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01

三月初,天气尚未转暖。

二十一中门口,教导主任正黑着脸,拦着迟到的学生训话。

麦颂远远看见了,掉头绕到学校的西侧,踩着块石头,干净利落地翻身跳了进去。

她刚染得一头绿发,这要是被教导主任逮住,头发不保。

高三(24)班,教室里乱糟糟的,闹作一团。

麦颂从后门走进教室的时候,引起一波不小的轰动。

后排几个跟她关系稍好的男生,“哇哦”一声,从座位上爬起来,凑到她身边。

“麦姐,您这头发,这颜色,够时髦啊。”

麦颂右手拨了下发梢,嬉笑道:“好看吧。”

“好看好看,教导主任老乔没拦着把你头发剪了?”

说话的是另一个男生,前天他好不容易做的一个到肩上的发型,被老乔一剪子给剪没了,心痛了一整天。

“老乔可不知道,别告状啊。”

麦颂打发掉这几个人,坐回到座位上,掏出个小镜子,臭美一通。

同桌赵晓悄趴在麦颂身边,夸她:“麦麦,这头发染得真不错,衬得皮肤越发白了。”

“待会儿我把店的地址发你。”

“我不敢,我爸妈肯定不同意。”

麦颂笑的得意:“我爸妈不在家。”

赵晓悄郁闷地推她一把:“知道了知道了。”

刚说完,她又想起来一件事,“嗷”地一声抬起头,问麦颂:“那你家长会怎么办?”

麦颂一拍脑门,说:“哎呀,我都给忘了。”

赵晓悄满不在乎地说:“那就算了呗,大张难道还非要你家长来啊。”

大张,张琴是她们这学期新来的班主任,特别固执刻板,尤其看不惯麦颂,这次的家长会更是私下找麦颂谈过,意思不言而喻,家长不参加的话,她也不用来上课了。

麦颂当即认怂,保证家长一定会来,结果这几天光想着染头发的事,把家长会这一茬给忘了。

“不行。”麦颂一拍桌子,说:“看来得雇个人来参加。”

赵晓悄撕了包饼干,又递给麦颂一包,“我记得你上次雇的那个,不是被老班发现是假的了嘛。”

“上次那个演技不行,才几分钟就露馅,这回我去雇个靠谱的。”

赵晓悄歪头看她:“你还打算雇个演员啊。”

“bingo!”麦颂打个响指,自信满满:“我去电影学院找一个专业的。”

刚说完,拎起书包,起身:“悄悄,我先溜了,你替我请个假,就说,就说我病了。”

麦颂上个月才去电影学院参加了艺考,轻车熟路,打了个车就直奔电影学院门口。

只是到了电影学院,看着一串串的俊男靓女进出校园,她懵了。

这些人看着跟她差不多年纪,参加家长会,属实不太适合。

她打开手机地图,搜索离得最近的影视城,算了下时间,等她再赶到影视城,怕是下午的家长会就要结束了。

一想到大张冷酷的脸,麦颂硬着头发找了个角落蹲着去了。

或许,运气好,她也能逮个靠谱的人。

就算不靠谱也能凑合。

只是这零花钱,怕是要全交待在这儿了。

麦颂看到温以寒的时候,已经啃完了两个鸡蛋灌饼,正在喝第二杯奶茶,吃的有些多,这会儿正绕着阿婆的鸡蛋灌饼摊消食。

阿婆被她绕的头晕,从煎饼摊下面抽出个小矮板凳递给她,让她消停一会儿。

一弯腰起身的时间,就看见小姑娘一个健步窜到了学校门口。

温以寒送堂妹到电影学院之后,两人好久没见,他又陪着吃了顿饭,中途又让司机去接了个远道而来的客户。

等到司机打电话说到校门口的时候,温以寒才起身往外走。

电影学院别的都挺好,就是不让校外车辆进校的规矩有时候挺累人的。

温以寒从校门走出来的时候,麦颂就注意到了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配上精致的五官,一看和她就像一家人。

一样承受着这个时代不该有的美貌。

麦颂小旋风般冲到温以寒身侧,一只手拽着他的衣角,神秘兮兮地把他拉到一旁。

温以寒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不自觉后退了两步,才避免了被撞的悲剧。

什么玩意儿?电影学院门口怎么突然冲出来一颗翠生生的大白菜?

这年头,大白菜也能成精了?

等温以寒平复好心神,已经被大白菜拉到了墙角,大白菜一只手紧紧攥着他的胳膊,一只手鬼鬼祟祟地捂着半边脸。

大白菜后面的台词,温以寒都帮她想好了。

“大哥,买碟不?最新最好看的碟,我这全都有。”

“大叔,拍片不?最新最好看的剧本,我这全都有。”

温以寒的心理活动和小姑娘清脆的嗓音重叠,一瞬间,明白了额头冒出三条黑线是什么滋味。

他又往后退一步,抽出被麦颂攥着的胳膊,拉开和麦颂的距离,低头整理了一下有些皱的衣角,装得一副闲人免进的矜贵派头。

“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