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两人拿起对方的手机开始检查了,宋知苑点开胜励的相册,顿时差点给跪了,这厮到底是有多爱他那张脸?几乎全是自拍,这也就够了,为毛好多都是同一个姿势同一个表情?胜励的相册里有三分之二都是他的自拍,三分之一是他给宋知苑拍的生活照。宋知苑撇了撇嘴,继续检查他的手机。

先是短信,没什么奇怪的,大多数都是他发给她的,只有零星几条短信是跟big棒哥几个的。通话记录倒是跟经纪人的最多了……跟外人想象的不一样,其实明星私底下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私生活丰富多彩,反而还挺单调的,毕竟生活圈子就那么大,平常也忙,也没怎么去打理跟以前朋友的关系,所以难免会生疏。胜励的私生活也很简单,忙完big棒的事情就去忙胜励学院的事……平常的闲余时间要么跟big棒哥几个一起聚聚,要么就是跟她一起了。

其实即使不去看他的手机,宋知苑还是打心底里相信他的,胜励是个非常拎得清的人,他对于人生的规划十分清楚,所以才会在这样的年纪有着这样的成就,往深里说,那就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已经足够让宋知苑知道胜励对她的感情有多深了,如果她还怀疑他的话,那她自己都觉得不配拥有他了。

胜励翻着宋知苑的手机,其实她每天跟谁通了电话他都一清二楚,只是还是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继续检查,手指停留在三天前的一通电话上,他假装不经意问道:“这谁啊,我怎么都不认识?”

宋知苑闻言蹭了过去,看到‘韩东勋’三个字自然而然解释着:“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位,以前的高中同学,怎么了?”

“没什么,这电话打得有点勤啊,宋同学?”胜励冲着宋知苑挑挑眉问道,表情倒没什么不好,气氛还是很轻松的。

“啊……这个啊……”宋知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其实她都没有打电话给韩东勋,都是他给她打的,宋知苑就想着吧,毕竟同学一场,他有时候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她也不好直接给挂了电话吧。

“有问题啊?”胜励干脆直接将手机放在一边,跟宋知苑面对面坐着,问道。

宋知苑见这阵仗,也只好实话实说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了……诶呀!反正你放心好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这几天韩东勋有几次打电话过来她都是装没听到没去接,宋知苑当然知道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够好,可是她要怎么说呢,她已经暗示过很多次,他的每一次邀约她也拒绝了,更何况他都没有直说喜欢她什么的,她贸贸然把拒绝的话说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反正宋知苑是决定以后还是不接韩东勋的电话了。她也只能这样了,反正过段时间的话,他应该就会明白她的意思了吧?

胜励还是觉得很欣慰的,至少宋知苑知道韩东勋那小子对她有觊觎之心,并且看这个通话记录,有好多是未接电话来着,他知道这段时间她已经很少接他的电话了。不过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摆出来的,胜励满脸的笑容稍稍收敛了下,对宋知苑说:“这个你就自己去处理了,我相信你的。只是有一点必须要说的是……虽然我不会干涉你的交友自由,但还是希望你跟异性保持一点距离,因为我会吃醋的。”

他这样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会吃醋,宋知苑被他逗笑了,不过也认真道:“我知道的,你放心好了,主要是我自己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如果只是陌生人这样的话,还可以很强硬的表示拒绝,但毕竟是同学……”

“知道。”胜励点点头表示理解:“有的人是这样的,他听不懂暗示的,而且对于这类人,就算你直白的表明跟他不可能,他还是不会轻易就退缩的。这样吧,如果下次他再打电话过来,只要我在场,你就让我接,可以吗?”

宋知苑见胜励也没生气,并且还这样大大方方的说这些话,感动都还来不及了,这会儿哪会拒绝,说来也巧,这时候宋知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刚好是韩东勋打来的,胜励清楚地看到宋知苑眼里闪过一丝不耐,心里更是有底气了。

他比谁都要了解宋知苑,别看平常温温柔柔的好说话,实际上很多事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说而已。韩东勋刚开始的牌的确打得很漂亮,知道女人都有同情心,更加知道怎么去利用这种同情心。但是他忘记了一点,宋知苑并不是他曾经面对的那些女人,至少宋知苑对他没有一丝丝别的心思,而人的同情心的保质期是有限的,更何况韩东勋只是宋知苑学生时代一个也不怎么熟的同学,你指望她跟那些女人一样对你关怀备加?有可能么。

这就好比这世界上大多数人一样,看到网上或者生活中一些很可怜的人一样,一开始的确是很同情他们,但是时间久了,这种同情会越来越淡,更何况现在韩东勋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可怜’的男生了,每天开着兰博基尼穿着定制西服,指望宋知苑面对这样的他还能保持一如既往的同情心?别逗了。

胜励直接接了起来,他按了免提,并没有立马说话,那头的韩东勋声音还是有些欢快的:“知苑,你睡了吗?”

“你好。”胜励微笑着开口:“那个,知苑现在在洗澡,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代为转告。”

那头安静了一会儿之后,韩东勋的声音也不如刚才那么轻松了:“哦这样啊……”

胜励趁着他还没有挂电话,非常好心的提示说:“现在我跟知苑并不在韩国,我们在旅游,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挂了。”那头韩东勋说了句再见之后就挂了电话,胜励看向宋知苑,她的表情也不算太好,抿了抿唇说:“那个……对不起啊。”

“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胜励对此真是哭笑不得。

“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做得很好,可是没想到这样小的一件事我都没有处理好,相比你处理申小姐的果断还有速度,我真的是弱爆了。”宋知苑感觉自己一天的好心情此刻都被影响到了。

“不一样的。”胜励异常认真看着她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脸皮比你厚,所以拒绝她是很轻松的事情,并且她都已经到你面前说些有的没有的,这对我来说是极限了,坦白说,以前那个人跟其他女的纠缠不清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真正爱一个人的话是看不到其他人的,一开始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绝对不会让其他无关紧要的女人到你面前蹦跶,但是我没有做到。”

“知苑,真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是相信你的,相信你不会爱上其他人的。对我来说,只要你的心是在我这边的,无论其他人怎么样死缠烂打,我都可以无视。”这种话其实是半真半假的,毕竟让胜励无视其他男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耐不住宋知苑就吃这一套啊,听了这话她心里美滋滋的。

“等等!”宋知苑突然就抠住了胜励的某个字眼,慢慢收敛笑容道:“其他无关紧要的女人?这是几个意思?是不是说除了申小姐以外还有其他人在追你?”

胜励也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机智,顿时整个人就哑口无言了。

宋知苑一看他这表情就什么都明白了,也带了些醋味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以前还骗我说没有女孩子追你的!”

以前他们还是好朋友的时候,宋知苑有一次打趣问过他,有没有女孩子追他。

胜励一脸正义之气摇摇头说,怎么可能!我现在所有的重心都在工作上!事业还未走到巅峰,怎能儿女情长,这特么还真是胜励的原话啊。

为了防止宋知苑也吃醋,胜励赶紧蹭了过去,直接将她按倒在地上深吻起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爱的人接吻要深。

唇齿厮磨间,自然是各种动手动脚,宋知苑的裙子都快被胜励给推到腰间了,在喘息声中,气温也越来越高,正在这时候,突然门铃响了。

胜励本来想着不去管的,没想到外面的人锲而不舍百折不挠。

最后胜励实在是没办法了,在宋知苑又是娇羞又是好笑的眼神中慢慢放开她,起身随意从一边的沙发上拿了条浴巾裹在身上,小帐篷支得高高的,这时候哪能见人?

是外卖小哥。

等到胜励去洗了个冷水澡也算是平复了某种欲望,宋知苑就坐在客厅等着他出来吃宵夜。

胜励坐在她对面,打开外卖盒子,顿时一股诱人香味扑鼻而来。

“刚才不是去了唐人街吗?也是蛮神奇的,以前有一次在中国这样吃过,就是喝这个雪花啤酒吃小龙虾,真的还蛮爽的。”胜励贴心的先递给宋知苑一只红通通的小龙虾,解释道。

“听说过啤酒配炸鸡,我们是啤酒配小龙虾……也蛮有意思的。”

过了半个小时,两大盒小龙虾全部被胜励跟宋知苑解决了。

吃得饱饱的躺在地上,两个人都满足极了。

幸福是什么呢?

幸福就是雪花啤酒小龙虾,还有你。

☆、42|Chapter41.

从泰国回来,宋知苑给徐敏儿带了礼物,两人就聚了一次,刚坐下来,徐敏儿就对着宋知苑挤眉弄眼道:“那什么……你们有内个吗?”这话刚一出口宋知苑脸就通红了,徐敏儿一见她这样子就什么都了然了,毕竟是快结婚的人了,谈起这种事压根就不会害羞的,她凑近宋知苑问道:“内什么还和谐吗?”

宋知苑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先是谨慎的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人注意到她们这边,她才小声开口道:“没有啦……真的没有。”泰国的夜晚气氛太过美好,不是没有失控,只是确实在最后关头胜励也停了下来,徐敏儿听着宋知苑磕磕巴巴说完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不可置信道:“我去,敢情胜励还是个正人君子呀?”

“呃……”宋知苑默默想了下,胜励跟正人君子好像真搭不上边,她抿了抿唇说:“其实吧……我是做好准备了的,但是,他说……”好吧,她有些说不下去了,毕竟宋知苑的脸皮还是很薄的,但是徐敏儿很好奇啊,见宋知苑支支吾吾也不说了,只能自个儿瞎猜了:“你愿意的话,他怎么就停下来了?别告诉我,你大姨妈来了,不会这么狗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