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导师见面会-绑架案(一)

“欢迎大家来到逃生101的比赛现场,我是发起人季轻歌。在这里,你们将以团队形式参与到不同形式的逃生游戏中,每一场逃生游戏,都是对你们的考验——同时,也是你们展现自己的机会。”

阮溪坐在等候室内,看着屏幕上的年轻女人。

她大概二十出头,穿着亚麻上衣和刚到膝盖的裙子,头发剪成三刀平的发型,五官清秀,整个人安安静静的,就像高中时文静乖巧的校花。

她一个人站在偌大的舞台上,身后是一面漆黑的墙。不知道是不是舞台特效,墙面上似乎流动着墨色的水雾。

“每一场游戏都会按一定规则对你们进行评分,游戏结束后按得分排名淘汰一部分选手,最终只有七人能够出道,并且依据排名分享资源。所以你们的对手,不仅仅是游戏谜题,还有其他参赛选手。”

仔细看,会发现墙上的雾是暗红色的,只是因为太浓,才像黑色。水雾流转一阵,都沉到最底端,似坠未坠的,最后不堪重负地自己滴落下来,在地上汇聚成一滩不规则的鲜红。

大概因为舞台有坡度,这缕鲜红正在向季轻歌的方向流淌。

季轻歌仍旧对着镜头说话:“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怀揣梦想,也知道有的人等待许多年,只为了这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血红色的液体逐渐变成一条蛇的模样,在舞台上蜿蜒爬行。

它最开始爬得很慢,随着液体汇聚得越来越多,它的移动速度也越来越快,眨眼间已经到了季轻歌身后一米。

“也许你们曾经因为这份坚持受过误解和非议,也许你们因为其他人的表现而怀疑自己,但是我仍旧要说,你们能来到这里,已经非常优秀。”季轻歌的眼神真诚而柔和。

血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上她的右脚脚踝,裸|露在外的洁白的脚腕,立刻呈现出一圈被腐蚀过的青黑。

“我,以及导师们,也会竭尽所能来帮助你们实现梦想。”

季轻歌浑然不觉,仍在深情主持。

阮溪旁边有人站起来:“快躲开啊!没发现吗?”

阮溪捂捂耳朵,和声细语地说:“不要激动。你在这里说,她也听不到。”

“你有病?”那人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他。

他声音有点大,眼见要把其他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为了避免冲突,阮溪起身,把椅子往旁边移了一点。

他来得晚,坐的地方很角落,再这么一移,就真的要撞墙了。

但椅子并没有如预料中撞到墙,而是压到了后面的人的脚。

节目组提供的椅子是那种塑料靠背椅,很矮,看着很容易碎,胜在轻便。

不然他要是把其他选手的脚给压折了,可能会成为这场选秀唯一一个因为伤害其他选手而被逼退赛的人。

阮溪歉意地笑笑,问:“不好意思,没压到你吧?”

坐在后面的人摇头,把脚收了回去。

这是个年轻男人,大概二十七八,皮肤很白,五官精致,但又不显得女气。他穿着风衣和深色长裤,黑发黑眼,眼瞳近乎于完全的黑色,整个人身上的颜色很少,看着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他的衬衣下摆贴着自己的名字:顾宴星。

阮溪在心里默念一遍他的名字。

晚上生的?

顾宴星正看着屏幕的方向,目不斜视,完全没注意到他。

阮溪道完歉,也很快坐下。

季轻歌仍旧在讲话。只是这一分钟的功夫,血蛇已经爬到她的膝盖,她的整条右小腿都被腐蚀,青黑色的液体滴滴答答地向下流,露出森森白骨。

等候室内的选手开始躁动不安。有人试图寻找和演播厅联系的方式,有的人试图打开房门,还有的人直接开始捏着符咒做法。

“门打不开?刚刚谁最后进来的,锁门了吗?”

“没有窗户或者通风口。”

“手机没有信号,也没有其他通讯工具。”

“噗——这里有一道很强的结界,我的咒法居然被反弹了。”

原本狭小的等候室顿时就像煮开的火锅,什么料都在里面沸腾。

屏幕上,季轻歌柔声说着励志鸡汤,和等候室仿佛完全不在一个世界。

“你们流过的每一滴……都会在未来成为你可贵的珍宝。”

阮溪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葛优瘫一样瘫在椅子上。

这个椅子……真的太矮了,他腿怎么放都不舒服。

他看了几眼屏幕,又移开视线,开始看周围的选手们……

坐的椅子。

选手他进门的时候就看过了,记了几个惹眼的。但毕竟一百多个人,他也不可能每个都记清楚。一会还有自我介绍,不如到时候再记。

他看椅子,主要是想和别人换个舒服点的椅子坐。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长的腿。

虽然节目组提供的都是塑料椅子,但是有红有蓝,说不定高度也有不同。

很多人都离开座位,椅子胡乱地摆放着,只有几个人还坐在原位。

比如,坐在他后面的顾宴星。

顾宴星还是双腿交叠,双手重叠放在腿上的姿势,甚至连脚尖朝向的方向,都没有改变。

他的目光沉静而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