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早餐还是蛮丰盛的,吃饱喝足之后胜励擦了擦嘴角开始审问了:“昨天有外人在,我不好问得太详细,现在就我们两个了,你是不是要跟组织汇报一下情况?恩?”

他平静的面容下,全是拼命压抑的怒火。

宋知苑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去吃那些精致的小糕点,道:“昨天不是说得很详细了么,他是跟我一组的医生,就那样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嘛。”

“你这中间已经省略了一万字了。”胜励双手合握在一起,异常认真问道:“你喜欢他吗?”

宋知苑不会知道当他问了这句话之后,心情有多么的忐忑。

只要你说不喜欢,那我就不生气了。

就不生气了。

真的不生气了。

“好废的话啊。”宋知苑白了胜励一眼说:“如果在一起的话不是因为喜欢那是因为什么?”

话音刚落,宋知苑就看到胜励笑了起来,那笑容太古怪了,就连宋知苑都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你干嘛啊?”

“没事。”胜励笑了一会儿又问道:“什么程度的喜欢?”

“诶?”

“好,我换个问题,你们到什么程度了?”胜励表面上完全一副为好朋友着想的样子,但是这样的问题也让未经人事的宋知苑羞红了脸,她恼羞成怒道:“喂!什么什么程度!把你脑子里那些带颜色的想法全部清除掉行不行?!”

“我这是关心你啊。”胜励一脸正色道:“这不是怕你吃亏吗?还有听你昨天说,才刚刚恋爱不过一个月?”

“喂!你也说了不过一个月,这样的问题问着有意思吗?”宋知苑其实也知道胜励是为了自己好,她不善交际,朋友原本就不多,异性朋友能说得上真心话的也只有胜励一个人了,她跟沈京浩是属于同一类人,只听他说过,以前在读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此外也没什么了,他很尊重她,目前两人也就是牵牵手吻吻脸颊罢了。

“知道你是害羞了,不然我问一个问题,你摇头或者点头就好,可以吧?你不要怪我多事,我不是怕你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被人忽悠么……我可是渣男扫描仪。”见胜励说得真诚,宋知苑即使再难为情也只能点点头了。

毕竟是自己心爱的姑娘,胜励也不好直接问她有没有跟别人发生关系,这样太不尊重人了,想了想,胜励选择了比较保险的一个问题说:“有没有接吻?”

宋知苑涨红了脸,最后只能摇了摇头。

胜励悄悄地呼出一口气,好了,其他的问题也没什么好问的了。但是心里的嫉妒一刻都没有平息,反倒烧得越来越旺了,他最后认真问道:“我就想知道你喜欢他什么?”毫不矜持地说,胜励觉得自己比那个沈京浩好多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端着的男人了,假清高恶心死了,昨天胜励故意打趣宋知苑说她在非洲呆了一圈,颜值低了不止一个档次,其实这样的话胜励跟宋知苑之前经常互损,宋知苑也没在意,倒是沈京浩一本正经说着,外表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心。

恶心得胜励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他特别特别讨厌这样虚伪的男人,你不在意外表有本事别喜欢我家妹子啊。

只有男人最了解男人,胜励可以拍着胸脯说,男人最开始被吸引的往往都是外表,就是他当初尽量对宋知苑和颜悦色不也是因为她那张脸吗?胜励无比的喜欢着宋知苑这张脸,又无比的爱着她这个人,不可分开。

所以对于沈京浩搞得全世界只有他一个男人格外清高这一点而言,胜励是非常厌恶他的。

见胜励问得认真,宋知苑也不再难为情了,反倒非常认真地开始回想起来,一条一条数着他的优点:“对人很好啊,脾气特别好,好像都没见他跟谁吵架过,对我也很好……”说着说着宋知苑即使再迟钝,也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来了。

他对我很好,脾气很好。

纵使她之前没有谈过恋爱,可是也看过不下五十本的言情小说,自然知道这几个理由在那些爱得死去活来天荒地老的爱情面前,有些太过单薄了。

胜励听了她的话,笑容慢慢收敛了。

一只手在桌子底下紧紧握成拳。

“这样啊……”他低语。

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宋知苑几乎没有为此心烦过,这一刻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她最要好的朋友宥熙在高中的时候谈过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那一次宥熙晚上跟她睡在一起,两个小女生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那时候宥熙转过头对她说:“知苑,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那一刻的宥熙眼睛里盛满了温柔还有期待。

宋知苑没有恋爱过,自然是懵里懵懂的,她问了一句,幸福是什么?

宥熙说:“幸福就是……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哈哈哈哈!”

她当时不能理解,现在似乎能品出一些字面上的意思了。

猫吃鱼会很满足。

狗吃肉也会很满足。

奥特曼打赢了小怪兽,也很满足。

满足么?

她不知道。

宋知苑拿出手机给已经结婚的宥熙发了一条短信。

【怎样才是爱一个人呢?by.知苑。】

不过两分钟她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于宥熙的。

【你问你家小白毛不就知道了么。-_-#by.宥熙。】

☆、Chapter5.

见宋知苑看着手机眉头紧皱,胜励回过神来问了一句:“怎么了?”

宋知苑收好手机,也实在是内心困惑,于是好奇问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尽管她很迟钝,但是也知道自己对沈京浩是喜欢的,是,她喜欢他,不然也不会在他告白的时候,满心欢喜然后点头答应。可是……爱?她就不确定了。

胜励没有想到宋知苑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先是一怔,然后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很快地就转移视线,压抑内心的冲动低声道:“就是……看到她的时候就想据为己有,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想变成自己的。一种欲望。”

“欲望……”宋知苑还是一知半解的样子,“具体是什么呢?”

“欲望分为两种。”胜励见她正低头看着杯中的果汁发呆,这才开始肆无忌惮的看着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内心的感情,一字一句道:“一种是身体的欲望,一种是心理的欲望,都是占为己有,爱一个人的话,两种欲望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