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邀请宋知苑小姐于五月十八日在xx餐厅参加董永裴先生的生日宴会。

董永裴凑过来看了一眼,先不说权至龙的字到底好不好看了,他吐槽道:“你这请柬也太不走心了。”

“用得着我走心么?”权至龙盖上笔帽,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字体之后道:“只要胜励走心走肾就好。”

宋知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她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短信不知道是如释重负还是失落,一时间真是百般滋味齐上心头。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只是觉得再也没办法以以前的那种心态面对胜励了,只能像是鸵鸟一样。

抬起腿准备去对面然后搭地铁回家,一辆酷炫到差点闪瞎她的眼的壕车停在了她面前。感慨了一句有钱任性之后,宋知苑就准备绕过这辆车离开,哪知道里面的人摇下车窗喊了她一声,她停下脚步,仔细看了过去,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居然是权至龙本人。

要是宥熙在的话,一定会说——特么的赶紧碰瓷啊!!!这么一个大款在这里居然不碰瓷!!

权至龙示意她上车,宋知苑坐在后座还觉得受宠若惊。

“知苑你还没吃饭吧?”

就这样的,等宋知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权至龙带着去了一家很符合他大款身份的餐厅。

【猜猜我在干嘛?】

胜励收到权至龙这条短信时还觉得莫名其妙。

【?】

权至龙回完短信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宋知苑,微微笑了下。

胜励收到了权至龙的第二条短信。

【突然又不想告诉你了,算了,不说了,拜。】

☆、Chapter25.

宋知苑其实跟big棒其他几人还真不熟,她也不是一个擅长跟别人打交道的人,所以这会儿跟不是那么熟的权至龙一起吃饭真的是如坐针毡。真的是一点话题都找不到,心好累。权至龙还是很绅士的,首先先让宋知苑点菜,当宋知苑翻开还散发着牛皮纸味道的菜单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严格来说宋知苑家里也算得上是富裕家庭。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像自家大哥二哥,还有胜励也会经常带她去比较好的餐厅吃饭,可是也不是这样烧钱的吧,宋知苑在心里算了下,估计两个人随便吃点就是她一个月的工资了。她是这样想的,上次权至龙给了她一张那么贵甚至是有钱都可能买不到的卡,本来就打算请big棒几个人一起吃顿大餐的,只是一直都没抽得出时间来,这次是个机会,宋知苑想了下,自己卡里还是有不少钱的,应该足够了。

于是也有了底气,她抬起头鼓起勇气对权至龙道:“志龙哥,这次就让我来请吧,上次那张卡真的是太贵重了……”说句心里话,这还是权至龙有钱之后第一次听到有女人这样跟他说话,他没能忍住好奇,仔细看了宋知苑一眼,这里的餐厅灯光都很柔和,打在她的脸上,更是衬得宋知苑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就算是见过了各色各样的美人的权至龙,也不得不说一句宋知苑是真的美,胜励的眼光也是真的好。让权至龙满意的是她这样的态度,谁能在乎一顿饭钱啊,但是她有这样的态度有这样的立场那就代表她是个好女孩。权至龙的目光也柔和了很多,那眼神活脱脱一副好大伯的样子:“下次吧,下次你选地方我和哥几个一起,这一次是我唐突了,贸然带你过来,怎么还能让你请呢,还是下次吧。”

宋知苑也是很识趣的人,既然权至龙都这样的态度了,她也不可能因为这个事情一直跟他争执,于是说了声谢谢后就没出声了。她没敢点太贵了,点了个里面最便宜的意面,然后一杯橙汁,小心翼翼地将菜单又递给权至龙,她觉得自己这个心吧,还真是七上八下的,当然虽然不是她付钱,她还是觉得肉痛不已。

权至龙熟练地点好自己要吃的东西之后,对宋知苑笑道:“这里的牛排还有意面味道都还可以。”

这么贵要是味道还不好,宋知苑就要怀疑权至龙是不是钱多了烧手了。

“知苑你最近是跟胜励闹矛盾了吗?”权至龙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冷不丁听到这句话,宋知苑一口水还没下咽差点喷了出来,等平静下来之后,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一点,说:“没有,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其实宋知苑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感受,关于胜励的事情。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要把最近发现的心情告诉胜励,甚至怕,一旦他知道了,他们还可以是朋友吗?还能像现在这样相处吗?

“最近他看起来心情不大好的样子。”权至龙当然不相信宋知苑说的这句话,能拿捏胜励的喜怒哀乐的人可不就是宋知苑么,除了她,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说完之后就紧盯着宋知苑,在看到她脸上有着担忧更有着怅然若失的表情后,权至龙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也不是不在意胜励的么……

“我们胜励呢,别看平常油嘴滑舌的,但也是个很靠谱的人,像在工作上我就对他放心得很,知苑你跟胜励也认识这么久了,他什么性子你应该也清楚,就是那种他要是叫嚷得很厉害,那就是小事,如果他什么都不说,那就是大事。可能是长大了吧,好像对我们这些哥哥也不是那么放得开了,有心事的话也不会跟我们说了,知苑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多陪陪他,这家伙很多时候都是心事一个人扛。”权至龙说着说着就被自己恶心了。

这么个深沉稳重高大的形象,真的是胜励这厮的么…………

宋知苑听得很认真,突然她抬起头迟疑了一会儿,最终下定决心开口问道:“志龙哥,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原本准备继续忍着恶心继续滔滔不绝的权至龙懵逼了。

他一怔,赶紧点点头:“你问,你问。”

“如果……”宋知苑低头咬了咬下唇,低声问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很好很好的异性朋友喜欢上你了,不是对朋友的感情,而是对恋人的感情,你会怎么办?”

一听这话权至龙就觉得不好了,他没有直接回答,反而仔细看了会宋知苑,然后脑子转得飞快,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特么说的不就是胜励么?难道知苑发现胜励对她的感情了?没去想太多,权至龙就说了个比较中肯的答案:“其实要这样理解,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不就是要得到吗?说真的,以友情的名义爱一个人,这个观点我大概不能认同。我觉得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好好想想,自己对对方到底是什么感情,其实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主要还是看对方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感情吧。”

“恩……知道了,谢谢。”宋知苑其实现在心里特别复杂。

她不知道自己对胜励的感情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也不知道要不要跟胜励说,很矛盾的想法,她觉得这样做朋友很好,可是有时候又觉得不好。想要去改变,又不想去改变。她脑子真是一团糟。

最后权至龙还是告诉了胜励他跟宋知苑一起吃饭的事,并给了胜励地址让他来接她。没等胜励过来,权至龙有事就先走了。

胜励火急火燎赶过来的时候,宋知苑正坐在餐厅外面的一个小花坛上看着请柬发呆。

突然感觉到有人站在她面前,她抬起头来看到胜利的第一句话就是:“志龙哥说让我参加永裴哥的生日聚会。”

“你想不想去?”胜励拉起她,两人并肩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宋知苑其实不是特别想去,毕竟都是她不熟的人,不过还是点点头道:“去啊。”她在烦恼要准备什么礼物。

等坐在车上,胜励见宋知苑还在发呆,于是故意转移话题问道:“回神啦,跟志龙哥单独吃饭都聊了些什么?”

“我只有一个感慨。”宋知苑也知道胜励是在努力调节气氛,她自然是要回应的,于是捧着脸叹道:“有才就有钱,有钱就任性,这话说的可不就是志龙哥么……”

即使知道宋知苑跟权至龙什么事都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但是听到她这样说,胜励还是吃醋了。

冲动之下,胜励就带着宋知苑来到了自己的公寓。

宋知苑还一头雾水呢,她一边换鞋一边问道:“带我来你家干嘛?”虽然手因为被他牵着,心里有了一丝丝涟漪,但还是强装镇定,假装什么情绪都没有。

“等下你就知道了。”胜励拉着她来到自己的书房,用钥匙打开镶嵌在墙壁里的书柜,里面居然是一个保险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