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见沈京浩还想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胜励觉得这个网也要收一收了,真的不想再跟这个傻逼周旋了,他双手合十,瞟了沈京浩一眼,一边嘴唇微微勾起,道:“拐弯抹角这么久,沈先生不就是想问,我是不是喜欢知苑吧?”

“诶?!”沈京浩完全震惊了。

“是。”胜励没去理会沈京浩的表情,不紧不慢地开口。

☆、Chapter 18.

沈京浩怎么也想不到胜励会这样直白的承认他对知苑是虎视眈眈的,在二十多年的人生中,这是沈京浩第一次无言以对,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沈京浩才面带怒色道:“你果然对她有感情!”他真是气得浑身发抖,胜励就那样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这幅样子,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双手抱胸,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沈先生,要知道你才是那个后来者。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很愤怒,很好,很好,请继续保持下去,因为以后的日子里,你也会一直这样。”

因为生活的圈子一直都比较和谐平淡,所以沈京浩还是第一次看到明明觊觎他的女朋友却还一副理所当然的人,他真是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死死地盯着胜励。

也许是不甘心输给胜励,无论是哪一方面,沈京浩压住满腔的怒气,深吸了几口气慢慢道:“知苑是我的女朋友。”

胜励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窗前,这里的视角很好,可以看到街对面,他隐约看到宋知苑跟汉娜站在包子铺门口排队,眼里一派温柔,再次转过身来,胜励脸上带了些厉色:“在京畿中学读书的时候因为跟当时班上的女同学尹贞恩关系很好,而让这位女同学误以为跟你是情侣,后来呢,发生什么事了,沈医生你需要我帮你回想起来吗?”

听到这里,沈京浩的脸色惨白了。

“有女同学问你跟尹贞恩是不是恋人,你非常认真地否决了,而让当时的女同学都以为是尹贞恩死皮赖脸的缠着你,高中生能做什么呢,无非就是冷落孤立对吧?尹贞恩自杀了,尽管后来抢救回来了,但是也转学了,是这样吗?沈医懦咪小言兑言仑土云生,你来告诉我,情报是不是有误?”胜励靠着墙面带微笑的看着沈京浩。

“话说大学也算是重新洗牌的一次机会吧?至少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不多了,毕竟都过了那么久了对吧?大学时候你倒是谈了一次恋爱,不过好像在毕业前夕那个女生甩了你对吧?据说是有学妹虎视眈眈,跟你当时的女朋友整天争来争去,沈医生,我真的很好奇呢,作为男朋友,你当时难道一点反应都没有吗?还是说你其实很享受这种被人争抢的感觉?”胜励嗤笑了一声,然后拖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不紧不慢道:“所以,你现在跟我说,知苑是你女朋友,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诚然我是喜欢知苑,难免带了些作为情敌,哦,不,你知道的,我可不会把你这样的人当情敌,我是难免带了些私人情绪,如果抛开这些情绪不谈,只是作为朋友,你觉得你配得上知苑吗?沈医生,我今天之所以说出这些事情,不过是因为我不耐烦再玩下去了。”胜励顿了顿,微微笑道:“对了,非常不幸的是,这些事情我能查得到,相信知苑的哥哥很快也能查到。”

沈京浩看着胜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虽然一直以来跟胜励都没怎么深谈过,但他也抱着对方人还不错这样的想法,现在看来是他太幼稚了,这样的人能够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些话,怎么可能是善类?只不过隐藏得好罢了!

“你要把这些告诉知苑吗?”沈京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高中的那件事他下意识地不去想,渐渐地就真的再也没有记起来了,这是一件他只要想起来就忍不住浑身发抖的事情。至今仍然记得那个女孩子被学校的人从洗手间抱出来的时候,衣服上都是血迹。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提这样的事情!

胜励不甚在意的笑了笑,道:“这些陈年旧事你以为我会拿出来脏了知苑的耳朵?”

如果可以,胜励希望将一切黑暗的东西全部遮起来,只让宋知苑看到纯白美好的一面。他希望她永远开心。

“你就不怕我告诉知苑你喜欢她?你就不怕她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对她怀揣的是这样的感情后,不会觉得恶心吗?”沈京浩也站了起来跟他对视着。

后面一句彻底点燃了胜励的怒火,他一手插在口袋里慢慢走向沈京浩,后者警惕的后退了两步,他笑了出来,但是那笑容让人忍不住心里发凉,他说:“管好你的嘴巴。”

胜励当然相信沈京浩没有蠢到那个地步,他怎么会告诉知苑呢。再说了,胜励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事,在他跟沈京浩之间,知苑都会选择相信他。

等到宋知苑跟汉娜回来的时候,两人都提着一小袋子包子还有奶茶,宋知苑见沈京浩没在包厢,一边坐下来一边问道:“京浩呢?去洗手间了吗?”

胜励接过她递过来的包子,笑了笑道:“他接到一个电话先走了,估计是有事吧。”

汉娜眼珠子一转,挪了挪屁股凑近宋知苑说:“你这男朋友不合格啊,走了都不跟你说一声啊,我说小宋同学,你这还不如跟我在一起呢,百合无限好!”

对于自家妹妹的机智,胜励在心里默默点了个赞。果然是亲妹,不动声色上眼药棒棒哒!只是百合无限好是什么鬼!

宋知苑心里也有点不舒服,毕竟这也是第一次介绍沈京浩给汉娜认识,怎么走了都不跟她们说一声?也太没礼貌了吧?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没有看到短信和未接来电,笑意渐渐没了。

一直到回到家洗完澡之后宋知苑才接到沈京浩的电话,她接了起来还没来得及问他今天是怎么回事时,沈京浩就率先开口道:“知苑啊,胜励好像对我有敌意呢。”

冷不丁听到这样一句话,宋知苑已经呆了,回过神来之后便下意识地为胜励说话:“不会吧,怎么可能呢,你怎么会这样想?”

沈京浩听她这样说之后心就慢慢往下沉了,但是还是努力装作轻松的样子道:“就是感觉吧,可能是你们关系太好了,我跟你在一起,他会觉得我把你抢走了。哎,好苦恼啊,今天还想跟汉娜好好聊聊的。”

这个意思是说跟胜励发生了矛盾,然后他逼不得已才走的?宋知苑颦起了眉头。

“可能是你想多了吧,胜励不会这样的。”宋知苑道。

顿时沈京浩那边就没了声音了,没过一会儿两人就说了晚安挂电话了。宋知苑挂了电话之后就给胜励打了个电话,那头胜励也是刚到家不久,声音里带了疲惫:“干嘛?”

“你今天跟京浩发生矛盾了吗?”宋知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

胜励顿时就明白了沈京浩在背后放冷箭了。

极快的理清楚头绪,胜励漫不经心回道:“我能跟他有什么矛盾,大姐你想太多了吧?都是男人嘛。到底怎么了?”

听胜励这语气,宋知苑松了一口气,他还是这样满不在乎的态度,恰好就证明了两人什么事都没有,一切都是京浩想多了。如果真发生了什么矛盾,估计胜励早就扯着脖子跟她说了,怎么会等到现在?还这样满不在乎的态度?

“没事就好咯。”

那一头沈京浩也没想到坑人不成反被坑,他躺在床上仔细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知苑是很信赖胜励的,直接告诉她胜励的感情显然是吃饱了撑的,所以现在只能慢慢让知苑离胜励远一点了。

该怎么做呢。该怎么制造矛盾呢。

他要好好想想了。

☆、Chapter 19.

没过几天胜励就约宋知苑吃饭了,她刚走进比较雅致的包厢就看到权至龙也在这里,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对着权至龙鞠了一躬。今天也是权至龙恰好跟胜励在公司碰到了,然后约着一起过来吃个晚饭,就是听说宋知苑要过来,权至龙也没有任何不适应的状态,不管宋知苑有没有把他当自己,反正权至龙是把她当成自家弟妹处了。一时间气氛也算活跃。

权至龙吃得比较快,主要是他还是有‘当什么都别当浴霸’的觉悟的,很快他就起身准备离开了,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想到有忘记的事情又折了回来,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宋知苑说:“这是前几天别人给我的卡,知苑你应该可以用得到。”说完之后也没管宋知苑是什么表情就直接塞到她手里就走了。

宋知苑后知后觉的拿起卡片一看,差点昏厥了,这可是那家顶级美容室的钻石卡,还特么是终身会员的,权至龙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分分钟让人想跟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永远不分手!胜励抢了过来一看差点气炸了,直接发了条短信质问权至龙为何如此绝情无理取闹。

【这卡我跟你求了好多次了,你为什么不给我?】

很快地胜励就收到了短信回复,一看真是两眼一抹黑,特么还不如不问呢。

【你颜值低了,就这么简单,还想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