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

☆、56|Chapter55.

让宋知苑感到高兴的是,尽管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她跟胜励的事情,但是都没什么人会打扰到她的工作,这天和往常一样累积了几天的假期之后就跟着胜励来到了权至龙的度假山庄,之前胜励也说带她来,但一直都没找到时间,一旦有了假期吧,胜励又说好不容易的假期窝在那度假山庄又太不划算了,只能这样一拖再拖。这一次是因为到了旅游旺季,不管哪个地方人都多,于是胜励只好带着宋知苑包袱款款投奔他家龙哥了。

已经一连一两个星期没有见到权至龙了,宋知苑这次还有点战战兢兢的,倒不是因为怕权至龙,有胜励在身边,她就谁都不怕,主要是那天权至龙的举动还有说的话都太怪异了,让她心里有些发毛,本来权至龙在她印象里就是那种心地还不错对人也很好的土豪,结果,那天他突然斯巴达一下,宋知苑就觉得有些瘆得慌了。

本来宋知苑都做好准备再次面对这样的权至龙了,她还在心里腹诽着,这big棒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表面都看着特别好,实际冷着脸能吓死一批人,结果呢,再次见到权至龙,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差点就让宋知苑觉得那天全是自己的臆想了。

权至龙牵着一条狗站在门口,看到他们过来就优哉游哉的迎了上去,明明就在这边度假,他居然还戴上了墨镜跟拉风的帽子,宋知苑觉得权至龙也是蛮拼的,权至龙看到宋知苑顿时就笑开了:“知苑这是第一次来吧,放心的玩,这一次提前停业了,都不是外人。”

崔胜玄这次没来,好像是说他有自己的事情,东永裴本来也想带家属的,无奈女友工作忙,所以他跟大成两人尾随其后,本来宋知苑还觉得挺高兴的,上一次跟永裴的女朋友也见过面,感觉还是聊得来的,她还以为这次她会来呢,哪知没来,所以宋知苑还是觉得有点小小的扫兴的。

宋知苑的注意力就被权至龙牵着的那条狗吸引过去了,她是觉得很稀奇的,还是第一次看到家虎,真别说呢,就家虎在娱乐圈的辨识度狠甩十八线小艺人多少条街了?宋知苑想,家虎的粉丝估计都不少,不过说心里话,宋知苑对沙皮狗倒不是特别的喜欢,她还是比较喜欢萨摩耶。

“你要真喜欢,我们也养一条狗吧。”胜励见她一直盯着家虎,以为她也是想养狗了,于是关上车门,走到她旁边搂着她的腰笑着说。

“不了。”宋知苑以前养过一条萨摩耶,感情还是很深的,后来那条狗意外死亡后,宋知苑就再也不想养狗了。养狗是需要付出极大的耐心,还得有着要照顾这个生命一辈子的决心,不然不要轻易去养狗,而且……养着养着就有了深厚的感情,宋知苑至今还记得那条狗死了之后,她连着哭了一个月,每次放学回到家看到原本放狗窝的地方是空的她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这样的经历她真的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权至龙给他们安排的房间自然是最好的,视角也是最好的,宋知苑跟胜励两人都是洗了个澡之后就开始睡觉了,一清早就起床坐车来到这里,不累是不可能的。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四点了,宋知苑跟着胜励下楼,权至龙正窝在一边的沙发上抱着家虎在玩手机,永裴跟大成估计还没醒。

听到声响,权至龙抬头看了过来,见是宋知苑跟胜励,又重新低头专心致志的玩手机了:“那边有吃的,你们先垫垫肚子,等下晚上咱们弄露天烧烤。”

这个点还真不饿,不过宋知苑还是被胜励拉着吃了点东西,吃饱喝足之后,两人索性就赖在权至龙的沙发上,三个人排排坐吃果果了,胜励也是突发奇想,推了推权至龙说:“我结婚哥来当伴郎吧,如果那时候哥还没结婚的话。”这个话题没吓到权至龙,吓到了宋知苑,她眼皮一跳,立即伸出手狠掐了胜励腰部,咬咬牙说:“干嘛说这个事。”

“当伴郎的话我就不给份子钱了。”权至龙眼皮都没抬,继续刷着手机。

胜励跟宋知苑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样太不划算了,掐指一算,以权至龙的财力还有出手大方的程度,那个份子钱足以笑傲江湖……胜励立即一脸正色的摇了摇头:“那我找其他人当伴郎好了。”

“嗤……”钱多了烧手的权至龙对胜励的小九九自然是嗤之以鼻的,冷呵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快到傍晚的时候,永裴跟大成也都睡醒了,今天晚上估计是要通宵的节奏了,露天烧烤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在深秋里,围着烧烤炉边上,也是非常暖和的。烤架上的生蚝还有扇贝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五花肉跟韩牛也在滋滋作响,鸡肉串还有烤肠也不甘示弱,总之,这是个非常棒的露天烧烤。

宋知苑坐在胜励旁边,他正在喂她吃着烤土豆,两人就是这样腻歪,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另外三个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都在心里吐槽,崔胜玄这次没来真特么机智到一定境界了!要说对于宋知苑跟胜励之间前段时间发生的事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胜励不愿意提起,他们也不方便再多问了,现在看着两个人的感情比以前更好了,无一不是真心为胜励感到高兴。

只要能好好在一起,中间吃点苦也没什么关系。

吃烧烤喝啤酒不玩点游戏,怎么对得起鸡翅们?几个连粉丝都不好意思说他们是孩子的明星围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啤酒瓶对着谁谁就中招。

有胜励在,猥琐无下限的问答不是没有,不过都不是针对宋知苑的,而永裴他们还是很给宋知苑面子的,基本上都没问什么太出格的问题,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放过胜励,这不……问的问题让宋知苑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比如,第一次ooxx是什么时候?

比如,最牛的记录一个晚上是多少次?

宋知苑恨不得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她脸皮薄,胜励脸皮就厚着呢,他面不改色的一一回答着,将气氛一下就炒到了最高点。

到了宋知苑转啤酒瓶的时候,正好瓶口对着权至龙,权至龙一看宋知苑这温温柔柔的样子就知道她的问题不会出格到哪里去,一副特别淡定的样子喝了一杯啤酒,然后特别淡定的看着宋知苑。

对着这群人宋知苑也不好意思问一些太私人的问题,其实她倒是好奇权至龙到底有多少钱来着_(:3)∠)_

权至龙当然是选择真心话了,毕竟大冒险什么的太残酷了,深秋里让人跳进游泳池也是醉醉哒。

宋知苑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认真问道:“说下至今为止最为深刻的一段感情吧。”

她觉得这个应该很好说吧,刚才大成不久说了么。

哪知道权至龙的脸色迅速就变了,他低着头沉默不语,渐渐地就连他的好基友好竹马永裴都默不作声有些担忧的看着权至龙,宋知苑觉得自己问错话了,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胜励,胜励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只有大成没心没肺的啃着鸡翅,可能他根本就没去认真听宋知苑问的是什么问题吧。毕竟他对权至龙那些私事也没夺大兴趣┑( ̄Д ̄)┍

就在宋知苑觉得权至龙可能会一直这样沉默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看了宋知苑一眼,很快地就收回眼神貌似专心致志的烤肉,烤炉里的火光映射在他的侧脸,看起来既温暖又孤独,良久他才缓缓开口说:“以前喜欢过一个人,总觉得这世界上不会有人像我这样喜欢她了。我也不会像喜欢她那样去喜欢别人了。”顿了一下,他抬起头看向宋知苑一笑:“不过我知道,她爱的人从来都不是我。就算我死了,她也不会流一滴眼泪吧。”

宋知苑觉得他虽然是在笑,可是给人一种比哭还难受的感觉。顿时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直到回房的时候,宋知苑还是很感慨的对胜励说:“今天我问的问题似乎不太恰当,感觉问至龙哥他的□□密码的话,他都不会这样……”

胜励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后来干脆直接坐在床边,对宋知苑说:“你知道的吧,对有些人来说……”他顿了一下,继续道:“让某个人永远爱自己的方法最保险的往往只有一个,那就是永远别让他得到自己。让他永远只能仰着头望着。就这样。”

宋知苑扑哧就笑了出来,探出手捏了捏胜励的脸说:“那我失策了,就应该永远不答应跟你在一起,甭管你是送保时捷还是送别墅,眼睛都不要眨一下对不对?”

还没得到他的回答,宋知苑就被他扑倒在床上,整个人承受着他的重量,就在宋知苑要捶他的时候,胜励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说了那是对某些人来说,而我,无论你是不是我的,我都会一直一直这样对你。”

他不按常理出牌,突然这样煽情,宋知苑一下有些hold不住,她撇过头避过他的眼神说:“什么嘛……突然这样……”

胜励强迫她看向自己,他看着她问道:“所以,你还怕这样真实的我吗?我会嫉妒你身边那些人,一旦你对别人太好了,我就会嫉妒,然后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你会害怕这样的我吗?会有一天因为觉得窒息而想要永远的离开吗?就像……”就像真儿离开权至龙那样。

其实胜励真的非常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现在宋知苑比以前更加在乎他了,她会关心他每天去了哪里,跟谁在一起,以及他的心情好坏。因为这样,所以更加不想失去。

宋知苑捏了捏胜励的鼻子,打趣了他一会儿之后才换上比他更加认真的表情说:“我试着离开过,却发现宁愿在你身边窒息而死,也不愿意活在没你在身边的地方。更何况,我已经不再惧怕,无论是哪一面的你,我都不再惧怕了。”

当天晚上,宋知苑睡着后,胜励起床了,他打开电脑坐在阳台上看着远方的天灯一闪一闪的,心里却前所未有的笃定着,他开始觉得自己是真的会一直幸福到最后的。

【今天比昨天更努力的去奋斗去赚钱,想要在未来的路上铺满鲜花等着你。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真爱是什么样子,遇到你之后我就没想过再遇到其他人。

我一直在想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珍惜你。

俗不可耐的?告诉你□□密码?告诉你保险箱密码?这些你都知道了。

深情的?可是我每次深情起来你就想笑,关于这个,我很挫败。早知道一开始在你面前就走霸道总裁风了。

想来想去,在这样一个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子里都是跟你的那段对话。

什么是命中注定呢,大概是在我躺在病床上对着你发脾气,你还笑眯眯看着我,问我身上痛不痛的时候吧。现在想想,如果你当时哭鼻子了,或者不是那么温柔的看着我,我可能就要跟真爱擦肩而过了。

知苑,我对你的感情期限是,比永远还要多一天。

你在我身边睡得香甜,我似乎听到你在说,孩子,占有欲别这样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