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

她拿着手机走在走廊上,不知道胜励去哪里了,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突然一股力道将她拉了过去,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胜励抱着了,刚想挣扎,耳边传来他的声音:“让我抱一下,今天真的累死了。”

这样亲密无间的拥抱是第一次,宋知苑侧脸正好贴着他的肩膀,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瓮声瓮气道:“跟我爸妈一起就这么累吗?”其实说这话也就是逗他玩,比谁都清楚,比谁都了解他的小心翼翼。

胜励也一下就急了,慢慢放开她解释道:“当然不是,我这不是怕自己没做好,你爸妈不喜欢我吗?”他可是清楚的,岳父大人一句话,抵得过他一大车的情话,自然是不敢怠慢的,然而比较沮丧的是,丈母娘看起来对自己还是蛮喜欢的,岳父大人呢……估计跟宋中基是一个路子上的。

见他这样紧张,宋知苑也不再逗他了,她鼓起勇气拉着他的手看着他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放心,他们了解你之后一定会喜欢你的。”被她这样牵着,胜励才渐渐找回一丝他们已经在一起的真实感,但还是有些患得患失,不由得问道:“你这是答应跟我在一起了哦?”

宋知苑也被他问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能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我不要那辆车,也愿意给你做五十四年的拉面。”说完之后脸都热起来了,都不敢抬头去看胜励,只听得到他的呼吸声似乎都重了几分,刚想抬头去看他的时候,突然被他用力抱住,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一句话都没说,却好像什么都说了一样。

这一次宋爸爸宋妈妈来也是为了接女儿回去,主要是因为宋知苑的爷爷说想她了,现在老人年事已高,难得要求见见孙女,宋爸宋妈自然是要答应的。只是宋妈妈心想,既然知苑有了男朋友了这个时候带回去给老人看看也挺好的。宋知苑去征求胜励的意见,他虽然有些紧张,但自然是忙不迭答应,这时候他要是婉拒那不是脑子被门夹了哦,现在去见过她所有的家人就代表着他们的感情更加牢固了。

一路上被宋爸爸各种不待见胜励想着最坏也不过如此了,但当他看到宋大哥对着他怒目而视的时候,胜励这才觉得原来宋中基对他已经算是挺好的了。宋家的男人真是惹不起,不仅惹不起,还特么躲不起,毕竟是老丈人还有大舅子么……只能陪着笑各种装聋作哑听不到他们的冷嘲热讽。

宋知苑趁着自家大哥还有爸爸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到胜励身边,对他小声说道:“你别放在心上,他们是这个样子的,不是针对你……”

胜励觉得自己还能hold住,其实他也能理解,想想看吧,如果汉娜哪天领着男人上门来,他估计也不会给别人好脸色看就是了,更别提自家爸爸了,估计得拿扫帚赶人了。

宋爷爷是被宋知苑的大嫂搀扶着下楼来的,年事已高再加上最近腰给闪了,老人看起来沧桑了很多。只是胜励丝毫不敢敷衍了事,因为刚才宋爷爷站在楼梯那里往他这里一看,只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眼,就足够让胜励后背有些发凉,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被这个老人看穿了一样。也是这时候胜励才知道,讨好女儿奴宋爸爸妹控宋大哥还有宋中基压根就没什么用,这家里的老大是宋爷爷才对。

“咳咳。”宋爷爷咳了几声,就坐了下来,宋知苑依偎在宋奶奶身边撒娇,但时刻都关注着胜励。宋大哥看了简直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自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妹居然就没人拐走了,这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宋家的男人们将胜励包围了起来,胜励脸上倒没什么怯意,让宋爷爷满意了几分,如果胜励露出一点点惶恐的神色,他能立马举起拐杖将他赶出去。

查户口这事就交给宋大哥了。他板着脸都快将胜励祖宗十八代都给扒干净了,胜励脸上也没有不耐烦,非常耐心的回答着。

等到宋爷爷开口的时候,胜励心想重头戏来了。

“对我们知苑是认真的吗?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宋爷爷直接开口问道,让在一旁的宋知苑差点呛着了,刚刚确定交往关系就说结婚的事情???宋知苑感觉自己快晕了,哪知道看向胜励,他是非常认真地看着宋爷爷恭敬回道:“是认真的,等到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知苑说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

“什么事情?”宋爷爷看了胜励一眼问道。

胜励很清楚自己在已经是古稀之年的宋爷爷面前卖弄唇舌是自寻死路,只能诚实作答:“因为我的职业关系,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去处理好公司的事情,以及外界的舆论影响。我现在不敢保证这个时间,但是我会尽快处理好。给知苑一个安稳的未来。”

这个回答让宋大哥眼里的敌意没那么深了。

宋知苑听了心里又甜又酸,她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胜励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所幸,一切都来得及,所幸,她及时的发现了自己心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既然职业关系,就注定安稳不了,如此何不早早跟知苑分开,让她过个真正安稳的日子?”宋爷爷一改之前的态度,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让胜励直冒冷汗。

整个屋子安静得可怕,就连宋爸爸跟宋大哥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事实上宋爷爷说的话就是他们想说的,宋家的财力已经足够庇佑宋知苑一生衣食无忧,那么,他们也不希望她找个多有钱的人,只希望一生平安喜乐就好,显然胜励的职业注定不会多么安稳。

胜励真觉得这宋家的男人太适合当谈判高手了,句句戳中重点,让人稍稍不设防便哑口无言,他在心里打了个腹稿,重新抬起头来,眼里多了些坚定:“是,我没有办法保证让她绝对安稳不受外界影响,但我能保证的是,只要有我在,她永远都可以做她自己。外面的事情我可以去处理好。”

一直都没吭声完全处于神游状态的宋奶奶此刻也抬起了头看向胜励,眼里多了一丝若有所思。

“好。”宋爷爷握着手里的珠子,许是因为年事已高,他的眼睛有些浑浊,但给人一种知晓世事的感觉:“最后一个问题,知苑很喜欢她的工作,你是否接受婚后她也可能会继续工作?”在韩国便是这样,女性婚后大部分人都会在家里当全职妈妈,宋家人看得比较长远,对宋知苑这个最小的孩子不像其他孩子那样严格,每个人都会去宠她,大家只希望她能过得开心一点。

胜励想了想回道:“她如果不愿意工作,我可以养她一辈子让她衣食无忧,她如果想要继续工作,我也不会阻拦,这是她的选择,我不会干涉。”

该问的都已经问完了,宋爷爷起身示意宋知苑过来扶她,他看了胜励一眼说:“说出来的话是否有价值,取决于做还是不做。”说完之后就让宋知苑扶着他上楼回房了,宋知苑悄悄回头看了下胜励,就在宋爸爸宋大哥的眼皮底子下对着胜励做了个wink,示意他很棒,完全过关。

宋知苑扶着宋爷爷坐在躺椅上,正准备给他打开电视机的时候,宋爷爷拦住了她,语重心长道:“知苑其实你们兄弟姐妹几个中我是最放心你的,你性格最过绵软,但好在明事理,有些事情大人只能给你做做参考意见,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决定,万不可轻率,特别是在感情这种事上。”他没有说的是,凭着这么多年看人的直觉,胜励的确是不错,对知苑也是真的好,不过眼睛里的掌控欲太强,只怕知苑这性子…………

“恩,爷爷放心啦,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有些人我会用眼睛和心去看的。”要说宋知苑爱胜励爱到想要嫁给他的地步那就有点夸张了,现在这阶段不过是刚刚开始恋爱而已,她还有好多好多时间跟他在一起。

这边大儿媳被宋妈妈拖着去超市买菜了,准备好好露一手给胜励看看,宋爸爸宋大哥原本就不待见胜励,虽然说因为他的一番话改观了一些,但也没有好到要一起说话的地步。父子俩气哼哼的去外面洗车了,屋子里只剩下胜励还有一直在cos思想者的宋奶奶,正当他准备上楼去找知苑的时候,宋奶奶起身了,拉着他往屋外走。

“奶奶是要做什么吗?需要我帮忙?”胜励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宋奶奶什么都不说,只对他笑,拉着他绕过几条小巷,来到一家有些年代的理发店门口。

宋奶奶对着那个看起来差不多有五十岁的理发师傅吆喝着:“二虎,快来给我孙女婿染个发,再焗油!”

胜励完全懵逼了,看着理发店门口挂着的——洗头四千韩元,剪发五千韩元字牌。完全懵了。

“呃……奶、奶奶?”胜励惊疑不定的开口,都有些破音了。

宋奶奶一副‘你听我说别急’的表情慈祥的看着他说:“别担心,奶奶出钱,奶奶出钱。”

“救、救命!!”胜励看着老师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剃头用的东西,一手拿着散发着怪味的劣质染发膏,恨不得拔腿就跑了。

谁特么说宋家的男人护短啊!!

明明宋家上上下下都护短qaq

☆、Chapter31.

从驾校出来,宋知苑灰头土脸一脸颓丧,又被教练训了。她觉得自己压根就不适合开车,左右都分不大清楚的人以后不会成为马路杀手吗?宋知苑深深地觉得骑自行车比开车要好多了。可是没办法,一向都很好说话的胜励在这件事上意外地坚持,可以说是铁面无私,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拿到驾照。现在那辆酷炫的保时捷正在胜励的车库里呆着,等待重见天日这天。

宋知苑随便找了家甜品店进去吹冷气,店里挂在墙壁上的小电视正在播放着big棒的《loser》,每次看到这个mv她就想笑,瞧瞧胜励那样子,非要装作霸道总裁黑化也真是难为他了。比起其他粉丝看到这个mv时齐呼我腻好帅,宋知苑却是看一次就笑一次,甜品店的小妹看到她笑,忍不住问道:“是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这个小妹看着像是高中生来兼职的,宋知苑指了指电视上正在砸东西的胜励笑道:“总觉得他这样霸道总裁有点搞笑。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啊。”她心里的胜励是有些贫嘴,总是说些欠揍的话但实际是很善良的人,跟这个mv中的人完全完全不一样。

甜品小妹却撑着下巴坐在高脚凳上一本正经道:“不,我不这样觉得,反正总觉得这次胜励欧巴的改变挺大的,我觉得他是本色出演呢。”宋知苑憋着笑,心里却有些想念胜励了,他前段时间为了fm的事情忙着,这几天已经去了新加坡那边了,真要算起来,他们差不多半个月没见了,以前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一开始就知道他工作很忙,现在觉得很想念,大概是身份定位不一样了吧,宋知苑这样想着。

昨天上了夜班,今天睡到中午就过来驾校了,宋知苑回到家里就觉得很累了,准备去泡个澡的时候,胜励打来电话了,看着一连串数字,宋知苑想这会儿他应该是在酒店休息了,接了起来那头他大概也是累了,声音有些慵懒的沙哑:“你在干嘛?”

“刚从驾校回来,累死我了。”宋知苑窝在沙发上语气多了些跟人撒娇的娇嗔:“怎么办,我又被教练训了,估计现在他看到我就头疼了。”其实她也知道如果拿到驾照之后,以后生活会方便很多,只不过这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难了。

胜励正躺在床上,他已经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低低笑了会儿,说:“真好,这只能代表着这是一个好教练,不是看脸的教练,以后马路上那些司机都会感谢你的教练没有给你放水的。”

“反正我今年不一定拿得到驾照就是了。”宋知苑没好气道:“你吃饭了吗?”

“吃了一点,胃口不是很好,估计有点水土不服。”胜励一点儿都没隐瞒直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