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苏既明轻飘飘道:“去看看覃大人如何了?”

小胡子瞧见覃春这副惨样,简直是喜出望外。覃春养的狗不听他的话了,还咬了他自己,他就再不足为惧了,小胡子也便不用担心覃春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了。要不是这里人多,他恨不得趴在苏既明脚边大叫三声大人英明,此刻也只得忍着,上前去瞧覃春的状况。

覃春挨了一顿胖揍,那些人又岂是会手下留情的?几乎打掉他半条命去。若不是为了逼他说出家中财物藏匿的地点,只怕早已将他杀了。如今勉强还存了半口气在,腿也被人给打断了。

覃春有气无力睁着青肿的眼睛,看到苏既明,像条虫子是的蠕动着想要朝他靠近。苏既明站在原地不动,低头目光怜悯地看着他。片刻后,覃春一口气没续上来,头一歪,昏了过去。

苏既明道:“把覃大人和他的家眷都带回去吧,找个大夫给他看看,若想报仇,追回财物,还请配合本官办案呐。”说罢眼风扫了眼堂中人。覃春的家眷们一个个跪在地上发抖,暗暗咬牙切齿,一定要叫那些地痞好看。

狗咬狗的局面恰是苏既明最想看的,如今覃春也倒了大霉了,那些个匪类鼠辈亦逍遥不了几日,苏既明差人去追逃走的地痞们,又让人把覃春府上的残局收拾了一下便回官府去了。

这下覃春是彻底失了势,苏既明再不必担心他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连走路也轻快了许多,等傍晚忙完公事,苏既明正欲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羲武,出了官府,却见门口停着一抬轿子,轿边立的是魏琼的手下。

“苏大人,魏大人设了酒席,请苏大人赏光。”

苏既明挑眉。最近魏琼也不知在忙些什么,有一阵子没来找他。魏琼的消息很是灵通,大约是今天白天魏琼倒了大霉的事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

既然魏琼都派人来请,苏既明也没理由拒绝,大大方方上了轿便去了。

入了府,下人领着苏既明往里走,穿过花园曲径,只听水声潺潺,再拐一个弯,小桥流水便展现在眼前了。小河上一座水榭,魏琼便坐在水榭里,石桌上摆着几碟小菜,石椅边上两坛酒,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周围一个随侍的人也没有。

下人将苏既明引到水榭边,弯腰道:“大人过去便是,魏大人已等着了。”说罢便退下了。

苏既明没有立刻上前。魏琼自己已经斟了一杯小酒喝起来了,他不知是否发现苏既明已经来了,却没回头看着,而是捧着酒盏望着被风微微吹皱的河水发呆,时而微笑,时而眉头微蹙,似乎心里又觉得高兴,又有烦恼。

苏既明走了过去:“子玉兄。”

魏琼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身边的位置:“你来了,坐吧。”

苏既明在魏琼身边坐下,魏琼亲手给他满上一杯酒:“你尝尝,从京城运来的酒曲轩的五十年谷子酒。”

苏既明诧异地端起酒杯闻了闻,一股醇厚的酒香气扑鼻而来。酒曲轩乃是京中最有名的酒肆,达官贵人宴客用的酒大抵都从那里买,那里的谷子酒也是魏琼的最爱。苏既明道:“子玉兄好酒性。”千里迢迢从京城里运两坛酒来,这般兴致也是绝了。

魏琼笑了笑,指指碟子里的蜜饯果脯:“这是桂香斋送来的。可惜桂香斋做的最好的鲜果点心路途遥远,无法送来。我倒真有些怀念了。”

苏既明捻了一块蜜饯放入口中。京城桂香斋所做的蜜饯,用了特质的香料,品尝时淡淡的桂香萦绕唇舌之间,回味无穷。

苏既明道:“京城来了信使么?”

魏琼点头:“几个月前我给皇上写信,说我想念京城了,他便差人送了这些东西过来。”顿了顿,喟叹道,“真想能早些回去……”

苏既明将口中的果脯吞下,又抿了口酒,却没有魏琼这般心情。他离京的时间比魏琼更早,大约这两年里酒曲轩与桂香斋的厨艺手法有了改进,又或者他离京已经太久,过去爱吃的食物入了口只觉陌生,心里不起半点波澜。

“喝吧。”魏琼敬了苏既明一杯酒,道,“听闻你今天让覃春吃了大苦头了?”

苏既明摊手:“这话从何说起,他是被一群地痞袭击了,如何是我让他吃的苦头?”

“哈!”魏琼指了指苏既明,“你这家伙!”自己又抿了口酒,“好得很。覃春这家伙,早该叫他吃些苦头了!”

又道:“你立了大功,我再敬你一杯。”

苏既明一时有些糊涂:“我立了什么功?”

魏琼笑道:“你是忘了还是糊涂了,你立的功劳,兴许能让我们早些回京去。珍玉翠的烧鹅,梅香斋的杏仁粥,待回去了便能尝到新鲜的了。如今也只能尝尝这些梅子,望梅止渴了!”

苏既明又愣了片刻,忽然恍然——魏琼说的,应当是指上交那颗珍珠的事。先前魏琼派了一支全副武装的官兵出城,果真是回京献宝去了。

先前若是提到回京,苏既明应当是十分高兴的,这是他心心念念已久的事,可如今从魏琼口中说出,他突然只觉得心虚,以及……不安。他垂下眼,喝了口酒,意义不明地说:“是么……”

魏琼笑道:“清哲,你是聪明人,有些事情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也不必瞒你,我此番离京,旁的都是借口,最重要的便是为皇上寻找灵药,使他免受病痛之苦。”

苏既明沉默。

“你取得乌蛮圣物,立下大功。”魏琼轻轻用碰了碰苏既明的酒杯,“清哲……多谢你。”

苏既明举杯与他碰了碰,心里的不安却愈发重了。当日他拿那颗珍珠骗魏琼的时候,便是想着连羲武都不知圣物真身究竟为何物,魏琼便是再有通天的本事也不知晓,拿个假的去骗他,苏既明没想一次就能将他骗倒,好歹让他将信将疑、心怀顾虑,拖延了时间。然而如今魏琼却像是全盘地信了。这么简单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魏琼如此狡猾之人,不存疑心,这可就不大对劲了。

苏既明道:“身为人臣,为君王肝脑涂地亦是应当的,不值当说。然而子玉兄,我有一事不明。你如何就能笃定那乌蛮圣物能治皇上的病?我在乌蛮待了一年有余,都不晓得那圣物竟有如此神奇。”

魏琼摆摆手:“你到底是外人,他们不告诉你也是情理之中的。我亦没有万分把握,然而只要有希望,便要试一试。乌蛮圣物一事,我也是看宫中密书记载的,百年前曾有乌蛮人离开儋州来到岭南,把乌蛮族的事告诉了当地的官员,当地的官员又上书皇室。然而岭南路途遥远,先祖皇帝想着或许是地方官员为了邀宠胡编了个故事,便没有上心,将函书密封了起来。”

苏既明蹙眉。这样的说法,倒是与羲武所言对上了。难怪魏琼竟对乌蛮族中的许多事比自己还了解。只是先前他不肯说消息的来源,如今突然又告诉自己了,这又是为何?

魏琼慢悠悠吃着点心喝着酒:“那密书上写的许多事,如今看来似乎都是真的。假若密书所言不虚,那乌蛮圣物还不仅仅能令人健康长寿,更有甚者,它可以令枯骨逢生。”

“什么?!”苏既明不可思议道,“枯骨逢生?令死人复活?这怎么可能?”

魏琼道:“书上便是这么写的。我亦觉得不可思议,然而乌蛮族人如此神奇,那圣物有逆天的功效,亦并非全然不可能的。”

苏既明干笑两声,不予评价。他倒不是怀疑真假,那圣物都神到这份上了,再神一点也没什么不妥。只不过他没打过圣物的主意,是好是坏,于他而言不过一声惊叹罢了。

魏琼捧着酒杯爱不释手,搭着点心又啜饮了许多口,道:“今次你的功劳不可小觑,待回京之后,你只等着平步青云便是!”

苏既明做出高兴的模样,可心里却着实没那么喜悦,片刻后,他开始望着河水出神。

魏琼察言观色,调笑道:“你该不会不想回京了吧?”

苏既明吓了一跳,忙道:“怎么会!回京……我自然是盼着的,我祖母年迈体弱,膝下唯有我这一个嫡孙,我不能在她老人家跟前伺候着,实在是大大的不孝。”

魏琼表情明显地一僵,然后开始不自然地劝酒:“你再多喝点。”

苏既明被他劝了两杯,脸上已觉得热了。他自知不胜酒力,怕在魏琼面前出糗,魏琼再劝时他便执意不肯再喝了:“子玉兄,你今日究竟打得什么主意,怎么像是铁了心要把我灌醉?”

魏琼道:“一醉解千愁,有什么不好?”

苏既明蹙眉:“愁?什么愁?你便知晓我有愁要解?我最近这日子逍遥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