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宋知苑很愧疚,自己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怎么这时候才想到自家男友?自己真是太不称职了。

听到宋知苑提到那个废物,胜励脸色刷的就沉了下来,他瞪了她一眼道:“以后别跟他一起去酒吧了。知道吗?”

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让宋知苑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呀?”

“昨天的事情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胜励阴着脸问道。

宋知苑当然还是有一点印象的,只依稀记得沈京浩中途去洗手间了,然后有个很讨人厌的男人过来跟她说话,后来沈京浩过来了,两人就开始打架了,结果参与打架的人越来越多,她想去拦结果被人推了一把摔倒在地上,后来……好像胜励就过来,然后她就不知道了。

“有一点……不过京浩呢,他受伤了吧?!”说着宋知苑也没顾得上去看胜励的眼神,跑去卧室拿到手机之后就拨通了沈京浩的电话,没过一会儿他就接了起来,宋知苑直接噼里啪啦的就开始了:“京浩你还好吗?没事吧?没有受伤吧?你现在在哪?”

沈京浩后来是被酒吧里的一个服务员叫救护车送去医院的。

其实也没有很严重,就是看着很吓人。

可是沈京浩还是不可抑制的感到丢脸了,居然连女朋友都保护不了,他现在有点儿不想面对宋知苑,只是淡淡开口道:“我没事,现在在家,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宋知苑一怔,脸上隐隐浮现出失落的神色,她怔怔开口:“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胜励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卧室,他看到宋知苑这样子就大概能猜到沈京浩说了什么,看来不至于完全没脸么,不过看着她这样子,胜励还是有些气不过,他想都没想直接抢过宋知苑的手机对那头的人一字一句貌似冷静说:“沈先生,作为知苑的好友,给你两个建议,你酌情采纳。第一,以后不要带知苑去酒吧那样的场所了,本来就是人多混杂的,什么人都有。第二,去健身吧,最起码也要能保护自己的女朋友吧?如果保护不了,就不要带她去那样的场所。”

沈京浩完全没有想过胜励这时候会接电话,更加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先是恼羞成怒,后来也冷静下来了,忍着羞愧道:“恩,知道了,谢谢。”

一直到胜励挂了电话之后,宋知苑才反应过来,她抢过手机有些不理解的对胜励说:“你跟他说这些干嘛?!”语气里带了些质问彻底点爆了胜励努力压抑的怒火,他不怒反笑道:“你脑子进水养鱼了?昨天那边有四个人,沈京浩就跟个弱鸡一样,一下就被人打倒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赶到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以为别人揍了他一顿就完事了?宋知苑,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后果?!”

其实宋知苑也不是生胜励的气,她对胜励,哦,不,应该是说对身边每个人都很难有生气这样的情绪,只是她觉得胜励刚才说的那番话有些伤沈京浩的自尊了,所以才忍不住开口的。

这会儿听胜励这样一说,她也是后背直冒冷汗。

宋知苑当然没有幼稚到觉得这世界上都是好人的地步,如果昨天胜励没有赶到的话,她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胜励才会这样生气吧,她不是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以前他住院的时候真的是看每个人都不爽,发脾气是家常便饭,可是后来两人成为朋友之后,胜励都没有凶过她。所以突然间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宋知苑觉得自己太没心没肺了,好朋友关心她,而自己还这样说话……

她上前两步,探出手拉了拉胜励的衣角,却被他甩开。

还在生气……

宋知苑也不认输,又拉了拉他的衣角,胜励看她一副‘大王我错了原谅小的吧’这样的可怜表情,顿时心就软了。

他不是没有原则底线的人,只是一旦她露出这样的神情,所有的原则底线都没有了。

“你这个蠢货!”胜励屈起手指对着她的脑门敲了敲,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你蠢得我都不想跟你说话了。”

宋知苑摸着额头真是敢怒不敢言。

胜励语气缓了缓指了指门口道:“去看看我的内裤干了没有。”

“……喂!”

☆、Chapter10.

吃了早餐之后胜励也没打算离开,今天恰好是宋知苑轮休,两人吃完早餐之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影了。都不是电影发烧友,随便找了个比较搞笑的片子来重温,时间还是蛮好打发的,中午也是随便做了个拉面凑合了,只不过在洗碗的时候,宋知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看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不翼而飞了,整个人都愣住了。

胜励是进来厨房洗水果吃的,一边大口咬着苹果一边问道:“怎么了?不就是让你洗个碗吗?等下晚上带你去吃大餐犒劳你可以了吧?”宋知苑也没顾上去理胜励,赶紧擦了擦手跑去卧室,将包里所有的东西都倒在床上,化妆品粉刷还有口红以及钱包全都散落在床上,她翻了好几圈都没看到,心里真有点急了。

“你找什么呀?”胜励自然是知道她在找什么的,只不过还是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

宋知苑一把抓住胜励的手臂,急切问道:“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那你有没有看到戒指?就是戴在我手上的,居然不见了!这是京浩送我的情人节礼物啊。”胜励一手扶额仔细回想起来,在宋知苑期待的眼神中他摇了摇头一脸茫然:“你是说昨天你po到sns上照片里的戒指?我还真没看到,会不会是落在酒吧了?”

被胜励这样一提醒,宋知苑赶紧去查了下酒吧的电话号码,打过去问了好几圈,那边的经理连连说昨晚清场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客人遗失的戒指。宋知苑有些颓丧的坐在沙发上,仔细想想也是的,酒吧那么多人,谁要真捡到了也不大可能会归还吧?多半是丢了。

宋知苑原本因为沈京浩电话里态度的事情有些小小的委屈,此刻也因为这件事烟消云散了。有些自责自己居然这样不小心,竟然把情侣对戒都能给弄丢了。胜励在一旁冷眼旁观,过了一会儿他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不就是一戒指么,再去买个一模一样的不就够了么。”

“那怎么一样!”宋知苑垂着小脑袋无力地低喊了一句。

最后宋知苑决定去给沈京浩煲汤,然后等下给他送过去,顺便坦白从宽。看着宋知苑系上围裙开始煲汤了,胜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靠着厨房的门没好气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昨天的事情本来就是他不对,自己明明战斗力不行,还要带你去那样的场所,今天在电话里多半又是对你阴阳怪气了吧?宋知苑,你谈个恋爱别这么憋屈好不好?戒指丢了也不是你的错,你又不是故意的,犯得着这样吗?”

宋知苑继续切着胡萝卜,几乎僵持了快一分钟,她才低着头小声道:“……可是这是我第一次恋爱啊。”

两人毕竟是很要好的朋友,彼此也很了解,只是一句话胜励就没再作声了,他知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恋爱,所以她不想太失败,只想好好珍惜,他都懂,可就是因为懂,所以才这么生气。

“其实我跟他的问题我都知道……”宋知苑切着姜片,她头也没抬,低低说道:“可是谈恋爱不就是这样么,两个人哪能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能因为有了问题就说要分开吧?昨天我们去酒吧遇到那样的事本来就不是一开始就会预料到的,他在电话里那样的态度我也很不高兴,但是……因为这样就分手吗?戒指的事也是的,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也是因为我自己不小心啊,而且……最重要的是,从我醒来到发现戒指不见了都快半天了,那么久我才发现,难道我就是对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胜励听了她这番话有些难过。

宋知苑一直都很懂事,他知道的,有时候她被人欺负了也只会笑一下不在乎,胜励倒是气急败坏地说她是圣母,他知道的,就算跟人发生矛盾了,宋知苑都会下意识地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这样的她,他很不喜欢,但是又很心疼。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明明是自己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明明自己没错,可是还是要谦卑的小心翼翼的去跟别人道歉,宋知苑正低头清洗着排骨,露出光洁的脖颈,胜励看着她的侧脸在心里暗暗发誓,他可以忍受各种不公平,但绝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去忍受。

他就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让她随心所欲的做自己。

他就要她任性的活着,在胜励的世界里就是这样,宋知苑错了也是对的,其他人都是错的。

“别这样了。”胜励下定了决心,他看着水槽认真说道:“以后别这样了,知苑,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

宋知苑一怔,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了,她没有说话。

做的是排骨汤,宋知苑先给自己和胜励分别盛了一大碗之后,再把剩下的装进一个保温壶里,等喝完了之后,两个人都觉得舒爽不已,收拾好了这一切之后,宋知苑就去房间换衣服了,准备去看看沈京浩,顺便送上爱心排骨汤。

等她化好妆出来发现胜励离开了,心里还觉得纳闷呢,不是说送她过去的吗?她有些疑惑不解的进去厨房,结果发现流理台上的保温壶也被胜励拿走了,顿时快气炸了。

这家伙居然把她准备送过去的排骨汤全部带走了!

宋知苑赶紧拿出手机等胜励刚接起来,她就吼道:“你是不是把那个汤都带走了?!刚刚问你,你不是还说喝饱了吗!”

胜励戴着蓝牙耳机,一边看着路况一边道:“我留着晚上喝行不行?昨天是谁送你回来的?又是谁照顾你的?你难道不要回报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