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

“喂!”宋中基直接探出手给了宋知苑脑门一毛栗,“我很差劲吗?!”

见到自家哥哥抓狂了,宋知苑赶紧抱大腿:“哥哥你也很棒,成大校草宋中基!牛奶皮肤宋中基!哥哥,放心,这个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我有jenny的手机号码还有她的邮箱,这些天她也是在旅行,我一定会诱惑她来首尔,然后安排你们见面好不好?”

宋知苑是真的把这个事放在心上了,宋中基也知道她的性子,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只能敷衍地点点头,心里却对这事也有那么一点点上心了,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宋知苑这样夸一个人,宋中基对此还是有些好奇的。而宋知苑呢,之所以如此上心,是因为她觉得哥哥喜欢的大概也是jenny这一款吧。

现在胜励跟宋知苑也是半公开的状态,没有办法啊,yg就是这样,抱紧boss大腿,boss完全不care没下命令,小喽啰们也不敢动,胜励也知道自己现在公开或者不公开压根不会有半点影响,于是也不避讳了,在yg被老杨训了老半天,面带菜色离开,就接到了宋知苑的电话,胜励就开车去接自家脑婆。

于是在三个人都不避讳的时候,网上出现了一张足以让所有人为之沸腾的照片。

因为是在晚上拍摄得也不是很清晰,但还是可以认出宋中基跟胜励的,胜励旁边是宋知苑,两人正对着宋中基道别,然后再见。

——我炸了炸了!这特么就是公开了吧!旁边那个妹纸就是护士妹纸了吧,看腻总这架势完全不是第一次见大舅子啊,怎么办突然觉得好兴奋,腻腻快!快给我们发糖啊!

——楼上淡定,虽然我看到照片的时候也尖叫了好几声,现在想想,按懦咪小言兑言仑土云照那位亲分析的,在那一次fm的时候妹纸估计就跟胜熊在一起了,掐指一算这都好久了喂!家长们肯定是见过了的。

——快让开让开!又见分析贴大神发糖了!之前有强大的妹子们扒出护士妹纸之前工作的医院,呵呵太特么巧了啊!腻总出车祸事故的时候在的就是那家医院!那位大神分析了,宋中基跟胜励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再加上我们成大校草妹控的属性么……让他给自家妹子介绍男朋友,呵呵呵我是不会相信的。那护士妹纸是怎么跟胜励认识的呢,估计很大可能是那一次胜励住院的时候了,这样一算两个人起码也认识两三年了吧。哎呀呀,啥时候结婚啊,我留着一颗肾凑份子钱呢哈哈哈哈。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从这张照片中看出来了宋中基跟胜励之间的‘杀气’么哈哈哈!宋中基可是妥妥的妹控啊,感觉胜励的日子不会轻松啊,不对!作为一个死忠粉我怎么可以乳齿幸灾乐祸!这是不对的,可我还是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

宋知苑跟着胜励来到他的公寓,她基本上大多数衣服都放在这里了,两人算是半同居的状态,胜励洗完澡之后看到宋知苑坐在床上抱着笔记本不知道干嘛,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问道:“干嘛呢。”

“没干嘛。”宋知苑眼皮都没抬一下,想到今天跟宋中基说的事情,心里还有点儿打鼓,于是打算问下胜励,“你说,我如果跟jenny说把我二哥介绍给她,她会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啊,会不会生气?”

胜励差点被吓坏了,都顾不上去擦头发了,把毛巾甩到一边,跳上床一脸震惊的问着宋知苑:“你说什么?你刚说什么来着?”

宋知苑见他这样一惊一乍的,没好气道:“我刚跟jenny发了邮件说很感谢她那几天对我的照顾,问她有没有兴趣回首尔看下……其实如果她不排斥的话,我打算把我二哥介绍给她。”

“天惹噜!”胜励眼睛睁得老大:“你怎么会有这样得想法?!”

“你也看了照片了,我觉得jenny这个人特别好,真的,很温柔性格真的超好,我觉得她跟我哥哥蛮般配的,你不觉得吗?然后我今天跟我二哥说了,他好像也不排斥的样子,所以如果jenny能来首尔,然后不排斥这个事情的话,我觉得他们俩真的很有可能在一起的。”宋知苑很认真说着。

这下胜励终于发现自家女友没有开玩笑了,她是真的有这个想法,顿时什么也不说了,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号码,宋知苑推了推他的手肘,问道:“干嘛呢啊。”

“我准备给我们两个都买个保险,哪天死于非命也会留下一大笔钱给双方父母尽孝。”胜励真的快哭了。

滴——你有一封新邮件!

两个人皆是一愣,宋知苑赶紧抱过电脑点开邮箱,果然是jenny的邮件,胜励也蹭了过来一看真是两眼一抹黑了。

[亲爱的知苑:

收到来信,谢谢你邀请我去首尔,给我两天时间考虑一下,过后给你新的答复,好吗?y.k.]

宋知苑顿时开心极了,赶紧回了邮件之后,下床准备去洗澡了,一个人嘀咕了一句:“反正我都存了她的电话号码了,明天再跟她撒撒娇,应该可以把她‘骗’过来的。”除了是想给自家二哥介绍女朋友之外,宋知苑还是蛮想再见见她的。

等宋知苑进了浴室之后,胜励赶紧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拿起宋知苑的包,打开摸到手机,翻了通讯录终于看到jenny这个号码。

他拿起自己的手机记下号码,然后一个人走出卧室来到客厅的大阳台上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他手心有些冒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边终于接了起来,传来一个光是声音都温柔到了骨子里的女声:“hello?”

胜励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真儿?是你吗?”

那边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回道:“请问你是?”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因为一句话而判断出对方是谁呢。不是谁都是权至龙。

胜励苦笑了一下,心里也有了一些怨怼,说:“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好多年了,自然是不记得我的声音了,真儿,我是胜励。”金真儿眼里平静无波,站在落地窗前,过了一会儿她才低低说道:“恩,有什么事吗?”

“你会回来吗?”胜励问道。

“我回来或者不回来,很重要吗?”

“重要,至少对某些人来说重要。”

“哦?是吗?首尔并没有什么让我牵挂。”

挂了电话之后,胜励就觉得特别没意思了,他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哪有心思处理比他和知苑之间更为复杂的感情呢,算了,就算她回来了,天翻地覆的人又不是他。有时候胜励会觉得,其实权至龙对金真儿是一种接近于残酷的温柔,他对任何一任女友都不会这样,他所交往女友好几个,偏偏一个金真儿闹得全世界皆知,不过是因为权至龙就是要在金真儿哪天搜索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后面带着一个权至龙罢了,至少这两个名字无论怎样都是连在一起的。

不过,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胜励回到卧室,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宋知苑的喊声:“喂,帮我在包里拿下那个身体乳,我刚买的。”

他一笑,这就是生活。

胜励打开宋知苑的包翻翻找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一小瓶身体乳,刚拿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包的夹层有个奇怪的东西。

宋知苑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复,索性就直接裹着浴巾出来了,赤着脚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胜励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胜励脸上一下子闪过惊慌、担忧,然后接着是狂喜,他手指微颤,语气有些不稳:“你买验孕棒做什么?是不是……”

☆、55|Chapter54.

胜励现在正处于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二十多岁褪去了还未成年时的青涩,也没有刚成年时的自满,不到三十岁一切都正好,但对于结婚生子而言,这就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年纪了,对当爸爸不是没有憧憬,也不止一次幻想过以后要跟知苑生两个孩子,男孩是哥哥,女孩是妹妹,可是,也仅仅只是幻想而已,在他的计划中,公开恋情可能也就这一两年内,结婚么,肯定是至少三年后的,所以,当爸爸这个计划起码也要四年后才能提上日程。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在他看到这盒验孕棒的时候都全部转化为初为人父的狂喜,坦白说,这还是宋知苑第二次看到胜励这个样子,第一次是她答应跟他在一起,这一次的惊喜比上一次好像更多一点,看着胜励眼睛里是久违的期待,她想着如果告诉他实情的话,这双眸子估计立马黯淡无光,真是头疼得厉害。

见宋知苑也不说话,那么胜励自然就觉得自己猜到的是事实,把验孕棒丢在床上,他一双手抓着她裸露的双肩,眼睛的期待更多了,就连说话都多了几分活力:“你怀孕了是不是?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都不告诉我的?是吧,是怀孕了对吧!”看这架势,估计是不会接受否定的回答了。

“你先冷静一下。”宋知苑抬起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趁胜励分神的时候,趁机逃脱他的禁锢,离他有两步左右的距离,这才抿了抿唇道:“如果我没有怀孕的话,你是不是很失望?”

脑袋瓜非常灵光的胜励现在也是一团浆糊了,他有些懵了,看着宋知苑半天没回过神来,不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怀孕,如果怀孕了也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宋知苑也是觉得有些冷了,虽然屋子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可是她这样还是觉得有些微凉,赶紧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浴袍披上,刚一转身就差点撞到胜励的肩膀,他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像足了以前她养的那条萨摩耶。

“真的没有,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我肚子里真的没有孩子。”宋知苑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肚子,摊手说。

胜励脸色突然就变得很失落了,一点缓冲都没有,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目前这个状况他们也不大适合结婚生子,可是他还是对此抱有了很大的期待,无处宣泄自己的失望,他撇过头正好看到床上那个淡粉色的验孕棒,赶紧指了指,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宋知苑说:“那你为什么要买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