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宋知苑电话响的时候,她去洗手间了并没有带手机,胜励随意一瞟,在看到这串有些熟悉的数字之后,神色一凛,拿起手机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接了起来。

“知苑……对不起。”沈京浩听着那边一直是沉默,他低低道:“真的对不起。”

他其实想说,对不起……

更想说,防着胜励一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多可笑啊,比谁都知道,宋知苑有多信赖胜励,他即使告诉她所有的真相,那又如何,她会在意吗?她会相信吗?更何况,现在的她应该很厌恶自己了吧,很痛恨自己了吧。沈京浩也不再出声了,默默等着她的回复。

胜励一只手慢慢收紧收紧,突然冷笑了一声说:“沈先生,看来你对我的警告很有意见,对吗?”

那边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电话挂断了。

☆、Chapter27.

大好的休息日,宋知苑原本准备一觉睡到自然醒的,这些天出生的新生儿特别多,她都快忙得脚不沾地了,真的只想睡到天昏地暗。哪知道不过早上九点多,她就被胜励的连环call给吵醒了,他说心情不好,要她陪他去吃早餐。宋知苑想到前几天权至龙跟她说的话,只好不情不愿的出门了。

“你心情怎么又不好了?”宋知苑坐在副驾驶座上没精打采的看着胜励道。最近这两天,他天天都以心情烦躁为由让她出来陪他散心,宋知苑都有点怀疑,现在来大姨妈的人不是她,而是他了。

胜励嘴一撇,哼唧了一声说:“最近天气太热了,我很烦。而且我马上就要去新加坡了,又要开始忙碌了。”这种心情不好的理由胜励简直信手拈来,每天变着花样说不带重样儿的。果然宋知苑一下就相信了,她想到好像董永裴生日过后,big棒就要为fm的事情忙碌了,所以尽管对于没有睡个饱饱的美容觉感到不开心,但是宋知苑也没再说什么了。

“过两天就是永裴哥的生日了,礼物你有准备吗?”吃早餐的时候胜励随口问了一句,其实他们过生日哪能缺礼物,光是粉丝准备的整个屋子都堆不下了,之所以这样问只不过是想找个借口罢了。

听到胜励提到这个话题,宋知苑也有些苦恼的撑着下巴道:“我这几天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真的不知道该送什么才好呢。你们认识那么久,应该知道永裴哥的喜好吧?”董永裴能缺什么呢,他们这群人都比她有钱,什么都不缺,宋知苑觉得送礼物这个事情还是蛮让人头疼的。

“他喜欢的东西都给自己买了。”胜励摊了摊手说:“也不用送太贵的,意思意思就行了,吃饱了咱们出去逛逛,碰到合适的就买下来。”

因为胜励艺人的身份,两人也不可能去人多的地方去逛,这样逛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之后,宋知苑还没买到礼物,倒是在胜励的死皮赖脸缠功下,给他买了解暑用的冰袋还有一副墨镜,就在宋知苑以为他们还要继续去附近的小商店去挑选至少是独一无二的新奇礼物时,突然胜励带着她来到了汽车销售店。

看着胜励煞有其事的在翻着杂志选车型,宋知苑腿都快软了,她拽着胜励到一边急急问道:“你该不会是建议我给永裴哥送辆车吧?”真不怪她多想,十分钟前两人还在商量着给永裴买什么礼物比较合适,现在在销售店里胜励居然在选车。

还没等胜励回答,宋知苑就赶紧举着手一脸严肃道:“我大概连这里的车轮都买不起,你是逗我玩的吧?”见宋知苑这样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没钱,胜励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最后都直不起腰了,在宋知苑越来越黑的脸色中他勉强忍住笑说:“你放心,就算你壕气冲天要给永裴哥买车,他都不敢收的。是我要买车啦。”

听到前半段,宋知苑才松了一口气,听到最后一句,整个人又皱着眉头问道:“你又要买车,我记得你现在开的这辆也没买多久吧?”

果然壕の世界她这样的普通人不懂/(tot)/~~

这时候一个销售过来了,一看就是经验比较丰富的人,宋知苑在一旁听着他跟胜励两人不停地冒出一些她不懂的词汇听得也是头大,什么性能啊什么汽车的自重还有油耗啊,就在她都忍不住要先去一旁的待客室去喝杯茶的时候,突然听到胜励开口说了一句她听得懂的话:“恩,我想看看有没有比较适合女性开的车。”

那位销售显然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宋知苑一眼,然后才回过神来看向胜励道:“恩,好好好,保时捷有款车还不错,外形方面受到女性的喜爱。性能方面也不错。”

“那带我们去看看。”胜励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侧过头看了宋知苑一眼说:“走,一起去看看。”

销售立马带着他们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脸上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笑,他做这行挺久了的,其实也看得这位先生是真的想买车给女朋友,这单要是做成了的话,不光是提成,他的业绩方面更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了。

“现代女性追求的不再是比较小巧的车型了,这款系列追求赛车般的驾驶性能,为了使这个系列的运动感更强,都配备了6挡手动变速器,极为重视车身的轻量化。外形外面也很适合女性。看起来简洁大方。”

耳边是销售的介绍,宋知苑根本就听不大懂,只看到胜励罕见的非常认真地去仔细观察全车车漆,还有车顶。他时不时会跟那位销售讨论一下,那些问题她也听不懂,只是看着胜励这样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看入神了。

“你过来试试。”胜励突然对着她招了招手,宋知苑回过神来走过去这才知道他是要她坐到驾驶座上试下感觉,顿时她就懵了:“我又不会开车怎么试啊。”本来她是想去考驾照的,哪知道总是会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发生,然后拖着拖着就一直拖到了现在她还没去考驾照。

“没让你试车,就让你感觉感觉。”胜励不由分说把她塞到了车里,他坐在副驾驶座上,外面的销售像是看财神爷一样看着胜励。

宋知苑是真的彻底被搞懵了:“感觉什么?”她怎么觉得这一天过得这么玄幻呢。

“你握下这个方向盘,然后试试这个驾驶座,看看这个视野感觉如何。”胜励见她呆呆的样子着实可爱,没能忍住屈起手指敲了敲她的额头,惹来宋知苑的怒目而视。

“这么贵的车能不好吗?”宋知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体会,白了胜励一眼说:“你问我这个压根就不了解车的人,真没用。反正坐着是蛮舒服的啦。”

最后胜励选定了保时捷白色的一款车,先付了一个订金。

离开了这家店宋知苑见胜励在开车,本来不欲打扰他的,但是还是没能忍住内心的困顿,咬咬牙问出了口:“你买这个车该不会是自己开吧?”胜励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转过头冲她笑嘻嘻道:“我说了我很有钱的。”

没等宋知苑送个白眼过去,他又开口说:“送人的。这车我肯定不会自己开,你没听那个销售在说这个适合女性开的么……”

如果说这话的人是其他人的话,宋知苑可能还会狗腿的说一句有钱任性壕做友天下有。可是现在说这话的人是胜励,那么宋知苑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敏感,她开始有了很多很多的猜测,然后一颗心慢慢下沉。

“送给谁?汉娜吗?”宋知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胜励因为在开车,不可能去察觉到她表情的变化,只当她是好奇,于是笑了笑道:“汉娜已经有车了,没必要再给她买了。”

所以说这是送给别的女人的?

宋知苑觉得自己很可笑,自从有些懵懂的知晓了自己对胜励的感情之后,似乎面对他所有的情绪都会放大化,似乎会变得很不可理喻。现在只是一点点不着边际的猜测,她都觉得自己内心里那颗叫做嫉妒的种子在一点一点的发芽。

“不好奇是送给谁的吗?”胜励见宋知苑半天没吱声,忍不住憋着笑问道。他在想象,要是她看到这辆车停在她那个小区门口,会不会吓得腿软都不能走路了呢。

男人不是傻瓜,尤其是胜励更不是人傻钱多的那一种,就算是权至龙在追妹子的时候都不会这样一掷千金,胜励就会,但他只会对一个人这样。他就是想把这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来。

同时,他要的不是宋知苑的某一段人生。

他要的是她全部的未来。

所以无论付出什么他都觉得值得,非常值得。

“谁?”宋知苑也没去看胜励,她低着头小声问道。

胜励突然将车停在一边,凑近了宋知苑,拉长音调道:“送给一个笨蛋的。”

两人去吃了午饭,然后胜励送她回家,在小区门口,宋知苑在关上车门之后又下定了决心重新打开,她微微弯腰看着在驾驶座上的胜励问道:“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几乎就是一瞬间,胜励感觉自己心跳都慢了半拍,心头一滞,他突然不想再玩这种游戏了,开始真正地意识到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面前站着你爱的人,你想占有她的每一分,一刻都不想再等待了。

真的,不要再等待了。

为什么要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