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入玄若府

天吾十年,春。

梁州碧幽城的南门大街上热闹非凡,鼎沸之声沿青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出去,一直通到城门外,道旁柳陌花衢,春光满路,脚夫贩夫的叫嚷,茶坊酒肆吆喝,络绎不绝。似四海至珍至奇,皆归于此。雕车宝马来往竞驰,嘶鸣之声亦不绝于耳,一辆四驾华盖马车在其中缓缓踱行,倒也并不显得惹眼。

“花木庆典果然热闹非凡,这怕是全碧幽城的人都上街来了。”

说话之人白衣兜帽,只露出一双手,放在膝上。

“是吗?”旁边接话的人亦是一身白衣白袍,戴着兜帽,将身子和脑袋捂得严严实实,其身形较白衣者小了两圈,恹恹的回了一句。

“是啊,这花木庆典的风俗由来已久,由三司轮流主持,为期半月,白日设花市,夜里设灯市,且必于府邸筵宴三日,邀皇庭所有天官及官家世子们共襄盛景。今年之筵宴便是轮到了司徒星主宁飞雨。”

说话男子看模样四十上下,此时脸上拼命堆起笑容,“掌阁年年邀白羽公子都邀请不来,今年终于见到您的庐山真容,实在是小的的荣幸,嘿嘿嘿。”

白羽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全然没有回应这番溢美之词。眉宇间若有所思,半晌方对身侧之人道,“暮儿,在山里待久了,也不知如今世道什么模样,出来看看也好。”

“这般聒噪,看不出是哪里好。”被唤作云暮的女子捷眉反问。

“啊……钟姑娘您可能有所不知,这花木庆典一直是九州中最为盛大的庆典,虽然比不得仙山圣景,但这花市灯市一年只得一回,您和公子必不会后悔呐。”他咽了咽口水,忽然故作神秘的凑近两人道:“您二位有所不知,今年的九州渡…玄机阁也会派人参加,这可是……”

女子正要说话,只感觉身体一震,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在下墨染,奉命迎接白公子。”外头传来男子的声音,车上的中年人听得这一句低沉之语,脸上刷的变了颜色,与车内两人分别作了揖后立即下车,和那位自称墨染的人站在一处。

“白公子盛名,幸会。”

“巧了,我也早就听说过玄机阁妙手先生墨染的雅号。”白羽半挑车帘,望了望站于车下之人。

“公子过誉,前路崎岖难行,不如由在下引路。”这墨染生的朗逸,身长八尺,一身素色短衣,此刻微微躬身,竟也毫无卑怯之感。

“也好,有劳了。”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车子在一座偏僻的农庄前颤颤巍巍地停了下来。

这农庄显得残破不堪,似乎已久未有人居住。离他们最近的一间低矮旧房,经年未做修缮,墙皮早已脱落了,显得凹凸不平。屋顶上的瓦片也是千疮百孔,片雨不庇。

“是个不错的结界。”白羽公子扶着钟云暮下车,帮身畔之人拉了拉兜帽,遂转身开口道,同时展袖一挥,眼前破败之景焕然成为一方颇为富丽的宅邸,碧瓦朱檐,金碧荧煌,远远望去,府内一片雾气迢迢,春意阑珊,宛若仙境,其盛景与方才好似两个世界。

再看门口,守卫者二人虽衣着泛泛,但身杆笔挺,神态与常人不同,透着一股英悍劲,再说这二人所配陌刀,亦非凡品。刃长三尺,柄长四尺,百辟而得,锋韧无比,削铁如泥。

“这便是玄若府,在下先领二位到住处,阁主这两日不在府中,两位且安心住下,待他回来后,在下再引两位过去罢。”

女子听到“玄若府”时忽然轻声“咦”了一声,但白羽在一旁立刻道一声,“好。”他抬眼看向门梁,上面所悬的金匾正正方方地提了三个黑漆大字,正是玄若府。

墨染点了点头,率先进入府内。钟云暮走在两人身后一路观察,发现越往里走越觉得这玄若府不同寻常。

首先,府邸的规格乃是王府等制的四重九进宅子,一进一出处处角楼高耸,红墙深院迂回曲折,一景一物虽未见特别出奇罕见,但布置处处透着巧思,不愧为玄机阁之所在。

墨染在前为二人一一指引,第一进为晓云门、二进蛮灵门、三进丹阳院、接下去是坐忘居、荷风苑、藏书阁、正厅、玄若居和北后门共九进。

此外,东边有一方校练场,西边乃是祠堂和炼丹室。

最后他将两人引至丹阳院南面的两室宁居,唤为绕梁居。

里头布置古墨色香,颇有些意趣,竟还有一把桐木古琴。钟云暮四处看了看,听着门外脚步声远去直至完全消失,方才道“师父方才看到那些人了吗?我们经过回廊时,迎面走来那几个侍从模样的男子,虽然行为与普通人无二,但他们身上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气行,真是奇了…”

她一边说着顺势摘下兜帽,露出一张玲珑的瓜子脸,霜眉乌瞳,凝肤傲唇,乌黑的长发上拢成髻,其中横插一支骨簪,颇为别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