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苑姐你要是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林俊河尽管面对胜励有些放不开,不过也是跟宋知苑一样都太高兴了,所以慢慢的也放开了自己的性子直接跟宋知苑逗趣起来:“我要是发财了,肯定要通知你的,话说回来,我是不是还欠你一万韩元来着?”

“我还以为你忘记了,还没好意思提醒你。”宋知苑一手撑着下巴作努力回想状:“好像是某人打游戏输光了生活费又不好意思跟宥熙借,这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利息都不知道滚了多少倍了,算了,毕竟朋友一场,你就还我十万韩元吧。”

“哟苑姐,现在胃口变大了呀。”林俊河说着就要掏出钱包了,被宋知苑阻止了,她一改刚才的风格,一本正经道:“你就先欠着吧,这一次可别又好几年不见人影了,你可得记得还欠我钱。”

学生时代真正算得上非常好的朋友的,其实也就两个人,一个是宥熙,一个就是林俊河了,当时他们三个人整天在一起多开心啊。虽然后来想起来,她觉得自己在林俊河眼里可能是巨大的一个电灯泡/(tot)/~~

这样的宋知苑其实胜励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虽然知道有时候她这个人贫起来也特别贫,但是没有想到她可以跟除他以外的男人这个样子。这两个人太过默契,是真的能感觉到好多年友情的沉淀,甚至于……他们在说话的时候,他都没办法融入进去。

吃完饭告别之后,宋知苑这才察觉到胜励今天都有些沉默,于是问道:“怎么了?今天你感觉都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吗?”胜励借着月光看着她的脸庞,摇了摇头,故意拉长音调道:“你跟你朋友聊得太开心了,把我丢在一边,所以我生气了。”

“诶哟,你不要告诉我你吃醋了?”宋知苑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之后她的脸色也有些认真了:“你知道吗?我以前小时候也被同桌的男生欺负过,不太敢回家告诉家里人,后来是俊河为我出气打了那个男生一顿,他都没有那个男生高的,被打得鼻子都流血了……俊河是我特别特别好的朋友,这几年我跟宥熙也一直在想办法找他,但是他就是不跟我们联系。”

迎着月光,宋知苑的表情有些些凝重:“俊河呢,一直都很喜欢宥熙,喜欢她好多好多年了,可是宥熙对他也不是那方面的感情,俊河很好,他什么都不说,一直都陪着宥熙,原本以为我们三个会一起考到首尔去的,高一那年,俊河的爸妈离婚了,怎么说呢……反正他爸妈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那种,现在听说彼此都结婚甚至有了小孩了,他们不管俊河,俊河的爷爷奶奶也去世了,他就跟着他叔叔出去了。这些年,其实我真的很想念这个朋友。”

她沉默了一会儿,又重新笑了起来:“不过现在都好起来了,看到他现在这样我真的挺为他开心的。”

一直没说话的胜励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低头冲她笑了笑:“我感觉,以后我会成天抱着醋缸子了……”

“瞎说!”宋知苑见四下没人这才放开胆子仰头吻了他一下,胜励也是被弄了个猝不及防,有些愣愣的看着她,宋知苑笑得跟偷了腥的小猫一样:“俊河是我很好的朋友,再说了,他都有女朋友了,吃什么醋啊。”

“我讨厌你跟任何男人有任何接触。”胜励一本正经的说着,奈何他长年累月给她的印象就是那种总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感觉,所以宋知苑扑哧就笑了起来,捏了捏胜励最近养回来的肉肉脸说:“知道啦知道啦,大醋王。”

两个人手牵着手回去了,李妈妈还给他们准备了很多宵夜。

第二天胜励起床的时候,宋知苑还在睡梦中,他想着今天还有好几个会要开,实在是抽不出身陪她,于是留了张字条就走了。积累了几个月的工作总是要去处理的,胜励也是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了,等到把手上的事情暂时处理完,已经快下午五点了,想着宋知苑这时候应该没吃饭,先打了个电话回家,是自家妈妈接的,哪知道自家妈妈说,宋知苑中午就出门了说是找朋友去玩了,胜励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是去找那个林俊河了。

他努力克制了下自己的心情,拨通了宋知苑的手机,过了好久她才接起来,声音很是欢快:“干嘛呀?”胜励默了几秒钟,问道:“你在哪里?”

宋知苑还没回答,他就听到那头传来了一个男声:“知苑你那个牛肉粉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不加葱蒜?”

“是的!不要加葱蒜!微辣就好!”宋知苑也中气十足回道,然后重新接起电话对胜励笑道:“我跟俊河一起,今天去他店里看了下,现在去吃粉,怎么了?”

“没什么。”胜励看着窗户外,说:“等下我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林俊河端着一碗粉过来了,他身后跟着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女人,她将手里的汽水递给宋知苑:“这个味道还可以。”

这就是林俊河的女朋友,温柔持家型的,能够看得出两人很默契。

“谢谢哈。”宋知苑也是刚刚才见到她的,对这个女人感觉还不错,两人相处得也还可以。

林俊河坐在她旁边问道:“你刚是在跟李先生讲电话吗?”

“恩。”宋知苑点点头,想起什么又道:“你跟老板说了没有,让他给我打包一份乌冬面,我给他送过去,估计都忙得没时间吃饭了。”

“说了说了放心啦。”

与此同时,胜励拿起座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知道林俊河这个人吧?好,从下个月开始,学院里的供水事务就不跟他合作了,换其他人吧。”

☆、44|Chapter43.

吃牛肉粉吃到一半的时候,林俊河的女朋友因为要去看着店里的事情就先走了,宋知苑吃东西比较慢,林俊河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她说:“你吃粉就不能大口大口的吃?非得这样一根一根的来?我看你吃东西就一点胃口都没有。”宋知苑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巴,抬头瞥了林俊河一眼说:“我觉得有胃口就够了,你也真是管得宽。”两人一向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林俊河耸耸肩,想起什么,放下啤酒瓶凑近宋知苑好奇问道:“对了,昨天李先生在旁边我不好多问,你是怎么跟这么一个明星扯到一起的?”

“什么叫扯到一起?这是真爱知道吗?”宋知苑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在林俊河面前没了形象,所以说话也一向这样直接,林俊河直接作呕吐状,两人互损了一会儿之后,林俊河还是有些担忧问道:“我不是说有意见啊……就是觉着吧……有点别扭。”毕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宋知苑也知道他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就如同自己家人说的那样,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样在一起真的好吗?

“你要说的我都懂。”宋知苑打开饮料瓶喝了一口冰镇过的果汁,只觉得浑身舒爽不已,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反正吧,就是觉得就是这个人了,我就应该跟他在一起,真的,你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好,我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那就没什么好问的了,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林俊河用自己的帽子扇着风,语气却有些认真:“两个人在一起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开心就够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不过哥们儿还是得说一句话,哪天他欺负你了,直接跟哥们儿说声,都是娘家人肯定得给你出口气。”

“别光说我啊,你怎么样?说真的你这女朋友挺好的,看着就是那种适合白头偕老的人。”尽管她跟那个妹子没有说几句话,但是就是觉得那妹子人很好,林俊河一听这话,脸上也多了些笑容,有些释然说道:“这就是生活啊,以前听说吧,人这辈子是不会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的,我一直都觉得挺对的,但是现在不这样看了,宥熙吧,的确是我前二十多年人生中最爱的人,但是后面的人生,我想好好对现在留在身边的人了。反正我觉得还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的。真要说起来,我都不愿意回到过去了,就现在,挺好。”

宋知苑知道他是真的想开了,打心底里为他高兴,也干脆让老板开了一瓶啤酒,直接对着瓶口喝,喝了几大口之后在林俊河惊呆了的眼神中她咯咯笑道:“干嘛这眼神,我真是为你高兴,真的,你看吧,宥熙现在过得挺幸福的,我也过得很好,你也一样,其实已经够了,就现在,挺好。”

胜励来接宋知苑的时候,她没有喝醉,只是走路就有点儿不稳了,一开口就是酒气,胜励皱了皱眉,林俊河前几年跟着自家叔叔走南闯北,酒量早就练出来了,就几瓶啤酒喝着就跟玩儿似的。

跟林俊河寒暄几句之后,胜励就背着宋知苑离开了,留下在身后一脸复杂的林俊河。

本来林俊河很想跟胜励说,知苑是个简单纯粹的姑娘,请好好对她,可是话还没到嘴边他就给咽了回去,仔细换个角度想想,感情其实就是两个当事人自己的事,旁人说什么都是废话。

胜励背着宋知苑,听着她均匀的呼吸以及淡淡的酒气,眉头紧皱。他知道自己有多自私有多自我,明明知道宋知苑跟那个林俊河之间就是朋友关系,可是他还是没能忍住满腔的恼怒,是的,他在恼怒,恼怒她在任何一个男人面前表现得这样亲昵,他厌恶极了这样的亲昵。

原本他的占有欲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现在却长成了参天大树。每一天他都比昨天更加亲近她,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种拥有她的感觉,足够了吗?并没有,他不喜欢再有其他人来占据她的视线了。特别讨厌从她嘴里听到这个人多么多么好,那个人多么多么好,难道只看着他一个人很难吗?他也做到了,只看着她一个人,只喜欢她一个人,全世界只觉得她最好,为什么她就不能做到呢?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宋知苑也不觉得头疼,她喝得并不多,林俊河拦着她,她也不想多喝,起来洗漱完毕后去找胜励,他正坐在院子里听歌,宋知苑把鞋子脱下,轻手轻脚走近他,就在要扑到他背上狠狠吓他一跳的时候,胜励突然转过身来一把将她抱了过去,他嘴角有着淡淡的笑:“傻瓜,下次做这种事的时候,记得呼吸轻一点。”

“诶呀你真是没意思。”宋知苑见李家人现在都出去了,就直接坐在他腿上,故意揉乱他的头发,语气里有了些些抱歉:“昨天准备给你送乌冬面的,哪知道跟俊河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后来都糊了……”

“没事。”胜励完全不想跟她讨论林俊河怎么样怎么样,于是轻描淡写就将话题一笔带过:“等下吃了午饭你休息下,然后晚上回首尔。今天晚上就去我那里吧。”

前面的话还算正常,后面一句话直接把原本懒洋洋的宋知苑吓尿了。

她不是不明白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是什么,怔怔的看着胜励,他也不躲避她的眼神,大大方方的跟她对视着。

宋知苑对于这段感情投入了百分百的真心,她是真的抱着会跟胜励白头到老的决心的,之前跟沈京浩的恋爱,她太过盲目,但就是有了上一次恋爱的种种经历,她才更加明白自己对胜励的感情有多深。既然会白头偕老,有些事情提前好像也没什么,宋知苑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

胜励搂着她的腰,用侧脸蹭了蹭她的脸,闭着眼睛有些满足道:“再过几年我们就结婚。恩……生个孩子,然后一辈子都不分开。”

这也算是最大的承诺了吧?宋知苑低低地恩了一声,心里觉得更加满足了。

这不是宋知苑第一次来胜励的家了,可是没有哪一次会比这一次紧张,她早就洗好澡了,但一直都不敢出去,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她的头发还是湿的,只穿了一件过膝的睡裙……已经来来回回在浴室徘徊好久了,她想她有些怯场了。

胜励早就洗白白在床上等着了,他把床单什么的都给换了,屋子里面都没有开灯,只点上了蜡烛灯,除了有些紧张以外,胜励更多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见她还没有从浴室出来,胜励也猜得到一点原因,他只穿着一条睡裤来到洗手间门外,敲了敲门,很快地宋知苑就急急说着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他不由得被逗笑了,索性就直接站在门口这样跟她说话了:“我钥匙又给配了一把,放在你包里了。”

“哦……”宋知苑坐在浴缸边缘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