会受不住了。”

麦颂安慰她:“那可是你亲妈。”

赵晓悄一抖:“就是亲妈才可怕,我要是雇个假的,还真就不怕了。忘了问你了,你这回雇的这个怎么样?”

“长得还成吧,希望是个演技派。”

“我刚才领我妈进教室的时候,看见一个长得帅的,不会就是你雇的吧。”

“可能就是。”

“看着有点面熟。”赵晓悄拍着脑袋,一时没想起来是在哪儿见过那个人,只得作罢,转头问麦颂:“你年初报名的《梦想挑一》节目,还没收到入选通知吗?我看网上已经有选手开始宣传造势了。”

《梦想挑一》是一档女团选秀节目,从一百位唱跳俱佳的女孩中,最终由观众选出最后7人,组成一支队伍。

麦颂年初报名参赛,复试结束后,说会再通知她,至今也没收到消息。

“还没有。”麦颂神色黯然,虽然报名的时候,没有报很大的希望,但这种不被认可的滋味,还真的让人难过。

赵晓悄为麦颂打抱不平:“他们节目组可真识人不清,我们麦麦这脸蛋这歌喉,都是收视啊。”

俩小姑娘平日里一贯爱互吹彩虹屁,麦颂笑着吹赵晓悄:“咱们赵播音,一如既往地会说话。”

赵晓悄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播音主持人,听了麦颂的话,作势就去闹她,被麦颂躲开了。

又吹了一会儿风,麦颂看了下时间,估计着家长会快结束了,跳下天台,拉着赵晓悄往教室走。

俩人刚到教室门口,还没见到温以寒,麦颂就被大张喊进了办公室,赵晓悄远远地给她递了个多保重的眼神。

办公室里别的老师还没回来,只张琴一个,门开着,张琴让麦颂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办公桌对面。

麦颂以为少不了一场训斥,做好了左耳进右耳出的准备,又怕认错的状态演的不够真,只能拿动作掩饰,提前耷拉着脑袋,活像一只蔫了的鹌鹑。

“行了,别装了。”张琴看着麦颂,这点学生的心思,她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又怎么能不懂。

麦颂抬头睁大了眼看她,眼底一点坐立不安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带着浅浅的笑意。

“知道为什么找你过来谈话吗?”张琴问她。

麦颂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回答:“因为打架?”

张琴语重心长地接着说:“也不尽然,打架的事没闹到校领导面上,你们再怎么打,也只是同学间的小打小闹。”

麦颂点头,心说下次再打架得找个远点儿的地方。

“怎么,想换个远点的地方约架?”

麦颂下意识地又点了下头。

张琴冷了脸:“学校没处分你们,不代表这种做法是对的,替朋友出头难道只有打架这一种方式?”

麦颂一惊,脱口而出:“您怎么知道?”

她上次打架纯属意外,凑巧碰到同班同学黎之情跟一个男生发生争执,男生甩了黎之情一巴掌,那男生麦颂不认识,她猜是隔壁体校的,班里早有传言说黎之情和隔壁体校一个男的在交往。

麦颂看不过去,一时冲动就上去和那个男生扭打了起来,最后还是黎之情哭着把她俩拉开的。

谁能想到麦颂竟然大获全胜,那男生愤愤不平地撂了句狠话,扭头走了。

张琴能知道这件事也是意外,那天她走了一半想起钥匙落在办公室了,回来取,正好就让她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她还没走过去拉架,这俩人就被拉开了。

之后她向黎之情了解过情况,确认了黎之情和麦颂的人身安全后,没把这件事报到教导处。

张琴没理麦颂的疑惑,接着说道:“如今社会上关于校园霸凌的议论甚嚣尘上,一段视频一张照片,都可能给人带来不小的非议,学校也不想陷入这种舆论漩涡。”

“我明白。”麦颂低垂着头,抿了下唇,心里其实并不服气。

张琴又说道:“我听说你想进娱乐圈,那里被更多的人盯着,你的一点点错都能变成众人口诛笔伐的借口,甚至你头发的颜色,都能让别人给你套上坏学生的帽子。”

麦颂一愣,抬眼看着张琴,妄图争辩:“可是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坏学生。”

“我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别人知道。”

“我可以澄清。”

“别人愿意相信你的澄清吗?”

“我……”麦颂突然有些无力,她承认张琴说的是对的。

办公室里有一段短时间的沉默,张琴话已道尽,剩下的需要麦颂自己去理解,如果是个普通人,她不会说这么多,可是娱乐圈……她希望麦颂能走的轻松点,至少心理上不要有太大压力。

麦颂心口仿佛坠了块石头,压得她有一瞬间的喘不过来气,她总习惯看到事情美好的一面,总是容易忽略事情黑暗的另一面。

可是另一面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吗?

刻板成见真的这么难以打破吗?

张琴看着麦颂快要纠结在一起的眉头,有些不忍,劝慰道:“老师说的是极端的情况,主要目的是希望你以后做事之前能多想一想可能出现的后果,三思而后行,娱乐圈也算是特殊的圈子。”

“我明白您的意思。”

温以寒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麦颂趴在办公桌前,精神不济,整个人被低落的情绪笼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