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韩东勋一怔,笑道:“没想干什么,只是知苑生性善良,心思简单,可能看不透身边的人,所以觉得我既然知道了一些事情,告诉宋先生你会更好一点。”

宋中基将那些纸团放进包里,他还戴着黑框眼镜,微微一笑道:“冒昧的问一句,先生跟知苑是好朋友?”

韩东勋这下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是,只能点点头。

“恕我直言,知苑有哪些好朋友我也比较清楚,实在没有听到她提到过你这样一位好朋友,多谢你的热心,至于你说的这些事,我和胜励都会一起查清楚,如果是诬陷的话,烦请届时先生一定要告知是谁告诉你这件事的,我并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妹夫被人这样污蔑。”宋中基对着韩东勋点了点头就说了再见。

在要抬脚离开的时候,宋中基又开口道:“而我,一定会追究刑事责任。我宋家的事,不容外人妄加揣测。谢谢。”

说完这句话后,宋中基没去看韩东勋的表情,就转身离开了,只是在进了电梯之后,宋中基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50|Chapter49.

护士长见宋知苑这几天状态也不大好,还好这些日子也不是很忙,干脆就让宋知苑休个短假,这天是工作日,人们都去工作了,孩子们去上学,老人们也去附近的公园溜达了,这会儿走廊里安静得可怕,胜励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个纸袋子印着某个餐厅的logo,他几乎是在哀求她了:“就吃一点吧,你的胃本来就不好,不吃早餐的话会胃痛。”

宋知苑靠在门上,她这几天总是感觉到很是疲惫,根本就没有胃口吃饭,更别说现在她根本不想见到胜励,宋知苑看都没看胜励一眼就说:“不用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就算在这样的时候,她也不想一看到他就歇斯底里的吵架,不过胜励了解她,他宁愿她大吵大闹都可以,像现在这样的平静,胜励才觉得像是在空中一样找不到什么实感。

胜励看了她好一会儿,知道她也是犟脾气,于是把早餐纸袋子放在地上,站起身来无奈道:“那我把早餐放在这里了,你记得吃,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看到胜励这种自然的姿态,宋知苑都差点怀疑这几天是不是都是自己的臆想了,不然他为什么还可以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她现在也不想去考究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因为一旦深想,就会觉得可怕。正当她要关上门的时候,走廊那头传来了脚步声,两个人同时警觉起来,这是条件反射,之前胜励来这里的时候,不管是出门还是进门都是格外小心。胜励看向宋知苑,发现她也在看他,眼里有些挣扎,现在应该是拉他进来,赶紧把门关上,可是宋知苑也知道,一旦他进来了,两人之间势必又要开始一场两败俱伤的谈话了,而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来一场这样的交谈了。

最后宋知苑还是把胜励拉了进来,她还是不忍心看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只是刚准备把门关上的时候,那个脚步声在她门口停下来了,宋中基见门是虚掩的,于是试探着伸出手敲了敲门:“知苑,你在家吗?”听到是宋中基的声音,宋知苑松了一口气,胜励却心里一紧,这时候宋中基过来绝不是什么好事。他现在害怕并且厌恶任何偏差了。

宋知苑赶紧把门打开,见到是自家哥哥,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哭,像小时候那样,被别的人欺负了或者被老师批评了,就想冲到哥哥们怀里大哭一场,这几天胜励都快把宋知苑逼到悬崖边上了,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同时宋知苑又知道现在她更加不能哭了,以前她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不要把男朋友对自己的种种不好,或者自己受的委屈告诉家人,因为自己会出于爱原谅男友,家人却永远不会。所以,这几天以来,宋知苑从来都没想过要把这一切告诉自己的家人,哪怕是关系最好的三姐宋瑟琪,她都没有想过要透露一点。或许她潜意识里知道,一旦家人知道了,可能他们就不会同意自己跟胜励在一起了。

“胜励也在啊。”宋中基看到胜励,却是一点都不惊讶,他走了进来示意宋知苑把门关上,然后压根没打算拐弯抹角,直接从包里拿出几张皱巴巴的纸放在茶几上,转过头对胜励笑了笑说:“昨天听说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你也看看,然后再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宋中基就看到胜励没有乱了方寸,倒是自家那不争气的妹妹首先脸色就白了,这会儿宋中基就什么都明白了,其实在看到这个的时候,宋中基是相信的,他相信凭着胜励的手腕他绝对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宋中基坐在沙发上,看了胜励一眼说:“好了,我知道了,那你不觉得应该给一个稍微合理一点的解释吗?”

说实话宋中基是不太关心沈京浩还有他家人的事情的,他关心的是胜励的态度是什么,以及现在表现出来的是否只是冰山一角。

“这件事情不是真的!”宋知苑因为在徐敏儿那里得知所有的证据都被清理了,所以这会儿也是想都没想就为胜励开脱道:“是不是一位姓韩的人告诉你的,那是假的,不是真的,这件事情不是真的!”

一旁的两个男人对于她的态度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宋中基除了有些些恨铁不成钢以外,更多的是生气,他从小捧在手心呵护着长大的妹妹现在完全偏向其他男人了,他现在没去厨房磨刀杀人已经是他修养很好了。

胜励心里有些难受,这就是他所深爱的人,无论前一秒她心里有多伤心,仍然会下意识地为他辩解,用她那柔弱的身躯为他在前面挡着,这样的宋知苑,全世界只有一个,所以他怎么能失去她?怎么能容忍有人觊觎她?

“你当你二哥是傻瓜吗?”宋中基不怒反笑,他走上前去,探出手,本意也只是轻轻敲下她的脑门,就像小时候那样,哪知道手指还没屈起,胜励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挡在了宋知苑前面,直接跟宋中基对视,他毫无畏惧:“做这件事情只是不想那个蠢货再来打扰知苑,仅此而已。”

宋中基本来就看胜励不大顺眼,虽然心里是认同两人的恋情的,但是心里也一直膈应得慌,这会儿看到自家妹妹这么维护他,胜励居然还这样挡在自己跟妹妹中间,饶是宋中基这样的好脾气也忍不住了,他放下手臂,紧接着握成拳狠狠地揍在了胜励的腹部,胜励痛得直接弯了腰,宋知苑惊叫了一声,赶紧扶着胜励,挡在他前面,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宋中基。

“是不想沈京浩打扰到知苑,还是不想他来打扰到你?”宋中基抚了抚拳头,看着胜励,眼神有些冷:“以后,不要以我妹妹为借口去做这些事了,你只是为了你自己,坦白说,不管你是故意放高利贷,还是做更加激进的事,我都不关心的,只要不牵扯到我妹妹就好,我在我家也算说得上话,如果有一天我妹妹因为这些事情受到了干扰,那么,就算知苑恨我,我都不会再让她跟你在一起了。”

胜励做什么,他根本不关心,但是宋中基知道,如果这些事情被曝光了,在大众眼里,始作俑者是自家妹妹,到时候会遇到怎样的麻烦,活在怎样的舆论之下,宋中基不敢去想,胜励到底是怎样的人,宋中基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或多或少也知道,他是黑是白都不要紧,只要他能让自家妹妹幸福就好,但如果因为他,自家妹妹处于被人非议的状态的话,他就算是拼尽一切都不会让自家妹妹跟胜励在一起了。

“恩。”胜励点了点头,这一个拳头是意料之中的,宋中基现在也不想看到胜励就让他先走了,一转头看到自家妹妹那心疼的眼神,眼睛都快黏到胜励身上去了,宋中基就心烦。有些粗暴的把胜励推了出去,然后毫不留情的关上门,就看到知苑那不赞同的眼神,宋中基从来都不会跟宋知苑发脾气,这会儿也是忍着情绪对她道:“你那眼睛都快黏到人家身上去了,可在我面前收敛收敛吧!”

宋知苑面色一红,心里虽然还在担心胜励,不过也乖乖跟着宋中基坐在沙发上了。

“好久没跟你聊天了,今天我们开个小会,我问你,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宋中基拍了拍宋知苑的脑袋问道。

“恩,前几天知道的……”宋知苑一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面色也平静下来了,宋中基太了解她了,想着她应该跟胜励发生矛盾了,但是自家妹妹嘴巴很紧,她要是不想说,他再怎么逼都没用,所以宋中基也没打算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了,沉默了一会儿他说:“我以为你不会接受的。”

宋知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想着在二哥面前不用掩饰太多内心真实的情绪,于是慢慢开口说:“不是不接受,也不是接受,只是……选择无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对于这样的他,我是有点害怕的,不过,并不是因为他对沈京浩或者其他人怎么样,真的,我的害怕跟其他人都没关系。只是……”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其实宋知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两面性的,一方面心地是善良的,她疼惜每一个病人,并且愿意为了更多的患者付出自己的全部,但是另外一方面她也可以说是非常冷漠的。沈京浩的事情,他遭遇了怎样的对待,其实宋知苑内心深处是漠不关心的,她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对,不过要她为了这样一件事而跟胜励闹翻,根本不可能。

她不去想沈京浩后来那身伤是怎么回事,不去想他在被胜励威胁时是什么样子,因为想再多,她对沈京浩也不会有什么感情了,就算会有怜悯,会有内疚,但是这些情绪丝毫不足以撼动她对胜励的感情。

毕竟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宋中基自然是知道她没说话的话是什么,探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就像小时候那样哄道:“没什么啦,别想太多。”

“哥哥,我现在觉得很困扰,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我才发现我所认识的他,根本就不是真实的他,而真实的他会让我感到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这就是让宋知苑纠结乃至于痛苦的原因,她深知自己是不可能跟胜励分手的,可是她又有些排斥真实的他,不敢相信那个占有欲强烈,甚至监视着她生活的可怕男人是胜励,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一个解决方式的,都要有一个结局的,那么,她该怎么办呢?

宋中基想,胜励跟自家妹妹之间发生的事还真的不止这一桩啊,不过他就算再有兴趣,也知道自己从知苑这里是挖不到什么的,于是尽量以公正公平的角度去看待她的提问,想了一会儿之后,他笑着回道:“其实所有不能改变的事情都不外乎是三种解决方式的,一是妥协,当然这是最坏的选择,妥协这种方式实在太消极,二是适应,这种方式跟妥协是截然不同的态度,更为积极向上一点,第三就是离开。”

“所以你只需要弄清楚一件事情,你是否能够离开他。如果可以,那么就离开。”

☆、51|Chapter50.

宋中基虽然不知道胜励跟自家妹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还是很乐意在能力范围内给胜励添堵的,当下他就让宋知苑搬到自己在江南区购置的一套房子里,宋中基这些年还是很赚了些钱的,在首尔也有自己的房产,其实一开始他就打算把自己买的小公寓送给宋知苑的,只是看到爸爸妈妈已经给她买了,只好作罢,他总不能越过自家爹妈去,现在正好也找到机会了,宋中基还是希望知苑能够生活得愉快一些。

因为宋中基最近也在拍热播的新剧,根本没什么时间陪她吃午饭,放下一串钥匙留了个地址就走了,宋知苑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串钥匙,陷入了迷茫,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可是这段时间她觉得是应该一个人好好冷静一下了,再跟胜励这样在一起时不时发生点小争吵,她觉得自己会疯的。

中午随便在外面吃了个拉面回到家又是埋头就睡,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傍晚了,她开始收拾东西了,其实她也没打算在二哥的房子里住很久,可能就几天吧,所以只带了换洗的衣服还有必备的生活用品,全部收拾好之后一看也就一个背包而已。

宋中基在江南区的这个公寓宋知苑来过那么两次,一次是陪着他看房子,另外一次则是在一旁参考装修风格,可以说这个公寓基本上就是按照她和哥哥共同喜好来装修的。把衣服放进衣柜里,在公寓里来回看了一圈,竟然十分干净,躺在卧室的床上,甚至还能闻到被子上充满了阳光的味道,应该是哥哥临时叫人过来打扫了一遍吧,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宋知苑心情好了很多,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偶尔伤心了委屈了,会心疼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只有家人而已。

其实这件事情宋知苑并不想让自己太过矫情,这事情说白了就只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继续留在他身边,试图慢慢改变他,二是离开他跟他分手,宋知苑完全不想跟胜励分手,那么就只能继续在一起了,但是在她答应继续跟他在一起之前这段时间里,宋知苑并不想频繁地跟胜励见面,这样只会让彼此都很痛苦,完全是彼此折磨。她没法做到无视他做的那些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做到在她说那些话的时候不伤心。为了彼此都好,她希望能有一段时间的缓冲。

说实话宋知苑真觉得自己是个包子,她觉得一般正常人在发现男朋友之前都是伪装的时候,都不会像她这个样子吧。宋知苑连闹都不想跟他闹,只想安安静静的呆着,然后,等自己缓冲调解好之后再回到他身边去,这样一想,宋知苑真觉得自己没救了。

洗了头发泡了个澡之后,宋知苑发现都快十点了,准备点个精油灯好好睡一觉的时候,接到了胜励的电话,她本来不想接的,但是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宋知苑心里还是不忍心这样对待他的,特别是想到今天早上他还被自己哥哥揍了一拳,宋知苑身体比意识更快,接了电话,那头的胜励显然很焦急的样子:“知苑,你不在家吗?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在家?”

胜励有她那个房子的钥匙,现在他应该在自己家里吧,宋知苑语气稍显冷淡道:“你去我家干什么?”刚说完意识到他是真的在担心自己,于是又缓了缓语气说:“我在我二哥这边住几天,不用担心我。”

“我们见个面吧。”胜励刚才是真的担心,这会儿知道她没事,整个人也放松下来了,说道:“我过去找你,你告诉我地址。可以吗?”

“我们之间现在见面聊天的话,除了无休止的吵架、猜疑,还有什么?”宋知苑耐着性子说。

“有些话我没有说清楚,还有……”胜励那边默了一会儿,他开口道:“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