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

中年女人点了点头,沉吟道:“相互桎梏,不灭不休。”

“我明白了。”jenny小声重复了这句话之后,抬起头冲着中年女人会心一笑。

宋知苑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她扯了扯jenny的袖子小声问道:“什么意思?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y显然不想多说,倒是中年女人耐心地为宋知苑解惑:“相互桎梏,就如同树上的藤蔓一样纠缠在一起,是折磨但是离开了又无法生存下去,不灭不休,意义等同于至死方休。”

宋知苑其实还是不懂,字面上的意思她是懂的,但是往深里想她就有点不清楚了。只是看着jenny好像很满意很高兴的样子,宋知苑想着可能她很喜欢这个答案也不一定吧!

后来中年女人也帮宋知苑看了下,问了好多细节方面的事情之后才道:“小姐面容姣好,一生美满幸福,并无什么憾事,只是凡事都需放宽心才好,送小姐一句话,退一步,皆大欢喜。”

光是听到一生美满幸福宋知苑就已经很开心了,只是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陷入了沉思中。

退一步,皆大欢喜么?

在宋知苑跟jenny两人离开这个算命的小店之后,两人决定去附近的酒吧喝点东西,首尔这边某个病房却是怒火滔天。

权至龙看着胜励很是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既有点心疼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他几乎都恨不得把胜励扯起来大骂了,一直强忍着这会儿也是实在控制不住,把一旁柜子上的花瓶手臂一挥扫在地上,顿时病房里先是一阵清脆的声响之后,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权至龙有些不可置信道:“你居然把自己喝得进医院了?急性酒精中毒?你告诉我,是不是不想要命了?!”

在一旁此刻都不敢开口说话的永裴大诚还有top充当背景板,心里对权至龙这番话是赞成的,本来艺人的身体就不怎么好,这会儿居然喝进了医院里,还好这个事情目前也就他们几个知道,老杨还没得到消息,不然被训得一脸菜色是妥妥的。

胜励转过头,他不是很想说话,不只是胃痛,心也隐隐作痛,他不说话,权至龙也拿他没办法,这小子平常看起来滑得很,实际上很有主意,胜励要是不想说,谁也别想知道。

好,他拿这家伙没办法,总有人拿他有办法,权至龙拿出手机拨了宋知苑的电话,一边等待接通一边对胜励说:“我让知苑过来。”胜励紧抿着嘴唇,倔强的撇过头看着窗外,权至龙等了一会儿,直到电话那头传来宋知苑甜美的声音——我是宋知苑,有事给我留言哟!么么扎!

权至龙转头对大诚说:“你知道知苑住在哪里吧?不知道的话我给你地址,你过去找她。”

正在大诚就要领命的时候,一直惜字如金的胜励突然开口了,只是声音里都是痛苦,他紧皱着眉头,一只手抚在胃部,说:“别找了,她不在韩国。”

“什么?那她在哪里。”权至龙问道。

永裴离胜励最近,他不小心瞟到胜励眼角有泪,顿时浑身都怔住了,一直以来与其说是他们在照顾胜励,更不如说胜励也在照顾他们这群哥哥,在拿了第一之后,其他人泣不成声,是胜励拿过话筒,沉稳的说着感谢词,现在胜励表现得这样的脆弱,完完全全超出了他们对于胜励的认知,所以权至龙才会这样担心,所以才会这样发火。

永裴猜得没错,胜励此刻的确是前所未有的脆弱,他翻了个身,头埋在被子里小声的哽咽着,不是那种嚎啕大哭,而是……如同小孩子受了委屈却不知道该跟谁倾诉躲在角落里,小声地哭着,不敢打扰到任何人。此刻在病房里的其他四人心都抽了起来,他们是真的感觉到胜励的痛苦,比身体上的痛甚之千百倍,权至龙这会儿也不好发火了,半蹲在床边,探出手揉了揉胜励的头,小声而温柔的哄着:“怎么了?告诉哥哥。”

大诚跟top其实也很心急,但是两个人也只是站在床边手足无措的看着裹成一个团自我保护着的胜励。

“我想她……”胜励哽咽着开口小声说着,只是短短几个字,却让几个人瞬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看来胜励是为了知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权至龙摸了摸胜励的额头笑着说:“好,哥这就把知苑找回来。你等着啊。”

走出病房,永裴跟大诚跟着出来了,top就还是在病房里陪着胜励。

这是vip病房,这一块只有一个病房,权至龙快步走到安全通道,再也没能忍住一脚就踢翻了旁边的垃圾桶,大诚完全不敢吭声,还是永裴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他们几个也是很生气,怎么说呢,big棒这几个人通通都是极其护短的人,虽然说不清楚胜励跟知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胜励变成现在这样就够让哥几个恼火的了。

“该怎么去找知苑?”永裴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权至龙阴着脸说:“找宋中基,他应该知道。”

大诚这时候弱弱地说了一句:“我看到新闻说是在拍戏,不在首尔……”

这时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宋中基,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不确定宋中基是否愿意告诉他们知苑在哪里,权至龙心里还是很烦躁的,从衣服口袋里摸出香烟,抽了一根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对永裴说:“我去找人查查知苑是去哪个国家,然后再拜托朋友去查下她在哪个酒店,反正应该是用护照入住的,不会太难。你们这边也稳住一点,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事。”这个别人么……指的是公司还是外界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事实证明权至龙的人脉还是很广的,不到半天消息就过来了,还拿到了宋知苑房间的座机号码。只不过拨打了一个上午都没人接,big棒几个人猜着估计这时候她不在酒店。

宋知苑回到酒店就想痛快洗个澡睡一觉了,其实那个中年女人说的话她大概能想通一点。刚把鞋子脱掉躺在床上,床头柜上的座机就响了起来,宋知苑想应该是住在隔壁的jenny吧,刚准备接起来的时候,门铃响了,宋知苑决定先去开门,然后赤着脚小跑着开了门,还没跟jenny说句话,她就赶紧冲了回去接起电话:“hello?”

应该是前台小姐打过来哒。

权至龙压抑着怒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自然一点:“知苑啊?我是权至龙。”

宋知苑简直惊呆惹,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还是那头的权至龙又叫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赶紧应道:“恩恩,是我是我,是有什么事吗?”她第一反应就是胜励出事了!不然权至龙怎么会打电话到她酒店的座机的!

“知苑你如果方便的话请尽快回来吧,胜励不大好,现在住院了。”权至龙已经够冷静了,他也说服着自己胜励跟知苑之间到底谁对谁错还不知晓,多半是胜励做错了,可是在面对一向疼爱的弟弟躺在病床上哭得像个孩子时,权至龙可就没法保持理智了。他顿了顿道:“胜励需要你。”

“啊??”宋知苑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连手中的话筒摔在地上她都没有察觉y本来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翻着杂志的,听到动静赶紧起身,淡定冷静地帮她捡起话筒,对着那头的人说:“不好意思,稍等一下。”然后把话筒递给宋知苑,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那头的权至龙原本是在喝水的,这会儿所有的动作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他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

还是宋知苑很快就反应过来,急急问道:“是怎么了,住院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严重吗?”

一连串的发问让怔住的权至龙也跟着回过神来了,回道:“就是急性酒精中毒,现在住院。”刚才应该是他产生了幻听吧?应该是!绝对是!

宋知苑买了回国的机票,最早的航班。

y在机场给了她一个拥抱,笑着说:“知苑,你还记得前几天你问的问题吗?你说如果遇到错的人怎么办,我想现在能给你一个答案了。”

她慢慢放开宋知苑,带着一如宋知苑第一眼看到她时纯净温暖的笑容说:“错的人,对的人,都不重要,事实上,只要你自己心里坚定,有时候错的人也会变成对的人。更何况,我一直都觉得……”她顿了一下,摸了摸宋知苑的头发,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妹妹一样温柔:“深爱的人不是‘对的人’这样浅显的存在,而是生命中唯一一个带着荧光色的人。唯一。也许你有一天会明白‘唯一’的含义,但希望不会太晚。”

也许有一天你也会明白,不是唯一,宁可毁掉。

☆、53|Chapter52.

有些事情如果没想开,就像是乱了的毛线球一样越滚越乱,而一旦想开了,那也是分分钟就可以解决的,在宋知苑看到躺在病床上蜷缩着裹成一个球的胜励时,她觉得她之前所有的纠结所有的不确定通通都消失了,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进来,因为病房里地上都铺着厚厚的地毯,即使宋知苑穿着高跟鞋,愣是一点声响都没有,一直到她半跪在床上,探出手抱着胜励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完全都不用回头看,他就知道是她。

“旅行还愉快吗?有没有给我带礼物?”胜励的嘴唇其实很是干燥,他这些天只能吃些流食,再加上也算是生病了,整个人看起来都瘦了一大圈了,这时候声音也不似之前那样充满了活力,听起来甚至有几分沧桑的味道。

胜励的语气太过平静,以致于宋知苑都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出去玩了一趟,而他也只是恰好生病了而已,但他越是这样,宋知苑就越是心疼,big棒几个人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状态的胜励,宋知苑何尝不是,在她心里,这世界就没有能难住胜励的事,他无所不能,现在他这样躺在病床上宋知苑才意识到,这一次的事件中,她受到了伤害,他与之更甚。

“没有,你生病了我就立马赶回来了,连买的零食都忘记带回来了。不过没有关系。”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其他人都十分识趣的退了出去,宋知苑索性就直接躺在胜励身边,从背后抱着他,侧脸贴着他的脊背感受着他的体温,脸上全是满足的笑:“过几天你出院了,咱们再一起去,可以吗?”

她是在下飞机时感受着仁川机场的人潮鼎沸时突然悟过来的,那个女人说得没错,退一步,皆大欢喜,退步并不代表妥协,而是如同jenny说的那样,离得开吗?离不开!舍得吗?舍不得!还爱吗?当然,并且会一直爱下去,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还要这样互相折磨到什么时候才罢休?

是的,她是有自己的坚持,也有自己的原则,可是在她踏进这病房的那一刻,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坚持原则全都特么见鬼去吧!她就是爱他,无论是那个善良阳光的他,残酷占有欲强烈的他,还是这个脆弱的他,她通通都会毫无保留地去爱。别去想以后,别去想未来,她只要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