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胜励的胸口被她撞得生疼,但这会儿也顾不上自己,赶紧扶着她,急急问道:“知苑,出什么事了?”

☆、Chapter22.

宋知苑脚一软就要跌倒在地,胜励扶着她,这才看到她的衣服都被扯坏了,肩膀都裸露出来,甚至还可以看到白色的内衣肩带,光洁的肌肤上有几道抓痕,她原本皮肤就白皙,这样一看很是触目惊心。白色的上衣上有着灰尘,她吓得浑身都在发抖,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有些茫然地抬起头见是胜励,她这才像是劫后重生般扑到他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胜励当然也不是顺路过来的,一开始他走了之后就让餐厅的一个朋友时刻关注这件事,后来听朋友说知苑一个人拿着包表情很是愤懑出来了,他就知道知苑跟那个沈京浩肯定是吵架了。后来在家里呆了一会儿,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就开车过来了,哪知道往知苑这边来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徐敏儿的车,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赶忙就过来了,刚准备上楼的时候就碰到了知苑。

饶是胜励看到宋知苑这样子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刚想问的时候,就看到沈京浩满脸阴郁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死死地盯着胜励,一下也没避开他的眼神,宋知苑在听到那边的脚步声,下意识地转过头一看,结果发现是沈京浩,顿时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她紧紧地抱着胜励,有些歇斯底里的冲着沈京浩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想想刚才知苑身上的抓伤,还有她刚才的害怕以及沈京浩脸上的表情,胜励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险些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前所未有的愤怒,他先是安抚了宋知苑一下,扶着她坐到一边的石凳上,然后双手插在裤袋里,就像是散步一样慢慢走到沈京浩面前,无论再怎么愤怒,沈京浩看到胜励的眼神时,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在沈京浩心里,胜励这个男人是很恐怖的。

现在胜励看着他就跟看着个死人一样。

“你想干什么?”沈京浩强迫自己也要冷静一点,胜励能把他怎么样?又有什么能耐能把他怎么样?想到这里沈京浩多了一丝底气,终于敢跟胜励对视了。

胜励探出手弹了弹裤子上的灰尘,语气虽是漫不经心,但冷厉得让人忍不住打个寒颤,“恩,不错,沈医生,你又再一次挑战了我的底线。”说完之后他抬起脚对着沈京浩的小腿就是狠狠一踹,原本沈京浩的背上还在流血,一时之间也没反应过来,所以被胜励踹了个猝不及防,他的脑袋不小心碰到了墙壁,闷哼一声,抱着头弯下了腰。

其实胜励是个很能忍的人,只要不触及到他的底线一切都好说,但是一旦触及到他的底线了,那就是要往死里去折磨别人了。对着沈京浩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点儿都没留情,那就是要把他活活打死的倾向。还是宋知苑听到一声又一声的闷哼,心想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这会儿她也没顾得上刚才的害怕还有厌恶了,赶紧拖着有些酸痛的腿往那边走去。

借着灯光一看,她也被吓到了。沈京浩完全被胜励打得不能还手了,见胜励直接从一旁拿起一块板砖就要拍上去,宋知苑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过去,从背后抱着他,眼泪就那样流了出来,湿了胜励的背。她哽咽着开口恳求了:“不要打了……真的不要打了。”

胜励突然苦笑一声,将手上的板砖往地上狠狠一砸,转过头来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你还在乎他?还在乎这么个东西?”

刚才他是真的一点儿理智都没有了,完完全全的有了杀了沈京浩的心,所有的愤怒所有的不理智在她的眼泪的攻击下荡然无存。

“不、不是。”宋知苑摇了摇头,余光瞟到在地上抱着肚子呻吟的沈京浩,眼里闪过一丝惧怕还有厌恶,她低着头哽咽着开口:“我不想你惹麻烦。”

胜励脸色好看了很多,眼神也慢慢开始回温了,他现在完全懒得管沈京浩有没有在场了,直接拦腰抱起宋知苑往楼上走去。他将她放在卧室的穿上,然后去了洗手间在浴缸里放满热水,走进卧室对还在出神的宋知苑道:“你去洗个澡吧,可能伤口碰到水会有点痛,你忍一下,等洗完澡之后我帮你擦药。”

“哦,好。”宋知苑只是肩膀上有几道抓痕,以及腿上还有手臂上有些擦伤,其他的倒也不是很严重,她拿着睡衣去了洗手间,一个人坐在浴缸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再也忍不住了一手捂着嘴巴小声地呜咽起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沈京浩会变成这样,更加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好好的感情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甚至于现在一想到他,她就忍不住害怕。

等到宋知苑出来的时候,胜励正坐在沙发上研究着药箱里的药水还有药膏的使用说明。见她没什么精神的走了过来然后坐下,眼神都是空洞的。他拉过她的手臂,用棉球沾了一点药水,擦在她破皮的手肘处,除了来自于身体条件反射的反应以外,她脸上都毫无波澜。

“我是不是很失败?”宋知苑突然启唇,嗓子有些沙哑。

她脸上有种不正常的潮红,胜励也没顾得上去回答她,探出手抚在她的额头上,发现她有些低烧,说着就要带她去医院,却被宋知苑阻止了,她努力扯出一丝微笑道:“我吃两片药睡一觉就好,现在只是低烧,没有必要去医院。”

胜励拗不过宋知苑,看着她吃了两片药之后就扶着她去卧室躺下,见宋知苑还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胜励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他为她盖好毯子,在这样寂静的夜里,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丝丝慵懒的感觉,奇异的抚平了宋知苑内心的恐惧:“你怎么会这样说呢,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已经为了这段感情做了很多很多努力了。但是,人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我们没有那么幸运,第一个喜欢的人就是对的人,不要因为这样的一个人去怀疑自己,你没错,你很好,会有人好好珍惜你的,一定会有这样一个人的。”

“是吗?会有吗?”宋知苑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低喃着,没有等胜励回答她就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会有的。

胜励深深地凝视着她,那些再也无法压制住的爱意就快突破胸腔。

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我都想给你,无论是属于我的,还是不属于我的,我都想给你。

而伤害你的人,我连自己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是其他人?

一直等看着宋知苑入睡之后,他这才下楼,发现沈京浩已经走了,胜励一个人走到阴影处,冷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现在去把沈京浩给弄过来,对,仓库见。”

☆、Chapter23.

沈京浩觉得五脏六腑都是生疼生疼的,他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却看到的都是红红的一片,想要抬起手擦擦眼睛,却发现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闭着眼睛休息了好一会儿,突然感觉到有人慢慢走近他,在他面前站定,他吃力的睁开眼睛看了过去,依稀能辨认得清是胜励,顿时心里一阵惧怕。

也是到刚才拖着身子走出宋知苑所在的小区,沈京浩被冷风一吹这才回过神来,懊恼不已,满肚子的后悔。他不想这样的,只是在她说了分手之后实在控制不住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了。他不想那样对她的,是想好好珍惜她的,为什么做了自己最最厌恶的事情呢,为什么变成了自己最最讨厌的人呢。他有些搞不清楚了。只是有些绝望地想着,知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胜励一手插在裤袋里,低着头就像是看着一条狗一样看着他,胜励抬起脚踢了踢他的胸口,听到一阵痛苦的闷哼之后,胜励显然很是高兴的样子,他半蹲了下来,有些怜悯的开口:“其实呢,为了我愉快,也为了你轻松,我更倾向于给你一个痛快,不过怎么办呢,一想到如果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知苑可能还会担心你,我突然又不想那么做了。”

“我对你还是蛮复杂的,一边很欣赏你的眼光,毕竟你喜欢的人是知苑,另一方面又很恼怒,你说说,你去哪里当志愿者不好,非要去非洲?你也是很倒霉,但这怪不了我。”胜励露出那无害的笑容摊了摊手:“我的世界里没有规则可言,所以呢,什么背后耍阴招啊不择手段抢女友啊,这种事情你跟我扯道德没有用的。”

“你、你想、想干什么?”沈京浩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眼神有些涣散。

“我这个人还是很善良的,也不可能真把人给逼到绝路上去。”胜励从一边废弃的桌子上拿过一沓文件又走了过来:“我得温馨提醒你一下,你就算去警察局告我也没用的喔。因为呢,这完全只是一场没有及时还高利贷而引起的纷争。”

沈京浩脸上都是血,看不大清楚他的表情,但是胜励想他一定很疑惑吧,自己一向是好人,还是非常乐意给人解惑的。

“你家是有一个中型超市吧?啧啧可惜呢,经营不善,再加上最近又有连锁超市在周围开起来了,抢了大半的资源。”胜励饶有兴致的翻着那些资料,“叔叔呢,哦,就是你爸爸,他很舍不得这个中型超市,先是跟银行贷款抵押了房子,后来又逼得没办法去借了高利贷。忘记介绍一下了,我呢,就是真正的债主。”

“你……太可怕了。”沈京浩缓缓说道,似乎很费劲。

“有点儿意思了。”胜励唤来一个人将沈京浩扶了起来,让他坐在一个椅子上,胜励拖过一张椅子跟他面对面坐着,笑嘻嘻问道:“你想说什么?说慢一点无所谓的噢,我这个人还是蛮有耐心的。”

沈京浩这一刻再也不是惧怕了,反倒豁然开朗了。他毫无畏惧的跟胜励对视着,一字一句慢慢开口:“知苑要是知道真相,一定会离开你的。”

“哦。”胜励有些意兴阑珊的弹了弹衣服上不小心沾到的灰,没什么兴趣道:“真相是什么?没人会关心真相的意义,既然不在乎不关心,那根本不存在真相这一说法,不是吗?”

换句话来说,即使有一天知苑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他都不会允许她离开他的。

除非他死了,就这么简单。

“总而言之。”胜励起身扣好西装的纽扣,居高临下的看了沈京浩一眼:“不要出现在知苑面前了,哪怕只是让她远远的看到你,我也会有很多很多种方式让你悄无声息的消失,你可以试试。”

在走出去几步之后,胜励头都没回,声音在这个废弃而安静的仓库显得很是突兀:“沈京浩,你该感谢知苑的,幸好她没有爱上你。”

知苑。

我们都有着最想拥有的爱情和生活,我知道我会遭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