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宋知苑一时间也没察觉到他语气里的不对劲,毕竟她还是十分关心这件事的,于是也跟着坐了起来,挪了挪身子坐在他旁边,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上说:“恩,前些天俊河的女朋友来找我了,她还哭了,说你们学院以后的供水就不由他们水店提供了,我还有些纳闷呢,也没说个具体的原因,你也知道俊河他们水店最大的客户就是你们学院了……反正挺着急的。”

她今天也是想了一天,到底该怎么吹这个‘枕边风’呢,首先说话声音要甜对吧?她还在想着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到位的时候,胜励突然开口说:“不跟他们合作的话,一定有原因,可能是服务不到位吧。”

“哪有!”宋知苑当然是站在自己朋友这边的,这会儿自然是要夹带私货才是正确姿势,她为林俊河据理力争:“我那天在水店坐了半天,完全很清楚他们的流程了,真的……特别棒,俊河为了送水方便还准备去买个小货车了,速度是没有问题的,水肯定也没问题,他们自己都在喝这个水。”

见她这样为林俊河说话,胜励已经有些不耐了:“这个事也不是我能管的,总不可能供水什么的这样的小事也要我去过问吧。”

宋知苑这会儿再迟钝也听出他的不高兴了,她慢慢坐直了,侧过头好奇地看着胜励问道:“你是心情不好吗?是不是在日本那边遇到什么事了?”胜励一向都不会这样的,宋知苑猜测他是不是在日本遇到不开心的事了,心里还有些自责,男朋友回国她没有第一时间关心他顺不顺利,反倒想拜托他走‘后门’。

胜励语气缓了缓:“没有。”

宋知苑问了好几次,见他是真的没事,这才看了看他的脸色继续道:“我当然也不想跟你说这个事,只是你也知道俊河他高中就辍学了,能够开这个水店非常不容易,如果真的是他那边的问题的话,告诉他一下让他改正,即使不合作了也没关系,这样没有原因的就拒绝合作,真的让人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那如果不是他那边的问题的话,能不能看在这一年多合作还算愉快的份上,双方坐下来再好好谈一谈呢?”

“我在日本工作快半个月了,一回来你就跟我说别的男人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听。”胜励这话宋知苑听了眉头紧皱,总算听出不对劲来,一字一句懦咪小言兑言仑土云问道:“什么叫别的男人?你说清楚。”

“我说了,不想听到林俊河这个名字,不想听到跟他有关的事情,我很累,不想去管这样的小事。”胜励是真的烦得不行了,他忙完了工作后一刻不停赶回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多点跟她单独相处的时间,结果一见面她就不听说着‘俊河怎么样俊河怎么样’,他是真的很烦。胜励这时候也有些口不择言了:“他开这个店不容易,那这世上谁又是容易的?是不是谁不容易你都要去帮一下?”

一开始她说那个韩东勋不容易很辛苦,所以她同情那个男人。

现在又说林俊河不容易。

这世界上有谁是容易的?

“他是我的好朋友,现在那个店都快倒闭了,你觉得作为朋友我应该不闻不问吗?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最大的客户还是我的男朋友,你觉得我能不管吗?”宋知苑也有些火大了:“你不是不知道,他是我多么好的朋友。”

“我不知道!”胜励对于他们之间因为一个林俊河而有了争吵迹象感到非常恼火,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屡次让宋知苑对他百般维护,即使想要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怒火,胜励这时候也有些不能忍了,“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有多好,我不知道他有多努力,我只知道我一下飞机你就不停地跟我说这个人!”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激动,我又没让你去做什么,也不是说要你们重新跟俊河合作,只不过是让你去问下到底为什么取消合作而已,你至于这样吗?”宋知苑直接下床穿好拖鞋,看着胜励说:“是,这世界上没有谁是容易的,可是他是我的好朋友,既然我知道了这件事,你让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做不到。”

胜励这时候就算有天大的怒火看到她这样也差不多消了,他也跟着起身从背后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说:“不吵了不吵了,我也就是心情有些不好,说话语气重了点,对不起……”

正当宋知苑想要转过头跟他说话的时候,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朴美熙的短信。

【那个……知苑,昨天我们跟学院的一个后勤主任吃饭,他喝多了不小心透露了……好像说……是李先生要求取消跟我们的合作的。知苑,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by.朴美熙。】

☆、46|Chapter45.

胜励自然也看到这条短信了,他没有放开手,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一直等到屏幕慢慢黑了,宋知苑才回过神来打了个冷颤,她探出手缓缓推开胜励禁锢在她腰上的手,转过头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是你?是你要求取消合作的?”她只觉得脑子一空,什么知觉都没有了,就那样呆呆的看着胜励。

“我们不要说这个事情了,去吃饭吧。”胜励不是很想继续就这个话题再发生争吵了,可是宋知苑一把甩开他伸过来的手,这会儿她也算是什么都明白过来了,她以前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人震惊的时候其实不过那么几秒,几秒之后不管结果是好还是坏,其实心里已经有所打算了,这是人的本能,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不由得逼问道:“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希望听到怎样的答案,是‘这一些都是误会不是我做的’还是‘是’,你想听到什么?我就说给你听。”胜励到了这一刻心里反倒平静下来了,他就慢慢后退坐在床上,抬着头看着宋知苑,表情格外的冷静:“知苑,我是不是有跟你说过,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到别的男人了,可是你有听进去吗?你没有。”

宋知苑现在不想离他太近,她坐在旁边一个沙发椅上,很难想象到了现在这样,她跟他竟然还能这样平静地坐着说话,宋知苑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看向胜励,眼眶慢慢红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讨厌一切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在你心里占有位置,你的哥哥你的爸爸我阻止不了,那么其他人呢,其他无关紧要的人也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占据你的视线吗?我也很想问问你,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为什么你做不到呢?”胜励看向她,顿了顿说:“我是真的爱你,所以我不能责怪你,无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那么,这个错谁来承担呢?只有那些碍眼的人了。”

他竟然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些话,宋知苑大热天的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她只觉得眼前的胜励越来越陌生了,两人对视着,宋知苑首先败下阵来,她的视线放在床头柜的台灯上,那是前些天她跟他一起去选购的,昔日的种种甜蜜现在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俊河只是我的朋友……你为什么这样对他……”

“朋友?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从你口中听到这个词吗?林俊河是你朋友,所以你可以跟他一起吃饭,你也可以在有我的场合跟他说说笑笑,更加可以为了他来质问我,那你当我是什么?恩?”胜励也不想再掩饰了,他自嘲笑道:“我为什么这样对他,呵呵,我也很想知道呀,怎么办呢,你身边任何一个试图亲近你的人,对我来说,都不是朋友,全部、全部都是敌人。”

宋知苑听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猛地起身,显然也是气坏了,双手紧紧攥着,“那真对不起了,我身边就是有很多朋友,你难道要我以后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成天就守着你一个人吗?你太自私了!”

胜励也跟着起身,他想过去抱抱她,却被她躲开,见她现在这样回避自己的亲近,胜励心里也是怒火滔天,但是表面还是不动声色,他低头整理了自己的袖口,语气有些不以为然,抬起头看向她说:“难道不应该吗?”

“其他的事情我不说了,单说一件事,俊河他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做?就因为我跟他说了几句话?那是不是以后谁跟我多说几句话都要倒霉?!”宋知苑也是气到了极点,她脸都给憋红了,心里却有些伤心,她一直都不知道他竟然是这样看她的。

“当然不。”胜励走到她面前,微微一笑:“那些你放在心上的人,我才尤其厌恶。知苑,林俊河他是谁,我不感兴趣,你跟他以前关系有多好,我也不感兴趣,但是他是你在乎的人,那么,我只能说,他活该咯。”

宋知苑浑身都在发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过了一会儿才一滴一滴掉下来,她看着胜励,眼神有些悲伤,“所以说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明明说过,俊河只是朋友,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马上也要结婚了,我也说过,只喜欢你一个人,你到底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呢?”

她还是不敢相信胜励是这个样子的,明明她的胜励不是这样的啊……

“有什么好怀疑的?”胜励反问了一句,随即笑了笑,可是那笑意不达眼底:“知苑,因为我怕啊……我怕再出现一个沈京浩怎么办?”

宋知苑愣住,怔怔的看着他。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感受,所以你才可以轻易地说出这样的话。”胜励一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感觉她在发抖,竟然有些怜惜的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重新放开她,他笑着说:“我猜你永远也不会体会到这样的感受,心心念念等着一个人等了一年多,她终于要回来了,可是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说这是她的男朋友,你当然不会知道,因为我除了你以外不会再要其他的女人了。”

“你能猜到我当时的感受吗?不,你当然不会,因为你漠不关心。”胜励继续笑,笑容有些苍凉:“因为你只想着你的男朋友,看不到我看你的眼神,看不到我对你的好背后是爱,看不到我有多失落、愤怒。”

“你……”宋知苑傻傻地看着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渐渐超出了她对他的认识,完全、完全的陌生人了。

“知苑,所有无关紧要的人加起来的爱,都比不上我对你的百分之一。”胜励微笑着看她:“那你为什么要在乎那些人呢?恩?他们不会陪你到老,他们不会把你所有的缺点都当成甘之如饴的优点,那么,这些人又凭什么占据你的视线呢?”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宋知苑这时候已经受不住他这样的变化开始小声哭泣了,她抓着他的手臂一次又一次问道:“你是在怪我今天没有关心你是吗?是在开玩笑的对吧?你告诉我……只要你说是,我就相信。”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怎么会是他呢?她的胜励怎么会面不改色说出这样的话呢?让她怎么相信,宋知苑现在只能像是鸵鸟一样,只要他说不是,她就相信!这样的他让她有点儿害怕了。

胜励探出手抱着她,在她耳边哄道:“这些都不重要了,以后我们好好在一起就好了。知苑,别离开我,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以后,别管其他人了……”

到了这一刻,听着他用那样温柔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宋知苑终于醒了,她只觉得如坠冰窖般浑身发冷,让她怎么接受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男朋友?还是说……其实她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她突然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产生了怀疑,慢慢的宋知苑推开了胜励,她木着脸说:“我先回去了……好累,我去休息一下……”现在她连自己说了什么话都不清楚了,只知道身体都是一片空白的了,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宋知苑转过头,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双目呆滞的走出卧室,就在打开大门的时候,突然一股力道将她拉了过去,紧接着鼻间都是他熟悉的味道,一瞬间,她眼泪就掉下来了,湿了胜励的胸膛。没有歇斯底里的争吵,一如胜励想象的那样,他知道她不会跟他大吵特吵的,他知道她会这样失魂落魄,但是在看到她陌生的眼神时,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了。

他以为他能够接受的,甚至后面的路他都想好怎么走了,连结局都已经安排好了,可是在看到她这样的眼神,在看到她的眼泪时,他还是有些不能控制了。胜励知道她是不会离开自己的,就是因为有足够的自信,所有的路都想好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但是……他还是不能接受她那样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在得到她的同时也势必要承受着失去她的可能性,而他无法忍受,所以只能这样将真实的一面给她看,更何况那句话真的很吸引他,如果这样真实的他,她知道后还是爱呢?胜励想到这个可能性浑身细胞都在兴奋。

人们在相爱之初的时候,的确是想把所有美好的一面都展现给对方看,将所有的缺点都隐藏起来,可是时间长了,更为坚固流长的爱应该是让对方看到自己最坏的一面,而对方依然不离不弃。他对这样的感情很神往。

所以愿意去豪赌一把,并且结果必须是赢。

宋知苑现在脑子一团糟,她不愿相信这件事,只想一个人呆着好好捋清楚,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再从他口中听到那样的话了,每听一次,她就会眼前的真实感怀疑一分。宋知苑推开胜励,看都没看他就冲了出去,胜励看着空空的手臂,苦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