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

金翅大鹏雕一计得逞,张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

苏既明先是被火灼得触目所见皆是红色,又被风刮得晕头转向,好容易回过神来,只见金翅大鹏雕那牙缝里还挂着断臂残肢血肉模糊的腥臭大嘴已近在眼前,简直呆住了。

羲武一把搂住他的腰,使尽全力往下一沉,呼啸着的火焰从二人上方滑过,他们堪堪躲过了妖物的攻击。

金翅大鹏雕的身形太过庞大,一展翅就已去千米,掉头再回尚需时间,给了苏既明和羲武片刻喘息的机会。

方才那张令人作呕的大嘴的画面虽一闪而过,却深深印在了苏既明的脑海中。那么多的血,残破的人体,这只妖怪才刚刚出土,就已经吞噬了上百条人命!每天缠着他下棋的老祭司,带他去海边捡珍珠的小姑娘,缠着他听故事的小男孩……那些人的音容笑貌犹在面前,可方才短短一瞬,苏既明似乎在妖物的嘴里看到了这些人破碎的断肢和只剩下一半的脑袋。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真的,真的没了。除了给生者留下痛苦,便不剩下任何东西。

强烈的悲怆充满了苏既明的心头,金翅大鹏雕再一次扭头回来,朝着二人进攻之时,苏既明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龙骨剑朝着金翅大鹏雕所在的方向猛劈了过去!

只见一道白光斩向巨妖,那妖物的翅膀被白光触及,翅上的熊熊烈火瞬间被掐灭,它惨叫一声,翅上多了一道伤痕,飞行的方向被改变,几乎擦着地滑了过去!

苏既明也没想到自己急火攻心之时发泄的一斩竟有如此威力。羲武与金翅大鹏雕酣战良久,都只给大鹏雕留下几道小伤,这龙骨的力量着实不可小觑。

须知龙与金翅大鹏雕乃是不共戴天之宿敌,大鹏雕战力非凡,唯有龙能克制它。因此它便爱以刚孵化的幼龙为食,以免天敌长大对自己造成威胁。这一只金翅大鹏雕被封印太久,力量远不及鼎盛时期,而这根龙骨乃是战龙之精魄所化,威力犹在,因此对金翅大鹏雕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金翅大鹏雕受伤,感受到了天敌的力量,疯了一般反扑回来,一心想要毁掉苏既明手中那根龙骨!

羲武带着苏既明狼狈不堪地躲闪着,根本腾不出余力再行攻击,能够守住已是极为艰难。

苏既明心急得发痛。他想不到龙骨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也想不到终于伤到金翅大鹏雕之后,金翅大鹏雕恢复得那么快,且越来越凶猛。难不成,这妖物真的就无法对付?他们所有的人,今日要丧生此地了吗?

狂躁的金翅大鹏力量比先前更甚,它身上的火被它带起的风裹挟着如箭雨般朝着苏既明和羲武射来,一道火擦着苏既明衣角飞过,立刻将他的袍子燃了起来!

这火乃是妖火,羲武试图用风压灭,火却越烧越旺,烫得苏既明剧痛无比,连忙脱去衣服丢开。

风越来越大,火点越来越密集,金翅大鹏雕不断冲向苏既明,羲武再拉他不住,一股强风将二人分开,苏既明一头坠下海去!

“天涯!”羲武急得大叫道!

这东南西北四处刮的风乱成了一团,苏既明落到海面上,又被风托住,他亦分不清究竟是大鹏雕带起的风还是羲武操纵的风,只觉得这风活得像个人一般,突然又被重重推了下肩膀,头朝下跌入海中,呛了两口咸涩的海水。他浮出海面,大鹏雕正在海上盘旋,伺机继续进攻。

苏既明向方才那般挥动着龙骨剑朝大鹏雕劈砍,然而龙骨带出的白光被大鹏雕轻松避开了。它有了前车之鉴,格外关注着那根龙骨,苏既明根本无法再轻松伤到它。

金翅大鹏雕瞅准时机,猎鹰捕食般猛地降下,利爪朝着苏既明抓去!

苏既明人在水中,无法自如行动,大鹏雕巨大的钩爪能轻松抓起一条战船,他如何躲得开?急急忙忙挣扎起来,想像羲武那样御风而行,可即使有龙骨在身,他亦掌控不了风与水。眼看大鹏雕巨大的钩爪已经覆盖了他的头顶,下一刻就要合起将他碾碎,一道强劲的风刃飞过来,正割在大鹏雕趾上,划开一道伤口,蓝色的妖血流了出来。

这一道风刃让大鹏雕的钩爪抖了一抖,攻击迟缓片刻,给了苏既明苟延残喘的机会。他挣扎着半个身子浮在海面上,龙骨剑朝着妖物的钩爪刺去!

龙气刺伤了金翅大鹏雕的钩爪,它哀叫着离开,暂时放弃了攻击苏既明的打算。

羲武立刻落到海上,一把拉起苏既明,死死抓住他的胳膊。他一个字没有说,但苏既明感觉到羲武的紧张。方才若不是他及时搭救,苏既明就要丧生于雕爪之下了,这样的惊吓让他的心脏几乎停跳。

而苏既明却望着自己手中的龙骨发呆。

他能够感觉到龙骨那强大的力量,然而几次攻击之后,他也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无法驾驭这股力量。方才他赶到海边时羲武正处于危险之中,他来不及多想就投入了战斗。他本想与羲武一起并肩作战,可这样的东西拿在他手里只是浪费。羲武乃是拥有龙的血脉的大祭司,假若将龙骨给他,他或许会有驾驭这力量的方法!

苏既明一把将龙骨塞到羲武手中:“你拿着!”

羲武略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这里又是火烧又是狂风,苏既明之所以能支撑住,全赖这根龙骨所赐,失去龙骨,他就恢复了肉体凡胎,只怕自身难保。

“我驾驭不了,你试试。打败那妖怪,只有靠它了!”

羲武没有立刻接。一番战斗之后他亦发现苏既明或许不能发挥出龙骨真正的力量,可是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他不敢让龙骨离开苏既明。

苏既明看穿了他的担忧,道:“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你送我回岸上,我会躲起来。”

羲武用力皱了下眉头。拖累这两个字如针般扎了下他的耳朵。苏既明所指的应当是情蛊。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茬,他全然只是担心苏既明,却不料苏既明更怕会因情蛊影响他。然而此时他没有时间阐明自己的心意了。

苏既明见他不肯接,一把将龙骨丢进他怀里。羲武不得不接了,手指在触及龙骨的刹那,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贯通他的四肢百骸!

☆、第四十九章

方才与金翅大鹏雕战斗良久,羲武早已疲了,虽还强撑着,但精神的萎靡无法掩盖。然而拿到龙骨之后,他全身突然绽出一股清冽刚强的气,人又变得神采奕奕,简直充满王者风范。

龙骨一离手,苏既明却立刻感到了痛苦。这海水被金翅大鹏雕的火烧得几乎沸腾,连风都是夹着火气的,方才有龙骨护体,苏既明尚能承受,此刻失了保护,剧痛顺着他的脊椎一路往上,令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得到了龙骨,羲武只觉自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他立刻用风包裹住苏既明,为他屏蔽了刀山火海。

苏既明隐忍道:“你送我回岸上吧。”便是想与羲武并肩作战,没有龙骨的他什么也做不了,留在此处唯恐拖累了羲武,在应付金翅大鹏雕的同时还要分出精神来保护他,他宁可自己找一处地方躲起来。

羲武惜字如金:“不必。”

从前祥和安宁的乌蛮寨已成了一片火海,所有的建筑、树木都被烧着,浓烟滚滚,岸上只比海里更危险。他不会让苏既明离开他的视线,否则他才真的会无心战斗。

护住了苏既明,羲武握着龙骨,眼观鼻鼻观心,全心全意地感受起了龙骨的力量。

在天上盘旋的金翅大鹏雕忽觉一股龙气冲天,来自于天敌的气息让它本能地感受到强烈的威胁,愈发躁动,连续凄厉地鸣叫起来。然而这股龙气让它心怀忌惮,踌躇着没有再立刻进行攻击。

很快,金翅大鹏雕越来越焦躁。它感觉到下方的力量正在变强,对它的威慑也愈发厉害了,这种力量让它不安地想要远离,可它也知道如果不加以抑制,这股力量将会成长到将它覆灭。

终于,金翅大鹏雕俯身朝着羲武和苏既明冲了过去!

羲武闭着双眼,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流淌,他与苏既明不同,他并不是借助龙骨的力量,而是龙骨自发地将自身的力量灌注到了他的体内,令他的感官大大增强,与外界的沟通和交汇被神秘的力量联接,使他即使不用眼睛看,也能感受到一切。

海水的起落,风的流淌,火的灼烧,都成了可以量化的物质,当感受强大到一定的程度,下一步便是操纵!

金翅大鹏雕越来越靠近,它身上的火种随着它翅膀的煽动成了无数火球朝着羲武袭来!苏既明心急如焚,可他见羲武如此沉稳,咬咬牙,也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听,全然地信任羲武。羲武对外界的侵袭完全不为所动,因他能够衡量,这样的攻击对他已不能构成威胁!

“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