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试读

颜萱半梦半醒之际,感受到消毒水的气味弥漫在鼻息之间,耳旁还有若有若无的谈话声,等等,谈话声?颜萱记得自己睡觉前门明明是反锁好的,而自己这个小区安保措施也是整个城市最好的,竟然有贼?

颜萱拼命想睁开眼睛看看是哪个贼这么大胆,但是此时她的眼皮犹如千斤重,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睁开眼,颜萱还没想好怎么对付贼,就又陷入了沉睡。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颜萱发现自己面前站满了乌压压的人,个个戴着墨镜西装革履,像极了黑那个啥会,颜萱见这架势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道:“各位哥,咱们当贼的是不是应该低调点啊?”

谁知她面前的人齐刷刷地向她低下头:“颜大小姐!”

声音之大,颜萱下意识抱住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尴尬地指了指自己:“你们……在叫我?”

“颜大小姐!”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

颜大小姐?她一个住在平民区的人,谁会叫她颜大小姐?

颜萱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脑补了一出大戏,自己不会就是流落在人间的贵族大小姐吧?所以昨晚闯进她家就是为了掳她回来认祖归宗?

其实她想说,可以不用这么粗暴,直接告诉她就好了。

颜萱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就听见房门被打开了,迎面跑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刺鼻的香水味迎面扑来,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自己就被她一把抱住,耳边还有她的哭声:“呜呜呜女儿啊,你为什么要想不开啊,天下男人千千万,没了咱就换不行吗,为什么要为了救渣男这样糟蹋自己呢?你可是颜家大小姐,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你要这样对自己……”

听到这颜萱才察觉到不对,使劲推开她打断道:“不是,认祖归宗也该按程序来吧,阿姨您这是干嘛呢?”

面前的女人看着她愣了两秒,哭得更大声抱得更紧了:“我的女儿啊,你连妈妈都不认识了吗?你就为了一个男人,现在连妈妈都不要了吗?呜呜呜……”

颜萱脖子被她勒的喘不过气,咳嗽了两声,勉强发声:“这位女士,先松开我好吗?”

女人望着她,不过一秒眼中便蓄满了泪水,模样可怜:“萱萱,你不认识妈妈了吗?”

颜萱见她懵懂的眼神就知道这方面没经验,还没有提前预习,罢了让她这个看过五百部泡沫狗血豪门的人教她吧。

“女士我们按程序来,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好吗?”

女人愣愣地跟着她的节奏道:“我叫方语,今年49岁,是一名家庭主妇。”

颜萱点了点头,口头回应:“家庭主妇,不错,清闲。”

“我呢?我叫什么,生辰何时?什么时候丢的我?什么时候找到的我?跟了我多久?”

能这么准确地摸到她家把她掳到这,恐怕跟了不是一天两天吧?

过了半晌,没见女人回答,颜萱疑惑,随后听到女人的呼声:“赶快去叫医生,我女儿傻了。”

颜萱:“……”

-

“您女儿这种情况是创伤失忆,应该是在受伤前受到了刺激,选择遗忘了一部分记忆”

经过认真检测过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会来这不是因为你们掳我来的吗?我还疑惑呢,认亲在医院算怎么回事,”颜萱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一边掀开被子,一边恶狠狠地瞪了眼医生,“你们演技太差,我要回家了,你才失忆,你全家都失忆。”

方语按住她的手:“女儿啊,你真的忘记妈妈了吗?”

陌生的地方,莫名其妙的人,反应过来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恐惧,一把甩开她的手:“我要打电话,我要找我妈妈来接我。”

方语想再提醒她自己就是她的妈妈,但是看到她无助的眼神默默闭嘴了,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其实她也好奇颜萱会打给谁。

颜萱一遍又一遍拨打着同一个号码,但是传来的都是: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不可能,难道她们提前把她妈妈收买了?

颜萱不信邪,开始打电话给自己所有认识的人,结果毫无例外全是空号,甚至当她打开地图查找竟然都找不到她的城市,显示的都是地址不存在。

怎么可能不存在呢?

方语和医生对视了一眼,医生摇了摇头,看样子对颜萱这种状况无能为力。

“萱萱啊,咱要找什么慢慢来不急好吗?”

“你说你叫什么?”

“方语啊。”

“我呢?我叫什么?”

“你叫颜萱啊。”

“你结婚之前是影后?我是不是还有一个未婚夫?”

方语以为颜萱又想起了那个杀千刀的男人,刚想劝她结果就听见颜萱重重的问话声:“是不是?”

“是。”方语又不忍心骗她,只能如实说。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