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啊!妹纸真的是你么!我没有看错?!

——是哒,嘿嘿。

——妹纸妹纸看这里,你真的最喜欢胜励吗!那条毛巾后来哪里去啦!

——恩,最喜欢的就是胜励了,觉得他最帅了,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呢。毛巾收藏着呢。

“你还可以更幼稚一点的。”宋知苑后来也懒得管他了,看着他坐在沙发上用她的手机调戏他的粉丝觉得心好累。胜励正调戏自家粉丝正嗨呢,听到她这样说,视线离开手机,对着宋知苑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宋知苑刚走到他面前,便被他这样一拉一扯,然后将她压在身下,他看着她,探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嘚瑟笑道:“谁叫你说组合里最喜欢top哥的。明明上次回归粉丝们都说我是门面担当好吗……”

他压在她身上,说话时候温热的气息以及他离她那么近,近到她都能看到他眼睛里全是自己,宋知苑脸有些红,试着推了推他的胸膛,可惜她这小身板压根就推不动,只能撇过头不去看他,佯装出一副恼怒的样子道:“小心眼,全世界你的心眼最小。”

“是,我的心眼很小的。”胜励收敛了笑意,对着宋知苑半认真半开玩笑道:“所以,不准说别的男人好,不准去看他们,不准跟他们说话……”

宋知苑是真的觉得胜励故意逗她玩,于是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那你干脆把我关起来好了,这样我就看不到其他的人了。”

胜励的眼神一下就变得幽深起来,他看了宋知苑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这个想法不错,我喜欢。”

见宋知苑也承受不了他的重量,胜励亲了她几下就放开了她,但是还是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宋知苑想到这个话题继续饶有兴趣问道:“那你说说你的想法,我得从现在开始就得琢磨逃出去的办法哈哈哈哈。”两个人在一起就喜欢就着一个毫无营养的话题展开讨论……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首先买下一栋独立的小别墅,然后呢,别墅里的温度常年恒温,院子里会种些你喜欢的花,二楼是卧室,一楼会设立一个单独的房间做成服装店那样子,里面挂满当季流行款式,可以让你有种逛街的感觉,围墙要做得高高的……恩,门锁呢,要设立一个指纹,只有我的指纹才可以开门,好啦,暂时就只能想到这么多了。”胜励说得一本正经,宋知苑听得也很认真,等胜励说完之后,她还一本正经补充道:“还有一个小房间要做成书店。”

“好。”胜励含笑点头。

“只有你的指纹可以吗?”宋知苑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我是不是要挖地道才能出去了?”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胜励摸了一把下巴,认真道:“不过按照你的体力,可能你还没挖出一个洞来我就已经发现了。”

“不对,我可以把你灌醉,然后用你的指纹打开门!是不是很聪明!”宋知苑突然眼睛一亮,哈哈笑了起来。

胜励连声称赞,然后说:“多谢你提醒我了。所以以后那个房子里不能有酒。”

“我可以把你打晕。”宋知苑继续想着办法。

“你舍得么?”胜励眉毛一挑问道。

“呃……舍不得。”

两人就着囚禁play讨论了好多,胜励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深沉,其实他始终觉得房子是困不住一个人的,只要她的心在他这里,她就哪里都去不了。

爱,就是最稳固的监牢。

韩东勋最近有些烦躁,他试着约过宋知苑一起吃饭,可是都被她婉拒了,后来宋知苑更是直接以开玩笑的方式试探他说:“要不是我定力足够,我都怀疑你喜欢我了。”当时他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宋知苑不傻,她就是看出苗头来了,所以才这样避着他的。

他已经辞职不干了,算是金盆洗手,现在他也算是小有资产的人了,准备去开个店,然后换个大一点的房子,他所构造的未来这样美好,如果少了她一切都没有意义了。韩东勋就犹如天下所有的为情而困的人一样,他觉得只要她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那他就有机会了。一直以来,他都坚信着她跟那个人一定会分手的,可是现在慢慢地不确定了。

该做点什么了。

沈京浩现在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才下班,他把工作当成如同酒精一样的东西,麻痹自己的神经。他不是不知道胜励跟宋知苑已经在一起了,只是就算没有胜励的威胁,他也没有任何脸面去见宋知苑了,现在的他就处于一种自厌自怜的状态中。

家里人已经开始着手给他安排相亲了,沈京浩从一开始的排斥到了现在的接受,他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找个还合适过得去的女人恋爱结婚过着安宁的日子也不错。只是偶尔也会想到宋知苑,他开始觉得,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到了如今他怎么不明白宋知苑从一开始喜欢的人就是胜励。

就这样吧,挺好的。

他在离家里还有一条街的时候下车了,拿着包一脸心事的往家的方向走去,突然看到一个人靠着墙似乎在等人,沈京浩准备绕过他的时候,这个人拦住了他。

说实话韩东勋是很嫉妒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同时也很不屑,其实在查线索发现宋知苑跟沈京浩恋爱的时候,韩东勋是很惊讶的,胜励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可是还就是偏偏所有的一切都被人清零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从而让胜励会将一切都整理干净?

还有,让韩东勋好奇的是,据说分手之后沈京浩住院了,按照沈京浩的说法是路上遇到醉汉发生了冲突,可是韩东勋就是觉得这一切没这么简单。他想,胜励一定做了什么,如果他从沈京浩这边查到些什么的话,可能不会让知苑跟胜励分手,但也一定会让两个人产生隔阂。能够让知苑对胜励产生隔阂已经足够了,接下来所有的一切包括分手都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韩东勋看着沈京浩,微微一笑开口道:“沈先生,你好,我是韩东勋。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40|Chapter39.

坐在沈京浩家附近的酒吧里,等到韩东勋说明来意之后,沈京浩笑了,他看着韩东勋说:“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想我帮不到你的忙。”韩东勋敏感的察觉到沈京浩眼里有丝丝别扭,更多的是一种极力隐藏的挫败,他继续试探着问道:“我只是觉得好奇,毕竟我跟知苑也是很好的朋友,总觉得胜励有些不对劲。”

又是朋友?沈京浩自嘲的笑了笑:“知苑的朋友可真多,不过奉劝先生一句,若没有把握以强取胜就不要去趟这趟浑水了。我跟李先生并没有什么过节,所以实在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韩东勋给沈京浩倒了一杯酒,自顾自道:“我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应该是充分的了解彼此的,但是从知苑口中听说的,我觉得胜励并不是那么简单……”

“韩先生何必去猜测他人的感情?”沈京浩看着他说:“你又怎么知道,等知苑真正看透李先生之后不会继续爱他?韩先生,你我并不是朋友,但是为了这杯酒,我想劝你一句,很多事情不要去做无用功,免得害人害己。”

喝了杯中的酒,沈京浩就离开了酒吧。只剩下韩东勋一个人坐在角落边上,他皱着眉头仔细地思考着沈京浩刚才每一个表情,可以肯定的是沈京浩绝对是厌恶胜励的,他就不相信前段时间沈京浩身上那身伤不是拜胜励所赐,更关键的是没多久之后知苑就跟胜励在一起了,沈京浩怎么能不恼怒?而且刚才他提到胜励的时候,沈京浩眼里明显是不耐,但是为什么呢?韩东勋一开始就是掐准了沈京浩绝对讨厌胜励才这样过来的,他以为沈京浩应该会告诉他一些东西才对,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从而让沈京浩对此这样的三缄其口?

站在男人的角度来看,一个男人对自己厌恶的东西退避三舍,最大的原因莫过于两样东西,一个是自尊心,韩东勋想一定是胜励做了什么才会让沈京浩说出‘若没有把握以强取胜就不要去趟这趟浑水了’,另外一个则是家人。对于男人来说,可能自尊心都没有亲人来得重要?难道说胜励是从沈京浩的家人那边入手的?

这天刚下了班天色还不晚,徐敏儿来找宋知苑吃饭,两人去了一家特色烤肉店,刚坐下来,徐敏儿就又开始幸福的抱怨了:“我家那位也真是的,都马上结婚了,居然还去偷看我的手机,还以为我不知道,真是的……我看起来就那么像随时会出轨的人吗?至于盯梢盯得那么紧吗?”

宋知苑却对此很是好奇,饶有兴趣问道:“真的吗?还偷看手机啊?我以为这种事只出现在小说中呢。”

徐敏儿白了她一眼说:“不要告诉我你男朋友不看你手机?”

宋知苑点了点头说:“对呀,他只是拿我手机玩过几次,但每次都会跟我说的那种,反正我觉得他真的特别好,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不会干涉我除了爱情以外其他方面的生活,交朋友也好还是工作也好,都是我自己说了算。”

“你真是太幸运了……”徐敏儿有些惊讶,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没能忍住又开口道:“不过啊,站在我旁观者的角度,我觉得你男朋友那绝对是爱你爱到死的那种,不可能说不去偷看你的手机啊,不去查岗什么的……反正我家那位说了,男人的占有欲是深不见底的那种,女人这辈子都不会了解的。”

宋知苑吃了一块五花肉,十分嘚瑟的冲着徐敏儿说:“所以才说他真的很好啊。”

“一开始都是装的。”徐敏儿以过来人的身份苦口婆心的说着:“真的,一开始我家那位也是装得特别好,我都差点以为老天真的给了我一个绝种好男人,又深情又温柔又体贴,哪知道过了几个月之后完全就原形毕露了,真的,他一天能给我打十个电话,每次都是问在哪里呀跟谁在一起啊晚上几点回来啊这样的话。”

“他就算偷看我的手机,我还是喜欢他。”宋知苑自然而然的接话道,说出口之后连她自己都愣住了,可是这就是她的心声,她觉得不管胜励是什么样的,不管他会不会看她的手机,不管他会不会也这样一天十个电话查岗,她都会继续喜欢他的。

徐敏儿也一怔,随即颔首笑道:“的确,瞧我又跟你抱怨了一大堆,不过事实是这样的,只要你真心喜欢他的话,无论他是怎样的,你还是会继续喜欢。人嘛,说到底都是很偏执的,反正我是觉得,我家那位有时候让我觉得很没有自由,但我还是离不开他。可能这就是爱吧。”

这段话宋知苑十分赞同,晚上甚至还更新了sns。

【喜欢就是看透了一个人之后会远离他,爱就是,即使看透了你,依然愿意跟你在一起。是这样的吧?不知道相处了这么久你有没有看透我,如果已经看到我最坏最差劲的一面的话,真的要感谢你,感谢你依然愿意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