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

☆、Chapter32.

宋知苑并没有在新加坡多呆,胜励他们也不是新加坡这边的fm一结束就可以回首尔的,继续马不停蹄去香港,相聚的时间不多,可是就因为这短短两天,让宋知苑跟胜励的感情变得更好了,宋知苑要回韩国的时候,胜励坚持要送她,就连经纪人亲自出马说服他都没用,胜励并没有戴口罩墨镜,因为在机场这样的地方,再加上前天又是他们的fm,所以粉丝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认出来,胜励相信,自己就算是全素颜戴着口罩走在机场,被出来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胜励让助理给买了件玩偶服,虽然这样的天气穿着这样的服装又笨拙又热,可是胜励还是穿上了,他往人群中一站立马回头率妥妥的,但是没人能认出他来,他一手拉着宋知苑的小型行李箱,一手拉着宋知苑在酒店门口等车,宋知苑见这天气实在是太炎热了,想到他在里面肯定热得大汗淋漓,不由得有些心疼,拽了拽他衣服上的尾巴说:“要不你别送我了,我一个人可以的,你还是回去酒店好好休息吧,不是说明天一大早就要去香港吗?”

他放下行李箱,探出熊掌摸了摸她的头,说:“没有事啦,也不是很热,别把我想那么脆弱好吗?你一个人去机场我不放心。”他这样把她当成小孩子一样,宋知苑只能从包里拿出那种小电扇对着他吹,希望能让他凉快一些,说:“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去年还一个人去非洲了呢!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一听到她提到非洲,胜励眼神瞬间就冷厉起来,不过因为戴着玩偶头,所以宋知苑也看不到他的表情,胜励的语气听起来还是很轻松的:“那是你先斩后奏,我当时说不行你完全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现在在这里,你就得听我的。”

胜励其实有些大男子主义,不过在宋知苑看来也是恰到好处,很多时候一些事情他会跟她商量,并且会采取她的意见,但是有些事情一旦他下定决心了,那就一定要按他说的去做,比如这件事就是,没有其他可以商量的,他就是要这个样子忍着炎热去送她。

坐在车上,助理在开车,胜励把玩偶头取下来了,他的头发都有些汗湿了,宋知苑赶紧从包里拿出湿纸巾给他擦汗,嘴上还是说着不赞同的话:“你看你,热得脸都红了。干嘛要这样啊,多累。”

胜励没有回答她,反而对助理说:“你把那个镜子给调下位置。”

助理不明所以,但还是停下车来调整了下镜子的位置。

因为穿着有些笨拙的玩偶服装,胜励几乎占据了后座三分之二的位置,他有些艰难的直起身,然后看着宋知苑,在她疑惑不解的眼神中慢慢凑近了她,不由分说贴上了她的唇,有些霸道的撬开她的牙关,进一步深入,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吻,宋知苑还有些迷糊,下意识地想要说话,却被这相濡以沫的反复缠绵给夺去了所有心神。

口中都是他的味道,宋知苑在刚刚的惊吓之后就变得顺从起来,一只手抓着他笨拙的衣服,轻轻闭上眼睛回应这个吻。不是没有亲吻过,但他这样的霸道急切却是第一次。本来车里还算安静,这会儿只能听到唇齿间厮磨发出的声音,正在开车的助理脸都通红了,赶紧打开音乐来盖住这个声音,也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等到两人分开的时候,宋知苑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抬起头来看到胜励也只是在粗喘着,完全都不敢看他了。等过了一会儿,两人都平静下来了,他一只手拉着她的,有些依依不舍道:“我真想跟你一起回去……要不,你跟我一起去香港吧?”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正要说服宋知苑的时候,她摇摇头说:“不能呢,请了两天假要是再继续请的话,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胜励刚想说‘那你把工作辞了吧’却在话说出口的一刹那给憋了回去,短暂的相聚并没有让他开心多少,现在的离别让胜励有了一个之前都没有的想法,不然就把工作辞了吧,就一直一直只呆在我一个人的身边好不好?

最后胜励还是把宋知苑送上了飞机,心情有些阴沉回到酒店,权至龙他们都不敢叫他去餐厅吃饭。宋知苑在飞机上打开自己的包,准备拿出眼罩好好休息一下的,发现包里有一些硬币,于是捡了起来打开皮夹放进去,却发现了自己的钱包里多了好多好多钱。明显不是她的。

她来新加坡前没来得及去取钱,所以钱包里也没多少现金,现在看来这个钱应该是胜励偷偷塞到她的钱包里的,就昨天他在知道了她买了高价票之后还生气了,为什么要花这个钱?还一个人去订了酒店,不用说,半个多月工资又飞了。

想想看如果是其他人这样做的话,宋知苑可能会有些不开心,可是因为是他做的,好像什么都觉得甜蜜。一个人在飞机上傻笑着,只是心里那个被胜励占据的地方越来越大了,就快要整颗心都是他的位置了。

在宋知苑回到首尔不过几天后,她尝到了一下在网上红了的感觉……一开始同事兴冲冲跑过来告诉她,现在网上都是她的新闻的时候,宋知苑真的快吓尿了,第一反应就是别是自己跟胜励的事情曝光了吧,赶紧接过同事手里的平板翻开起来,等翻完了帖子还有sns上的热门讨论,宋知苑完全一脸黑线了。

有几张照片拍得还不错,光影效果处理得很好,是宋知苑穿着护士服正在跟另一个护士说话的场景,只拍到了侧脸,却没缘故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还有一张是她与一个孕妇说笑的场景,这一次拍到了她的正面。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帖子实在是抬头…………

【卧槽这几天我快疯了好吗!!!对!我是个汉纸没错!!那几天来看生孩子的姐姐,每次都有碰到这个护士,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我真的被深深地吸引了!你们别急着吐好吗!听我说!真人比照片要美一万倍啊!!几次我都装作跟她不经意的擦肩而过,简直快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真的,听我姐姐说,她人炒鸡好!炒鸡温柔!!!最后!!请各位亲们给我勇气好吗!!点赞超过一万我就去告白了!!好像没听说她有男盆友!祝福我吧!】

——是美妞没错,不过大兄弟,这么漂亮的妹纸没有男朋友你相信????赌一包辣条,这妹纸绝壁有男票了,而且肯定是高富帅,兄弟洗洗睡吧!

——知道女神是什么吗?就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辈子没有鸡毛关系的人,呵呵,兄弟醒醒吧。

——啊请告诉我是哪家医院好吗!!我也一见钟情了!!

——我天,评论里一水的都是什么啊,这妹纸一看就是有男朋友了好吗?这么漂亮的妹纸要是单身的话,我把头砍下来给你们当球踢好吗?不过……还是想问一句,妹纸到底是哪家医院的,我就是去偶遇偶遇……

——妹纸是很美没错,不过我咋觉得这么眼熟呢,到底是哪里见过呢!我一定见过这妹纸的照片一定见过!

宋知苑完全无语了,另一个同事有些担忧道:“感觉以这帮网友的能耐应该能扒出你的资料诶……”宋知苑倒是不担心自己的资料被扒出来,她担心的是这群人会不会顺藤摸瓜,扒出她跟宋中基还有胜励的关系。

当天晚上回到家之后就赶紧先给宋中基打了个电话,宋中基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现在这两天宋知苑在网上还蛮受一些宅男的追捧的,一接起电话宋中基就没等她开口安慰她:“知苑这个事情你不要担心,我已经让朋友帮忙去处理了,等明天或者后天网上有其他事情发生后,这件事情就会被压下去了。”

宋知苑默了一会儿说:“没事就好,我就怕别人……”她话还没说完,宋中基就打断了她打趣道:“其实扒出我跟你的关系倒没什么,主要是被人扒出你跟胜励的关系就很麻烦了。”别看宋中基说这话时语气很轻快,实则都快咬牙切齿了都。自己这护了二十多年的妹妹,结果被其他男人拐跑了,这就是不共戴天之仇好吗!!

其实宋中基倒也不是很担心这个事情,他在娱乐圈人缘还算不错,交心的朋友也不少,所以这些朋友还是多少能帮上忙的。

挂了电话之后,没一会儿宋知苑就接到了国际电话,是胜励打过来的,其实胜励跟宋中基一样完全就没把这个事儿放在眼里,这算什么事,根本连事儿都算不上好吗!但是怕自家女友担心,胜励也是一开口就是安抚:“这个事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过不了几天网上就不会有什么大风浪了。”

“我就是怕别人会扒出我们的事来。”宋知苑被哥哥还有男友安慰之后也慢慢平静下来了,既然哥哥跟胜励都说不会有什么事,那就应该是没事了吧?

胜励笑了一下,说:“没事,娱乐圈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不是说有消息就能曝的,反正你就安心吧,我能处理好的。不如你想下过两天我回来之后你该怎么为我接风洗尘吧。”

这个话题就被胜励各种插科打诨给岔了过去。

宋知苑挂了电话之后也是真的在想要不要去学学网上的那个食谱,其实外面都不算很安全,在自己家最安全了,谁能想得到big棒的胜励会在这样的老旧小区呢。

与此同时,首尔最繁华的清潭洞某个酒吧,一个男人面不改色从包厢出来,却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脸色全变,有些痛苦,他赶紧往洗手间奔去,趴在水池边大吐特吐起来,这是一个长相十分帅气的男人,他抬起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讽刺的一笑。

突然一个男人也进来了,他点燃一支烟,翻着手机,啐了一口:“我去,这妹纸长得可真漂亮,是我的菜……最美护士,哎呀,过几天是不是要找个借口去医院偶遇呢。东勋,你瞧瞧,真的,赶紧过来看,现在这时候就应该多看看这样的妹纸养养眼,免得眼瘸了的。”

韩东勋随意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脸,来到男人身边,随意地瞟了一眼他的手机,顿时一改先前漫不经心的态度,一把抢过他的手机,不可置信的看着照片里的那个人。

☆、Chapter33.

宋知苑不知道宋中基跟胜励在背后做了什么,总之确实如他们所说,两天之后这件事情就没了之前的热度了,看到这样的结果宋知苑松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做一个普通人,这样红起来的感觉可不怎么好,好在一切都回归正常了。

胜励明天就要回来了,按照他的安排就是一下飞机就来她这里吃饭,宋知苑决定还是在前一天就把食材买好,这样他一过来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饭菜,穿着人字拖就直接出门了,来到小区外面不远处的超市,这时候人不是那么多,她推着购物车先是去了生鲜区,前几天在网上学会了做那个土豆骨头汤,在心里暗暗盘算了一下,两个人做个汤,然后一个五花肉,再加上一个泡菜粉丝条,这些应该是差不多了。

买好了食材之后,就准备去水果区买点新鲜的水果,哪知道不小心碰倒了一边货架上的薯片,正准备弯腰捡起来的时候,一个人抢先一步捡了起来,他将薯片放回原位,宋知苑这会儿才看清楚了他的脸,只觉得很是熟悉,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了。

韩东勋原本长得就非常帅气,这会儿穿着黑色的西装一丝不苟虽然与这超市的气氛格格不入,但是看起来真的格外惹人注目。他微微定神之后,对宋知苑一笑:“知苑xi,好久不见了。”

见宋知苑露出微微诧异的神色,韩东勋尽管有些失落于她不记得自己了,但面上仍然没有异色,反倒十分好脾气的一笑,说:“不记得我了吗?韩东勋,我是韩东勋。”被他这样一提醒,宋知苑终于记起来了,惊讶道:“东勋xi?啊……真的是你啊,我一时没有想起来……”改变真的太大了。记忆中的韩东勋基本上从来不会跟班上的人说话,总是独来独往,但因为长得实在太过帅气,所以不管是在班上还是学校里,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当年的韩东勋总是穿着洗得都快发白的校服,跟眼前这个穿着高档西装的人完全是两种风格,宋知苑一下没认出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韩东勋笑起来的时候有着浅浅的酒窝,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道:“这么多年没见了,没认出我也是正常的。你是住在这一块吗?”宋知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当年的回忆,除了有些感慨同学改变这么大以外,还有一种‘啊时间过得这么快’的感觉,听到韩东勋这样问她,她点了点头道:“是,不过东勋xi你也住在这一块吗?怎么我之前都没碰到你?”

“不是,我没住在这边,今天正好恰巧路过,就进来买个东西。”韩东勋见她购物车里好多东西,不由得提议道:“你这么多东西等下提得动吗?我等下送你回去吧。”宋知苑低头看向都快堆满了的购物车,一怔,抬起头对韩东勋笑道:“不用了,这些我提得动的,这里离我家不过十分钟的路程。”

“这么多东西即使你家就在隔壁也很累吧?再说现在天气这么热,都是老同学了,就让我送你吧。”韩东勋显然一开始就知道她会婉拒,所以从善如流回答着,宋知苑看着这样的他却有些失神,当年她跟韩东勋说的话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二十句吧?现在他说这么多的话,还这么热情,宋知苑也有些感慨,社会果然是会把人改变的,当年不善言辞的他现在看起来自信了很多,也开朗了很多。

最后宋知苑实在是拗不过韩东勋,他帮她提着购物袋走出超市,她跟在后面,原本她以为他就这样送她回去的,万万没想到他带着她来到一辆兰博基尼前,宋知苑还有些懵懂:“诶,这是?”她记得韩东勋家里不是条件不好来着吗?这车难道是他的?

韩东勋见宋知苑一直愣着也不上车,他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随即开口笑道:“这个车是这两年工作买的。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