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

他笑道:“来不及了,大哥。”

刚拿到长骨之时,他并未察觉此物有何奇异之处,然而随着大地震颤的加剧,他渐渐感受到了长骨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正在释放。这一路跑来,他不断地将自己的力量注入长骨之中,长骨本身的力量也释放地越来越快,有什么正在呼之欲出!

羲武猛地出手,带着风力的一拳向羲文砸去,羲文以长骨为剑,挡下了羲武的攻击。羲武这一拳砸到长骨上,长骨毫寸未动,羲武却被自己的力量弹回,硬生生被弹出数丈远!

羲文亦没想到这圣物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不由喜出望外。然而这股力量渐渐变得浑浊,蠢蠢欲动的力量再难以封存。羲文只觉手上越来越沉,无法把持!从来没有人取出过圣物,它虽有能令白骨逢生的传闻,可羲文亦不知该如何操纵这股力量。羲武被暂时压制住了,羲文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坚持多久,在圣物失控之前,他心一横,决定铤而走险,将圣物中溢出的力量一力向太胥的尸骨倾注过去!

羲武被圣物弹开之后,本想再度上前阻止羲文,夺回圣物,然而他只觉整座岛屿的气流变得愈来愈紊乱,无名的力量正在对冲,他所熟悉的力量向外扩散,令他陌生的力量尝试入侵,他的身体如同被撕裂一般痛苦,令他难以再上前,紧紧抓着权杖将身体蜷缩起来。

苏既明赶到老椰树下,然而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令他瞠目结舌——

太胥那具经年的白骨在圣物力量的灌注之下,竟动了起来!羲文本将碎骨片拼出了大致的人形,那些碎骨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粘结,当年被天火灼烧缺失的地方亦长出了新骨,没过多久,那具白骨竟已有了完整形状!

无论是羲武还是苏既明,他们都从未相信过圣物能令死者复生的说法。圣物并不是一件死物,它有它的“意志”,有它的目的。它给予乌蛮人力量,是为了让乌蛮人守护它不被有心之人窃取;它给予觊觎它的人天罚,是因为它不愿离开圣泉的泉眼。它的一切力量都是为了能让它自己安然留在原位而存在的,结合圣物出土将会招致灾难的传言,苏既明更相信所谓的圣物其实是一道封印,布下封印的人为了不让人破除封印才给了它其他的能量。这样一件东西最终的目的怎么可能是为了让区区一个死人复活?这道理无论如何也说不通!

然而即便他们从未相信,可眼前发生的一幕当真令他们不能不信!

白骨已有了模样,紧接着,白骨上竟然长出了红色的新肉!

羲武还在被莫名的力量折磨着,苏既明被这一幕所震撼,连呼吸也凝滞了!

就连羲文自己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复活太胥,这固然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的执念,然而执念归执念,究竟有几分把握,他自己心里也是没底的。他拼尽一切所做的事,更像是一种发泄,即便救不回太胥,也要用他的满腔恨意毁掉由圣物构造的世外桃源!然而传言成真了,多年执念终于成真,羲文的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狂喜的情绪!

随着尸骨的重生,圣物亦仿佛有生命一样颤动起来,封存已久的力量迅速外溢,羲文已快把控不住。那股力量又强大又邪恶,羲文就只是握着,都能感到邪气侵体,令他心神几近溃散,难以再坚持。然而若是此时放弃,又唯恐不能令太胥成功复活,他便咬牙硬撑着,继续将圣物溢出的全部力量灌注入太胥的尸骨中。

红色的肌理迅速生长,速度越来越快,只是转瞬,太胥已大致有了形状。

可惜好景不长。

很快,苏既明从太胥的尸骨上发现了异常。

骨骼和血肉还在不断生长着,越变越大,已经超出了常人该有的体型,然而生长依然没有停下。在羲文的记忆中,太胥是个清瘦的家伙,养生的圣泉水似乎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益处,他比同龄的少年个子更小一些,吃多少也不见长肉,胳膊腿细得经不住风吹。可是如今,那具尸骨已然变成了一具彪形大汉,却还在加速膨胀。血肉之上没有肌肤,一层又一层虬结的肉体在原有的肉体上结起,这样的画面令人恶心作呕。

他的脑袋已长得有三尺宽大,原本的眼窟窿里生出两个漆黑的肉球,腥臭发黑的脓汁从血肉里流出,被脓汁浸染的土地迅速坍塌枯陷,羲文的鞋子沾到了脓汁,迅速被灼出一个洞来。他痛叫一声,后退了两步,不可思议道:“太胥?”

“住手!”羲武终于压制住了体内力量的对冲,满身的汗如同刚刚出水,他被对冲折磨得几乎虚脱。然而扛住之后,他却比方才消耗过甚之时精神了不少,体内已枯竭的力量竟又迅速凝聚,仿佛重生了一遭。他喝道,“羲文,放手!那是白骨的戾气!”

太胥没有被复活,人死不能复生,眼下生长的这个根本不是太胥,而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即使离了丈远,羲武都能感觉到强烈的戾气!白骨在地底埋了数千年,它让这座海岛充满了灵气,吸收了全部的戾气,而如今离开了圣泉水,它的力量难以维系,千万年积攒的戾气迅速涌出,却被羲文尽数逼入太胥的尸骨中。这具尸骨,已成戾气的化身!

“不可能!”

羲文因强行透支力量,又被戾气侵体,牙关一松便喷出一口鲜血!随着怪物的膨胀,他的容颜迅速枯萎,脸色青白若树皮,他怪叫道:“不可能!是太胥复活了!”

羲武权杖一指,一股劲风射过去,羲文哪里还扛得住,手一松,白骨落地,他如同一根木棍般被击飞出去,身体重重撞到老椰树上!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划破长空的鸣叫声响起,一团金色的火球从圣泉水中炸开,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将整片岛屿映成金色!

人们以为是被天火灼烧的苏砚出水,又以为是天火再临,然而待刺眼的光芒稍稍退去,他们再定睛一看,那竟是一只巨大的能够遮天蔽日的金翅火鸟!它双翅一展,竟有数里长远,仰天长鸣,鸣声震耳欲聋,天地色变!

苏既明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他曾阅读过的光怪陆离的图志在脑海中浮现,对上这令人震撼的一幕,他颤声道:“这是……金翅大鹏鸟?圣物……是龙骨!”

☆、第四十五章

金翅鲲头,星睛豹眼。振北图南,刚强勇敢。变生翱翔,鷃笑龙惨!抟风翮百鸟藏头,舒利爪诸禽丧胆!

苏既明阅书无数,曾在古籍图志中见过关于金翅大鹏雕的描述。金翅大鹏雕与龙皆是上古神兽,早已湮灭于尘世间。他从书中读来,只作神怪奇谭,却不信世上有此异兽。而今亲眼所见,竟一一与书中所言相映衬,苏既明终于相信,这世间真有金翅大鹏雕,且就被封印于乌蛮族的圣泉之下!

金翅大鹏雕,以诸龙为食,乃是龙之天敌!它性情暴戾,贪吃好杀,甚至以龙为食,而这世间若有能与金翅大鹏雕为敌的,便也只有龙!羲武曾说过,他们一族祭司的力量,乃是龙的力量,却不知龙在何处。年代久远,上古的故事流传至今,便只剩下零星片段,如今的族人甚至连圣泉水中埋藏的圣物真身究竟是何也不清楚。然而依种种迹象看来,所谓圣物是一道封印,封印被破除,金翅大鹏雕重现人间!那么那道镇压了金翅大鹏数千年的封印,也必然是蕴藏着龙之神力的龙骨了!

羲武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只冲天金色巨兽:“金翅……大鹏……”

关于金翅大鹏雕与龙的传说,他也是听说过一些的,在乌蛮族的古籍中就有关于上古大战的记载,亦有传闻说他们体内有龙的血脉,不过他和苏既明一样,这些远古的故事他只做神话逸闻,听过也就罢了,并没有跟圣泉水下的圣物联系在一起过,更没有想到,他们一直以来守护的圣物便是镇压金翅大鹏雕的封印!

海岸边的族人们早已发现了寨子里的不寻常。族中人都是见过十年前太胥遭遇的天罚的,因此当天雷再现,他们就已经知道族中圣物怕是被人盗了,再顾不上那些官兵,纷纷冲进寨子里。

海岸边的防线一退,数辆战舰又开了回来。曹昆重新整合了手下人马,许以承诺,只要有人能够取出圣泉水下的圣物,立刻封爵,赏银千两。重赏之下必有勇士,在利益的驱使下,不少士兵又开始蠢蠢欲动,而他们在海上亦看见了乌蛮寨遭受天火的场面。

他们对于乌蛮的圣物可谓一无所知,羲文勾搭上魏琼之时,圣泉水的好处都照实说了,却偏偏隐去了天罚的事,因此谁也不晓得觊觎圣物者竟会有那样的下场。他们看见乌蛮族被天雷击打,曹昆猜测此事跟羲文有关,便鼓吹了一番羲文的本事,说他们现在回去只需要拣现成的便宜便是,加之海面突然变得特别平静,于是军队立刻掉头。

当第一艘战船刚刚在岸边停靠下的时候,他们突然感到大地剧烈的震颤,接着就是划破长空的嘶鸣,金翅大鹏雕从龟裂的土地中钻空而出,直上凌云!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了!

金翅大鹏雕挥动翅膀,巨大的翅翼扇出一道强风,岛上燃烧着的建筑与树木猛地拔地而起,被狂风吹动着朝海面飞去!

曹昆根本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觉一股无比猛烈的强风吹来,巨大的战船被吹得几乎直立起来,幸亏船已经抛锚,不然连这艘重达千斤的船亦要被吹飞出去。他从未感觉自己如此轻盈,就像一片纸,被那风刮得瞬间腾空,好在他眼疾手快抓住了船舷,人在空中轻飘飘地荡了荡,总算没落下海去。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如他这般幸运,只听周遭一片惊呼和惨叫声,无数士兵被卷到空中,还未及落下,又被从乌蛮寨里飞出来的铺天盖地的火木击中,燃烧着落入海中!

曹昆回头一看,十艘战船竟有五艘被风吹得直接翻覆了!

那金翅大鹏雕仅仅是一扇翅膀,就带来如此劲风。曹昆对于乌蛮族祭司的异能早已有所耳闻,因此看见羲武如此厉害,尚有心理准备,可不知这打哪冒出来的巨大怪物,真真是把他给吓得魂飞魄散了,脑海中哪还记得什么任务和圣物,惊恐地大叫道:“撤!快撤!”

然而到了此刻哪还来得及?无数士兵落海,不少直接就被火木砸沉到海底去了,剩下的哭爹喊娘乱成一锅粥,不知长官在哪,不知军令为何物,有的拼了命地往往上跑,有的稀里糊涂地往海中游,海滩边简直像是一锅被下了的饺子,再没半点军队的样子了。

金翅大鹏雕乃是嗜血嗜杀之物,被封印千万年,戾气愈发沉重。先前岛上大战死了不少人,血腥气与肉的焦味弥漫在空气中,更添了它的魔性。它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猛地掉头之下,朝着海岛某一处俯冲下去。

只听几声惨叫,那金翅大鹏雕再次凌空而起,嘴里竟叼着数个乌蛮族人!只见它大嘴一合,瞬间残肢飞溅,残破的头颅和手脚从空中落下,血洒当空!它头一仰,便将几具人身吞下肚中,张开大嘴又是一声凄厉的嘶鸣,鲲头上长的竟是一张长满利齿尖牙的嘴!

苏既明方才差点被狂风刮走,靠住一根树桩才稳住了,晕晕乎乎回过神,便看到这骇人心神的一幕,简直肝胆俱裂。乌蛮族的谶语成真了,圣物出土,必有大祸!所谓枯骨逢生,重生的根本不是死者,而是这只被镇压千万年的凶兽!如此怪物现世,别说乌蛮族,便是整个中原千万百姓,焉能有安生日子?!这必将是一场生灵涂炭的灾难!

就连羲文亦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谋划竟然放出如此妖怪,而他心心念念想要复活的人如今又成了一团怪肉,往下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