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

“ 姑娘,还疼不疼?”听月好不容易才解下花颜挂在树枝上的头发,又为她理了理乱掉的发髻。

花颜摇摇头,这点儿痛她能忍住。

“姑娘,你的发簪掉了。”温润如玉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花颜回头,看见江陵手里拿着她方才被树枝刮掉的发簪,她脸颊微微发烫,怎么如此不争气,在这个时候丢脸。

花颜接过江陵手里的发簪,温热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江陵冷得让人发颤的手掌,冷得她一惊,急忙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得体地对江陵行了一礼道:“多谢公子。”

江陵似是没有感觉到花颜的不自然,对她微微颔首,然后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离开了。

发簪被听月簪在花颜的头上,听月看着江陵的背影,浅笑轻言道:“怎么样,这位状元郎长得好不好看,姑娘符不符合姑娘心中对郎君的要求啊?”

听着听月的调笑,花颜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嗔怒道:“多嘴的小丫头,讨打是不是?”江陵长得的确好看,不过自己似乎没在他面前留下好印象。

“姑娘,状元郎长得也好看,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小姐若是不赶紧点,状元郎万一被人给抢走了怎么办?”听月怕姑娘看不上江陵,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一个人,到时候姑娘的亲事便又没有着落了,以夫人的性子,小姐定是要被指做他人为妾的,到时候姑娘可怎么办,姑娘这温吞的性子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宅院里头,可怎么活下去。若是看上了这状元郎,乘他还未发迹之时,姑娘做他的正妻是正正好。

看出听月对自己的担心,花颜叹了一口气,道:“我没有觉得江陵不好,只是在想该怎么让他来找我爹提亲呢?”花颜皱着眉头,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应付她爹,但是如何让江陵心甘情愿的去提亲却是一件难事儿。

听月也是愁得整张小脸儿快要拧在一起,那样子比花颜这个正主还要着急,想了一会儿,她开心的笑了一下,道:“有了,姑娘可以先找机会与状元郎相处相处,先了解一番,一来呢是了解他这个人,值不值得姑娘托付终身,二来呢也能让姑娘在状元郎面前留下一个好的映像,熟悉了以后就什么都好说了。”

花颜依旧是一脸惆怅,还有几个月她就要及笄了,所有的事情已经不容她细细去想,细细去布置了,想得头疼,干脆说道:“走吧,现在大姐姐应该也要回去了,回去再想办法。”

两个人回马车的时候花容还没有回来,车夫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花颜等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才看到花容出来,她身后除了她的丫鬟墨菊一人,花颜并没有看见林小姐的影子,也不知是不是花容为了见太子而找的借口。

只见花容气冲冲的上了马车,墨菊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也不知道她这一趟是受了什么气,终于能见到太子殿下不是应该很开心才对吗,两人不是该你侬我侬,浑身都散发着蜜糖味,这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活像一个行走的炸弹,随时都得防着她爆炸,殃及池鱼。

见花容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的直接一屁股坐在软垫上,花颜下意识的将身子往角落里靠了靠。

“你做什么,我是洪水猛兽吗,一个庶女也敢用这种眼神看我,怎么,是想试一下走回去是什么味道吗?”花容不屑的看着角落里的花颜,看着她就来气,说不准就是她这个丧门星跟着自己一块儿出门,才害得自己没能见到太子哥哥的,她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太子哥哥了,好不容易才从哥哥口中打听到太子的行踪,竟然白跑一趟。

花容越想越气,看花颜也是越来越不顺眼,她冷冷的瞥了花颜一眼,厉声道:“既然妹妹喜欢这种好天气,不若妹妹就步行回府,好好欣赏欣赏沿途的风景,毕竟……机会难得。”

花颜心中一惊,走回去,从护国寺回城少说也是四五里的路程,现在走回去怕是晚上也回不了城,可是花容说出的话向来不会更改,尤其是在生气的时候,花颜也不敢与她争辩,只能默默的下车,看着车夫驾着马车毫不停留的绝尘而去,只留下冲天的尘土。

“姑娘,大姑娘也太过分了些,凭什么她心情不好就要折磨你。”听月显然十分气愤。

嘴角扯出一个不怎么难看的笑,只能无奈的道:“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姐什么脾气,只是把我们赶下马车已经算仁慈了。”以花容的性格怕是不单要她们走回去,怕是还要回去告她一状这事儿才算完。

“姑娘……”听月欲言又止,自己家出身不如大姑娘,处处都被夫人和大姑娘压着,想什么时候欺负就什么时候欺负,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埋怨,这样的姑娘她很心疼,出身不是姑娘能决定的,这么好的姑娘,老天爷也太不长眼了。

“没事儿,多走走对身子也好,咱们走快点儿,不然赶不到天黑之前会城了。”花颜没事人一样伸手扇扇眼前的灰尘,率先走在听月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