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

他走后,宋知苑想着他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再也没能忍住内心的崩溃,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她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他,只是……为什么让她已经习惯了从前的他之后,现在才告诉她,那些都不是真实的呢?那什么是真实的?

还是说从头到尾只有他的爱是真的?

晚上宋知苑完全没有胃口,但是还是吃了几口饭,她出门了,拿着自己的全部身家以及房产证来到徐敏儿的家,徐敏儿过几个月就要结婚了,现在还是一个人住,她说要享受还没真正踏入坟墓的最后时光。

徐敏儿看着宋知苑过来已经很惊讶了,在看到她苍白的脸色时更是震惊,赶紧拉着她进去屋子里,给宋知苑倒了杯热茶,刚坐定,宋知苑就拉着她的手,有些哽咽道:“敏儿,我真的没办法了,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比起跟宥熙十多年的友情,似乎跟徐敏儿认识的时间太短了,可是宋知苑打心底里信任她。现在她找不到其他的法子了,只能过来寻求帮助了。

“什么事?你直接说,我能办到一定办到。”徐敏儿急切说道。

毫不夸张地说,宋知苑几乎就是徐敏儿最要好的闺蜜了,尽管徐敏儿人缘好,可是真正交心的朋友少之又少,再加上徐敏儿十分讲义气,只要宋知苑说出来,她想方设法都要帮她。

宋知苑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存折还有房产证,放在茶几上,徐敏儿拿起来一看惊呆了,不明白她这是要干什么。

“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为难人,可是我真的找不到其他能够帮助我的人了,我男朋友做错了一件事情,能不能……能不能拜托你男朋友帮忙……把那件事的证据全部毁掉?”宋知苑说得十分的艰难,她难以启齿,但是又不得不说,之前见过敏儿的男朋友几次,也听敏儿说过她男朋友有黑色背景,能够感觉到是很有势力的人。

徐敏儿听得也是一头雾水,等到宋知苑艰难地把事情讲清楚之后,她就明白过来了。

宋知苑急急补充道:“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为了我好,绝对绝对不是故意的!”

“所以你把存折还有房产证是给我的?”徐敏儿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了。

“我知道肯定不够,剩下的我会想办法的!”

“我要被你气死啦!收回去!赶紧收回去,还当我是朋友的话就收回去!”徐敏儿把存折还有房产证全部重新塞回她的包里,然后拿着手机进了卧室,只剩下宋知苑一个人留在客厅。

她应该是去打电话了……

等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徐敏儿从卧室出来,对宋知苑说:“他说没有问题,这是小事。你放心。”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不会再让其他人知道。”

徐敏儿是很感动的,为什么呢?因为她觉得宋知苑是真的把她当朋友,不然这种事她怎么会放心告诉她?那她自然是义不容辞了。

刚说了没几分钟,徐敏儿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没避讳宋知苑直接接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挂断电话,有些奇怪的看着宋知苑说:“是不是搞错了?我男朋友说……根据消息提供往里去查,是假的诶,没有这回事的。”

宋知苑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从韩东勋提供的证据往里去查,结果压根没有这回事?

可是胜励不是已经承认了吗?

徐敏儿看着入神的宋知苑想了想还是没说她男朋友说的后半句话,她男朋友说,也有可能只是有人故意设计了一个圈套,让那个韩东勋以为自己找到了证据,结果按着证据找过去,根本就是假的,只能说,这件事就算被公开了,只要有人一查,这就是一场诬陷。有的人早已经把所有的退路都想好了。

听到这个徐敏儿倒不是很震惊,毕竟她男朋友就不是正常人,她已经习惯了,只是终究没告诉宋知苑,因为她觉得,现在的宋知苑不一定能够接受。

宋知苑只是觉得肯定韩东勋从沈京浩口中得知这件事,然后拿着所谓的证据来骗她,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证据,她抬起头对徐敏儿说:“我的要求很过分……能不能把跟这件事有关的所有证据全部清理掉?”

这是她这辈子唯一一次厚着脸皮去求别人。

徐敏儿也猜得到胜励估计早就把所有的证据都清理了,但为了安抚宋知苑还是点点头说:“这个我早就跟他说了,安啦。不过,你为什么这样帮他啊?”

这话问出口后,徐敏儿也觉得自己可笑了,完全是出自于爱嘛。

宋知苑一愣,怔怔说道:“我不希望有人来毁了他的梦想。”

无论她接受或者不接受这样真实的胜励,她还是会潜意识里选择用自己能够想到的方式去保护他,保护他所珍惜的一切。如此,无论付出什么,她都愿意。

☆、48|Chapter47.

宋知苑几乎一夜未眠,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早上闹钟准时七点半就响了,她走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觉得以自己今天这精神状态上班的话真的不太合适,其实做她们这行的,就是时刻都要打起精神来,宋知苑现在也实在没有心情去上班,于是给护士长打了个电话请了一天假,算是调休。她随便煎了个鸡蛋喝了牛奶之后就又去卧室睡下了,身体已经非常疲惫了,更别提精神昨天几乎面临崩溃,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正中午了。

坐在客厅里打开电视,正在播放综艺节目,嘉宾之一是胜励,是一档访谈类的节目,有些类似于前几年的强心脏,话说回来也是很巧,主持人是前几年一身风波的姜虎东,一开始这档节目的收视率并不高,只是凭着姜虎东主持的才能还有节目的看点,慢慢地收视率也开始上去了。

她没有看到前面,只是大概能够猜到应该是问到对于爱情的态度。

镜头前的胜励还是那副笑容,好像跟几年前没什么区别,但是整个人的气场完全不一样了,有人说胜励是长大了,现在宋知苑却想着,可能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现在不加掩饰罢了。几乎是聚精会神地看着他。

“我是属于那种很执着的人,如果确定对方就是跟我走到最后的人,那么绝对会坚持到底的,无论遇到任何困难也不会退缩。”说完这句台下的女观众们早就哇哦的叫起来了,还真别说,现在胜励一天比一天气场强大,他说出这样的话是真的蛮让人心动的,胜励低头笑了笑,继续道:“不过,我这个人有时候也很霸道,就希望女朋友只喜欢我一个人就好了,不要去看着别的人……在她面前,难道我就不是最好的人吗?我觉得应该是有这样的自信的。”

这段话别说是台下的女观众,就连另外几个女嘉宾都开始哇哦起来了,宋知苑苦笑一下,这段话乍一听好像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还会心动。想想看,如果她不知情的话,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大概也会面红不已心动不已吧,可能女人就是这样的生物,比起小部分女人喜欢温柔体贴大度的男人,更多的女人喜欢霸道专情一点的,不然什么壁咚啊树咚怎么会这么火?

可能这就是他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吧,宋知苑这样想着,心情没有昨天那样不能接受了,抬头再次看向电视里的胜励,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很认真起来:“所以,如果是深爱的人的话,真的会有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的冲动,所以,有深爱的人的话,希望对方也可以喜欢这样的我,这样真实的我。”

这节目应该至少也是上上个星期录的,原来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在计划着让她看到最真实的他了么?宋知苑不知作何感想,只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她很确定自己是爱他的,只是她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又或者说……她真的能跟现在这样的他一起生活吗?她有些不确定了。只知道,他的占有欲让她有一点点还害怕。

仅仅是因为她跟俊河一起吃饭,也仅仅是因为她多提了他几句,胜励就能够在俊河已经有女朋友的时候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宋知苑不敢仔细往深了想,她怕自己会越来越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刚把电视关掉,就有人按了门铃,她走到门口透过猫眼一看,是外卖小哥,这附近她最喜欢的一家餐厅,外卖小哥穿着带着logo的服装,宋知苑打开门有些茫然说:“我没叫外卖啊……”外卖小哥拿起单一看,头都没抬说:“是一位姓李的先生订的外卖,钱已经付了,祝您愉快用餐,再见。”

宋知苑拿着外卖餐盒放在饭桌前,她皱着眉头想,他是怎么知道她没上班的?难道他就在楼下,心里有了这个念头,宋知苑一刻不停地连拖鞋都没换就冲下楼了,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重新回到屋子,宋知苑脑子里有个模糊的念头,她茫然想着,他不在附近怎么知道她没上班的?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个念头抛在脑后了,一看是俊河打过来的,她赶紧接了起来,其实面对他,她还是有些心虚的,都是因为她,不然他的生意也不会丢,刚接起来就听到俊河急忙问道:“知苑,你没跟李先生吵架吧,一切都是误会来着……”

宋知苑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今天一大早胜励学院的人就打来电话了,说是因为内部失误,不是不跟我们继续合作,相反还签了两年的合同呢。”俊河说话的声音都是喜气洋洋的,这话刚说完,他话锋一转,语气带了些抱歉说:“我也是刚才才知道我女朋友找过你了,知苑,这一切就是个误会,她也是太不懂事了,我要是知道她要找你,非得拦住她不可,改天我来首尔给你道歉……”

什么时候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俊河也会说这样的话了?什么时候他们竟然有点生疏了?宋知苑听了这番话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过了一会儿她声音有些沙哑回道:“不用了,你顾好你自己的生意就好,下次吧,这些天我也很忙的……”

林俊河自然也不是傻瓜,他虽然还没明白供水这件事里面的弯弯绕绕,可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绝对不会一个误会,不过他能说什么呢?只能跟着装傻了。更何况林俊河其实并不相信这件事是胜励的要求,他跟胜励没有任何过节,甚至还跟知苑是那么好的朋友,胜励怎么会插手这件事呢?

现在林俊河只当是宋知苑跟胜励说了这件事,然后胜励出面去处理的。一开始这件事情他就没想过要麻烦宋知苑,毕竟他也知道,分开这么久了,彼此间的情谊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真的太难得了,所以他更是不想让这份情谊沾上一点点物质上的利益。现在这样的结果,林俊河开心,但也不开心,只能强装着高兴给宋知苑打这通电话了,心里却很愧疚,他是真的不想麻烦她的。

挂了电话后,宋知苑捋了捋思路,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估计是胜励昨天或者今天给下达的命令吧……难道他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当之前的事都没发生过吗?宋知苑垂着头坐在沙发上心里却有些沮丧,不得不说,这样的结果她也挺满意的,至少,俊河的生意又回来了。同时,她又开始像是鸵鸟般一样自我安慰着,可能胜励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整俊河吧,他只是吓唬她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