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

羲武被那声波震得倒飞出去,他极力控制着身形,看见眼前的景象,只觉浑身冰凉——他用尽全力的一击,竟然只是在金翅大鹏雕眼间划出了一道伤口,对这只庞然大物的行动没有任何限制!

实力之悬殊,已经注定了他不可能赢。就连一丝一毫的可能都没有!

金翅大鹏雕掉头直下,朝着羲武扑了过来!它的利爪能够瞬间将战船捏得粉碎,它的牙齿能将钢铁咬穿,羲武如何敢与他硬拼,身体迅速下沉,直落到海面上。他本欲在海面上停下,然而方才那一击耗去了他太多的力量,他刚刚被充盈的体能此刻又几乎见底,一个不稳便落入海中。

金翅大鹏雕从海面上掠过,没有抓到羲武,又飞到了上空。

羲武从海水里翻出,望着天上那只遮天蔽日的巨兽,闻着周遭的血腥之气,心中竟也有了几分绝望。圣物出土,他已见空虚的力量得到补充,他以为这是一个机会,能够制伏妖物,拯救他的族人,然而他还是太过高看自己了。金翅大鹏雕的一根羽毛便与他身体同长,他竭尽全力,就连拔下一根雕羽亦是艰难,凭他一人之力,不可能阻止妖物。难道他的族人,难道中原的无数百姓便要就此葬身于雕爪之下了吗?!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东西能够镇压这只嗜血凶兽?!

戾气所化的怪物与羲文缠斗不休,苏既明想要逃走,却寸步难行。他肉体凡胎,没有羲文羲武那样的能力,仅仅是在怪兽周遭,他便被戾气侵蚀得痛苦至极,寸步难行。他痛苦地蜷起身子,连呼吸都觉困难,用力抓着自己的衣襟,也难以喘上一口气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羲文一次又一次被怪物击倒。

“太胥!”

羲文当真是鬼迷了心窍,即使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执着地相信怪物会变成这样只是因为太胥死了太久尚未回魂。他对族人下尽狠手,偏偏对怪物处处留手,以至于被怪物压制得极为狼狈。

苏既明强忍着痛苦道:“没有……太胥……这怪物占了你的太胥的身子……你别傻了……”

羲文狠狠瞪了他一眼,然而怪物再度逼近,他不得不迅速后退。

怪物一拳砸在羲文面前的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来。羲文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性命遭受威胁,此刻终于恼了,集结全身的力量,他所立之处周遭数米的土地凹陷出一个大坑,水如喷泉般从地底涌出,朝着怪物激射过去!

这一次羲文终于下了狠手,一滴滴水珠如针一般锋利,在那怪物身上刺出数个孔眼。怪物痛苦地大叫,想要报复羲文,却被羲文立起的水墙控制住了。

羲文双目赤红,勉力支撑着,目光盯着水墙之中的怪物,心在考量。这怪物与太胥究竟有几分相像,他又有几分可能将怪物变回太胥?

那怪物拼命撞着水墙,一力想要出来。它浑然不知痛为何物,被水墙和水针切割着,身上的肉块掉到地上,它都浑然不觉,只认准了向外冲。它这样的劲头,让羲文觉得很是熟悉,像极了当年妄图离开乌蛮的自己,那个愚蠢的自己……

就这一错神的功夫,水墙轰然坍塌,怪物冲了出来,一把扼住羲文的脖子,将他高高举了起来!

羲文浑身是伤,此时已无力反抗,怪物的肉块间不断渗出脓水,那脓水能够侵蚀活人的肌肤,羲文痛叫着挣扎起来,双手抓住怪物的手指试图掰开,却都只是无用功。很快,他脖颈处的肌肤被腐蚀得血淋淋。

“太胥!太胥!”羲文最后尝试着呼唤他的名字。

怪物的手越卡越紧,羲文蓝色的长袍已被鲜血浸润成黑色。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地上的水向他聚拢,在他手中凝结成一柄长长的水剑。他颤抖着将那水剑向前递去,抵住怪物的心口。他不知道那恐怖的血肉之下有没有一颗心脏跳动着,这一剑下去能不能剜出怪物的心,但他必须杀了这只怪物!

怪物全由戾气化成,不知生死,不知恐惧,水剑划开了他胸口的血肉,他没有半点退缩,球般大的两只黑洞洞的眼睛死死盯着羲文,映照出他垂死挣扎的痛苦模样。

水剑没有继续深入,羲文望着那颗面目全非的头颅,牙关战战。这副恐怖的模样,将他的坚持、他的执念以及他最后一丝力气抽干,他手中的水剑毫无征兆地化成水珠碎了一地,他的身体也软了下去。

怪物不为所动,依旧高举着已油尽灯枯的羲文,羲文的颈部被脓水腐蚀得已可见白骨。与此同时被腐蚀的还有羲文不服输的一口气。他是全然地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自作自受。

族中长老的预言全都中了,太胥一生与灾难相伴,生命终了时遭致巨大的毁灭。然而不详的人从来不该是太胥,而是羲文自己,从头到尾,从始至终,都是他将太胥拖入重重深渊中,也是他在太胥死后将太胥留存世间的尸骨变成了一具彻头彻尾的怪物。

羲文缓缓抬起手,伸向怪物的头颅。他的意识已经模糊,手中的水珠跳跃着,却再难凝聚成任何襄助他的物事。他闭上赤红的双眼,睫毛上沾了一层濡湿。他的嘴唇艰难地动了动,却再发不出声了。

“对不起。”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片刻后,中段已被腐蚀成一片白骨的羲文从怪物掌中滑落,毫无生机地摔在地上。

他死了。

杀死了羲文,怪物转身又朝着苏既明冲了过来。这怪物没有人识,被戾气驱动,只知杀戮,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动。

苏既明被强大的戾气困得难以动弹,见那怪物逼近,心生恐惧,手在地上胡乱摸了摸,只想抓住什么能够防身的武器。突然,他摸到了一根长物,手感并不陌生——羲文落下的龙骨,被风吹动之后,竟滚到了他的脚边!

☆、第四十七章

苏既明抓住龙骨,突然,一股奇异的力量注入他的身体,束缚着他的戾气瞬间被驱散。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一股极为刚强清正的气充盈他的身体,令他通体舒泰,酸痛与苦楚尽数消失了,仿佛有用不尽的力气!

那怪物朝着苏既明扑过来,苏既明就地一滚,躲过了怪物的攻击。他自己都为自己的反应之敏捷吃了一惊。他到底是个文弱书生,平日里手无缚鸡之力,有时反应虽快,身体却跟不上思维,因此难免孱弱些。然而此刻,他身随心动,无比迅捷!

怪物一击不中,迅速扭头,再次朝着苏既明扑过来!

苏既明灵活地躲闪着,那怪物竟不能伤到他分毫。苏既明只觉自己越来越有力量,不由抓紧了手中的龙骨——他已然明白,这股奇异的力量乃是自龙骨而来。龙之骨乃是圣灵之物,所以才能将妖性极重的金翅大鹏雕封印千年。只是龙骨埋藏千年,又镇压着凶兽,积攒了许多戾气,才会化出那只妖怪来。如今戾气离体,它便恢复了刚强清正。

怪物的拳掌堪堪从苏既明耳畔擦过,黑色的雾气笼罩在苏既明眼前,让他忽觉心中一口郁结之气溯回直上,要从喉间溢出。

恨!

他好恨!

羲文也好,魏琼也好,熊莱也好!他们觊觎圣物,各使手段,都为了复活或拯救自己所爱之人。他们或将别人的性命视如草芥,或不惜生灵涂炭,又或者心中存留了几分良心和不忍,只是与自己钟爱的人比起来,旁人就都不值一提了!

那些人,凭什么!难道他便没有所爱之人吗?他的祖母,他的苏砚,他那么多死去的亲朋好友,难道他心中就没有不舍和痛苦,难道他不想令人死而复生,难道死在这里的乌蛮人和汉人士卒没有亲朋,没有爱人?!他们凭什么要为那些可恨的私心被欺凌,被杀戮,被夺走一切?!

这世上的人都是自私的,苏既明也绝不是无私的圣人,可人生在世,总有天道公理四个字。偏就那些人,各个都以为自己是世间的主宰,对命运不甘,要行逆天之事,而旁人就都成了踏脚石,死了残了也没什么相干。他们却也不想想,这些被牺牲的被无视了的人之中,或者就有一两个他们在乎的人?而被牺牲者的亲朋之中难免亦有几个如他们这般疯的,一环复一环地闹下去,终有一日,他们的心头肉,甚至他们自己,也终将是被残虐之人!

因为这世上,活着的,呼吸着世间尘埃的,会爱的,会痛的,会恨的,不是只有他们一个!无论皇帝还是乞丐,都没什么特殊,爱恨情仇生死纠葛,只是个人心中幕布后一出走马灯的戏,轰轰烈烈顶了天也冲不破一颗心脏两瓣肉的围壳,谁又能真的对谁感同身受?可若是以为这世上只有自己一人才真有爱恨,便是大错特错!!!

世间任何人,只能够支配自己,而无权主宰他人!否则,就必将如羲文这般付出沉痛的代价!

“啊!!!”苏既明抑制不住地大叫起来。

纯正的力量充盈他全身,他心底是从未有过的清明。那怪物再度咆哮着朝苏既明扑来,苏既明沉着地双手握住龙骨,如握剑一般,用力朝着那怪物劈砍过去!

巨大的怪物猛地停住了脚步,发出痛苦的怒吼声。它周身的黑气如被撕碎般散开,恶心的血肉上出现裂缝,黄色的脓汁溅了一地。那怪物犹不死心,奋力挣扎起来,身上的裂缝越开越大,苏既明方才这一剑竟是将它开膛破肚!

苏既明在树墩上借力一跃,飞扑到与那怪物头颅齐平的位置,大喝一声,手中的龙骨朝着那怪物的头顶刺去!

龙骨插进怪物的脑袋里,它的咆哮声瞬间止歇,巨大的傀儡怪物轰然倒地!

苏既明轻盈地落在地上,拔出龙骨。雪白晶莹的龙骨上,竟不沾染半点恶心的血水与脓水。

怪物被龙骨碰到的伤口开始迅速坍缩塌陷,方才无端端生出来的血肉渐渐化成一股白气消弭在空气中。脓水被土地吸收,片刻后,戾气散尽,地上躺着的,依然是多年前在天火中残存下来的那具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