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宋知苑见没人注意到她,这才摸了摸肚子苦着脸道:“为了穿得下这条裙子午饭我就吃了个水煮青菜。我也是蛮拼的。”本来这个牌子这个款式的裙子已经没货了,只剩下一件她并不是那么合身的裙子,最后宋知苑还是咬咬牙买下了,权当是激励自己减肥吧。

“穿着不舒服?”胜励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她一下,这条裙子的确很适合她,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尺码小了一码的原因,上身有些紧,从而导致她看起来完全是s曲线,胜励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在场的男来宾们,心想,谁特么要是敢多看一眼我废了他呵呵!

“有点儿。所以我等下不能吃太多。”宋知苑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纸杯蛋糕在心里哀叹一声,今天真是选错裙子了。

胜励拍了拍她的肩膀哄道:“没事儿,等下咱们唱完生日歌切了蛋糕之后,我带你悄悄溜走,然后咱们去换上舒适的衣服再去吃好吃的,怎么样?”

他这个提议宋知苑倒是很动心,不过还是迟疑着开口道:“我们就这样走的话,永裴哥知道了会不高兴吧?”

“不会不会。”胜励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他家二哥么……

不对,还有其他几个哥哥,巴不得他赶紧带着知苑离开,最好今晚就确定终身大事吧喝喝!

最后两个人商量好了,等下切完蛋糕之后再逗留一下,然后偷偷溜走,去上次去吃的部队锅店大吃特吃一顿。胜励毕竟是big棒的一员,董永裴过生日,他肯定是要跟着哥几个到永裴身边充当左右护法的,所以也不能一直陪着宋知苑。

宋知苑一个人坐在比较偏角落的位置,也许是楼层比较高的原因,她总觉得自己只要伸出手就可以够到天上的星星。她百无聊赖的喝着果汁,时不时抬头看下周围的人,这里她认识的人真不多,只有big棒几个,其他人她都不认识。

跟宋知苑一样情况的还有一个人,她蹭到了宋知苑旁边,对着宋知苑举了下手中的酒杯:“嗨。”

这是董永裴的表妹,听说是刚从悉尼那边留学回来。

“嗨。”宋知苑也冲她笑了下。

也许是两人境况相同,很快地郑孝雅就开始熟络的跟宋知苑聊天了:“无聊死了,对吧?”她回国一段时间跟以前的同学都生疏了,这段日子真是无聊疯了,正好听说自家表哥要办生日宴会,她就各种耍赖撒娇跟着过来,结果完全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玩,毕竟她跟这些人都不认识。

宋知苑含笑点了点头:“是很无聊。”

这个生日聚会还是很有意思的,只不过她跟谁都不熟,也不是那种很快就能跟陌生人打成一片的性子,所以只能一个人坐在这里吹吹风。

“对了,我听我哥说你之前去非洲当过志愿者是吗?”郑孝雅跟宋知苑年龄相当,是个天生的冒险家,对于未知的一切她都很有兴趣去挑战。

“恩。”宋知苑其实点了头之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些懊恼自己这样的性格,所以为了避免尴尬,她又想了想,补充了一句:“那边虽然贫困,但是天很蓝。”

这样的开了一个头之后郑孝雅就开始自来熟的问各种她所好奇的问题了。

比如那边真的很缺水吗?那洗澡的问题怎么解决?

比如在那边都吃些什么?

比如非洲人的手掌心也是黑的吗?

宋知苑有些佩服她这样活泼的性子,心里也是很喜欢这样的人的,感觉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永远也不用担心冷场,现在想想,这也是她当初跟胜励成为好朋友的原因吧。

到了最后终于满足了郑孝雅的好奇心,她突然凑到宋知苑耳边说:“你真的是胜励的女朋友吗?”郑孝雅跟big棒其他几个人也很熟,当然这个话也不是董永裴告诉她的,是跟她关系最好的大成说的,大成说,胜励遇到真爱了,当时她在悉尼还嗤之以鼻呢,现在想想大成还真的没骗她。

所以她一个人在那边晃悠的时候,看到宋知苑一个人坐在这边,顿时八卦心就活跃了,于是就蹭了过来点亮搭讪技能。

宋知苑被这样的问题给问呆了,赶忙摆摆手,脸都给憋红了:“不是不是……我们只是好朋友。”

“可是我听说的不是这样喔。”郑孝雅装作苦恼的样子,实则心里快笑翻天了,胜励也有今天啊,喜欢人家妹子这么久,结果妹子还觉得跟他只是好朋友,顿时她也起了想要整下胜励的心思,好奇问道:“如果胜励喜欢你的话,你会答应跟他在一起吗?”

宋同学骨子里隐藏的属性就是闷骚,她不可能跟郑孝雅说真心话。

实则内心的小人一脸娇羞,说着,愿意啊,当然愿意。

我也喜欢他啊。

真的喜欢他。

很喜欢很喜欢。

宋同学也是忍功了得,她面上除了有些红晕以外,一切都正常,眼神有些飘忽,语气却很镇定:“等这个假设真的存在再说。”

郑孝雅扑哧笑了出来,心里却还是有点安慰的。

看来胜励的一往情深也不是没有回应的嘛。

在切蛋糕之前,宋知苑跟着郑孝雅两人结伴去了洗手间,准备补妆,郑孝雅正在里面调整内衣,所以让宋知苑在洗手间外面等她。

宋知苑靠着墙准备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下有没有短信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吓了她一大跳。勉强稳住心神,看着眼前这个额头上都是汗的男人,宋知苑轻声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该不会是变态吧/(tot)/~~

男人穿着西装革履,他好像很紧张的样子,但是还是勉强让自己冷静一点,磕磕巴巴的说着:“小姐……刚才刚才我在一楼看到你……恩,我……我们能做个朋友吗?”

宋知苑脸上都是讶异的表情,看来她这是被搭讪了?

郑孝雅从洗手间出来冷不丁看到个个头高大的男人堵在门口吓了一跳,后来定睛一看,发现这个西装男正有些紧张有些期待的看着宋知苑,而宋知苑明显一副‘你逗我玩呢’的表情,顿时郑孝雅就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是被搭讪了呀。

坦白来说,郑孝雅也觉得宋知苑有足够的让人一见钟情的资本。所以以后胜励估计有得烦了。

宋知苑忙向她投去求救的眼神。

看来等下要跟胜励邀功了,郑孝雅这样想着,于是走上前去,嘴角边是一丝丝坏笑,她一把搂着宋知苑的腰,因为郑孝雅要比宋知苑高一点,再加上郑孝雅今天穿的高跟鞋也比她的高,所以两个人看起来还是挺和谐的。

郑孝雅微微低头嘴巴都快贴上了宋知苑的耳边,她小声说:“快笑,暧昧的笑~”

她说话时呼出的热气逗得宋知苑耳朵都很痒,就咯咯笑了起来。

在旁人也就是西装男眼里,这就是一副让人恨不得立马拔腿就走的画面。

郎有情妾无意也就算了,现在佳人的伴侣还是同性,这让他就有点接受不了了,脸上又是青又是白的。

西装男落荒而逃,短短的几秒钟就不见人影了,等他走后,郑孝雅跟宋知苑面面相觑,都扑哧笑了出来,宋知苑是挽着郑孝雅重新回到生日宴会的现场的,她抿着嘴笑道:“没想到这样的方式才是最直接最快速的啊。我算是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