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

沈偿不喜欢麻烦,也不喜欢照顾人,以为连倾宇只是说说而已,不会真把连青柠丢给他,没想到第二天一睁眼,收到好兄弟的短信:“沈偿,我出发去南非了,青柠就拜托你了。”

沈偿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疼。

第二条短信:“别让青柠知道是我让你照看他的,不然他又会觉得我管太多了。”

沈偿按灭手机,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最终,起身下楼。

他有早起遛狗的习惯,这户原屋主是一对老人,老人去世后留下一只拉布拉多,狗狗恋旧不肯离开,他便接手养了起来,至少狗狗还算安静。

带着狗出门,路过连倾宇家,就看到连青柠在院子里浇花,这个少年确实很漂亮,那日在ktv见到的第一面,那双灯光下黑亮亮的眼眸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此时阳光下,青柠皮肤白皙,睫毛纤长,手中喷水壶的壶口洒出的水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阳光在上面还印出了一道彩虹。

沈偿不由放慢可脚步。

“白捷,你怎么来了。”

这时他才发现,青柠在跟一个男生说话。

从他们的的角度,看不到沈偿。

“宋权叫我别来,可是我实在忍不住。”叫白捷的男生隔着大门,语气有点焦急,“小柠,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

青柠似乎是叹了口气:“你们能别再来找我了么。”

白捷忙说:“我知道,你现在还在气头上,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青柠:“……”

白捷太过理直气壮,以至于他一时间竟无话可说,转身想走。

“小柠!你不原谅我没关系,你别不理宋权啊,他真的好难过,这几天他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白捷哀求道。

划重点——睡也睡不好。

你怎么知道他睡不好?

“白捷。”青柠气笑了,“你是真心来求谅解的么?算了吧,没意思,你们这样真挺没意思的。”

“小柠。”白捷深面露不解,“我都特地飞过来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青柠露出比他还不解的神色:“你道歉我就一定要原谅吗?”

“可是……”白捷咬咬牙,“宋权一天放不下你,就一天不能接受我……小柠……”白捷的手紧紧蜷起,“你从小到大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比我有钱,比我好看,追你的人一大把,就把宋权让给我,又有什么关系?”

“……”青柠真想把手中喷水壶往眼前人的脑袋砸下去,同样九年义务教育,这人脑子里装的是屎吗?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狗叫。

青柠循声望去,只见沈偿穿着沈灰色运动服,牵着一只拉布拉多走了过来。

“布丁?”青柠认得那只狗,是隔壁前屋主养的。

“一起?”沈偿破天荒地主动发出邀请。

青柠用是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沈偿点头。

青柠愣了片刻,说:“好。”

他正愁没有甩开白捷的好借口,于是快速打开大门,走到了沈偿身边,“走吧。”

沈偿仿佛没有看到白捷似的,把狗绳交到青柠手里。

他们和白捷擦身而过,白捷望着欲言又止,布丁朝他龇了龇牙,他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只能看着两人的背影逐渐远去……

.

两人沿着斜坡走了一段路,布丁和路边的一只蝴蝶玩了起来。

这时太阳有点大了,沈偿让他在石凳上坐下,自己去不远处的自动售卖机那里买水。

青柠想起昨晚然姨有和他聊过几句八卦,沈家是名门望族,在A市很有名,沈偿经常上报纸,但是从来没有被拍到任何花边新闻,似乎一直是单身,唯一被拍到有情感纠葛的照片还是几年前,一个十八线男星在酒店门口投怀送抱,被他不耐烦的推开了,推开后还嫌弃地拍了拍被摸到的衣服部分,从此以后,沈偿恐同的消息也就传开了。

青柠撑着下巴,一边摸着布丁的脑袋一边想,他要是恐同,会不会看到我就想跑啊?

他的目光飘向远处,正在买水的沈偿。沈偿的身材很好,从ktv那次就看出来了,肩膀很宽,看得出平时锻炼的肌肉痕迹,腰却很细,一双腿又长又直。

在gay圈,这样的男人必定是倍受追捧的。

可是偏偏恐同。

青柠牵着布丁走了过去,看到沈偿正在按键选饮料,就问:“你买哪一瓶啊?”

许是凑的近了些,沈偿下意识退了半步,做出疏离的姿态。

青柠一愣——果然抗拒我的靠近。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只有“哐当”一声,饮料从自动售货机内掉出来的声音。

“你恐同啊?”青柠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