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穿书

“小屿,下班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等我赶完这张画稿。”

江禾屿的话音刚落,桌上的画纸就被同事郝冉抽走。

郝冉认真的打量着画稿上的人物,托腮若有所思:“画的这么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跑出来给你当男朋友。”

说完,又兴冲冲的转过身,“不过今天我可是要给你介绍男朋友!怎么样?让我来结束你这25年的母胎solo~”

“没兴趣。”江禾屿拿回画稿,推了下黑框眼镜,“今天要是再不完成,主编跟金主那边我都没发交代。”

“不就是一本的漫改封面人设嘛,而且你之前画的就挺好,就拿那版去交差?”

江禾屿手中的动作一顿,头也不抬的回:“金主说那版少画了个反派大BOSS,总之今天晚上我必须完稿,就不能去了,抱歉哈~改天请你吃饭赔罪!”

“不行!”郝冉睁大眼睛,“今天要是不去,你会后悔一辈子!”

后悔?还有什么会比因为赶不完画稿交不上房租更让人后悔的事?

江禾屿笑了笑,继续开工。

“小屿!今天我给你介绍的人可是你暗恋了三年的大学学长陈邺!你不是最喜欢他又没机会靠近么?”

郝冉八卦又神秘的压低声音,“我可是好不容易弄来的这次机会,你可别给我跑路!就这样,晚上八点南镇酒吧见~”

“诶?”

看着欢快走远的郝冉,再回头看看桌上刚打好的草稿,江禾屿沉默了。

“我已经25岁了啊……”她自嘲一笑。

回望走过的25年,好想一直都没发生过什么能让人记忆深刻的事情,不管是校园生活,还是职场生活,都是一样的枯燥繁忙。

明明是大好的年华,却连次恋爱都没谈过,每次回家都会被一堆亲戚围着要介绍对象,然而每次不是对方真人跟描述的差别太大,就是眼高手低的家伙。

她还不能拒绝,每次拒绝都会被嘲眼光高。

想起那些事,江禾屿又是一笑。

“谈什么恋爱,姑奶奶现在只想搞钱。”

公司同事们相继下班,大楼的灯也一盏随着一盏暗下,安静的夜色下满是霓虹与各怀心事的行人。

嗡~嗡~

电话再一次响起。

江禾屿拿起手机夹在肩膀与耳朵边,仍旧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脑屏幕,一个“喂”字来不及说出口,就差点被听筒里的声音震破耳膜。

“江禾屿!你是不是成心气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江禾屿一阵头疼,看了眼显示屏上的时间——九点。

莫名心虚。

“呃……对不起冉冉,这次的画稿真的很重要,要是完不成,明天可能你在公司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听筒里的声音也不由软了几分:“我知道工作重要,但是工作没了可以再找,陈邺没了,那就真的不是你的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孩跟他搭讪,想认识他?那么多优秀的女孩都……”

“是,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都喜欢他,我应该更没机会了。所以,还是工作重要。”

江禾屿再次瞥了眼时间,连忙补充,“下次再聊,抱歉抱歉。”

“喂!喂?死丫头,陈邺可是听说你会来,才答应的……”

唉。

电话挂断,回归寂静的江禾屿有那么一瞬的恍然。

陈邺是大学时期最受欢迎的学长,个子高,人也帅,性格也好的没话说。

最主要的还是他家世也好的不像话,可谓是学校所有思春女孩们心中的心头血、天上的皎月。

“唉……”

江禾屿敲敲脑袋:“清醒一点,你还指望这份工作养家糊口呢……”

钟表的指针慢慢转向23:00。

“终于赶完了!”

江禾屿立马给主编发了邮件跟留言:画稿就在附件里,要是哪里不满意,我还可以改。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整理好包包钥匙,拿起椅背上的外套。

隆冬的天,能让人心情变得美丽的,大概就只有夜晚突然降下的鹅毛大雪了。

江禾屿弯唇笑了笑,运气倒也不算太差。

踩着路上洁白的积雪一步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江禾屿突然就释然了。

像陈邺那样高高在上的白马,哪怕是灰姑娘,也得出生名门才能有机会出席宫宴吧?

长长的人行道上,留下两排脚印。

缠着草绳的枯树旁,穿着黑色毛呢外套的高个男人手中精致的礼盒慢慢积落上白雪,视线远方,是个他也曾默默遥望过的女孩……

回到公寓。

进电梯前江禾屿拍了拍肩头的雪,一张小脸被冻的红扑扑的,眼睫上也沾染了水气,光滑的电梯门映着她略显仓促的模样。

抬头,却忽的发现电梯门上还映着另一抹高大的男人身影。

她下意识的回身看去,走廊里依旧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不会是见鬼了吧?

江禾屿脑海中突然涌上各种恐怖画面,想起上周赶完的灵异漫画,吓的连忙进入电梯,按下楼层就赶快按了关门键!

轰!

电梯内的灯突然闪了起来,变得一片漆黑。

五秒钟过后,又回归亮堂。

只是,电梯内空无一人……

公布漫画封面人物当天。

“主角们画的都好好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