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

实则苏既明对自己这种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反应感到羞恼,他并非是欲擒故纵,只是情感和理智有了冲突,连他自己也难以掌控。然而当他发现羲武亦是如此的时候,这种羞惭便减轻了不少,继续想要羲武表现出更多,缓解他更多的惭愧。

“呃……以前没有见你如此这般过。”

羲武道:“以前,每天都有,几乎。”

苏既明:“……”所以不急是因为不缺?这……

苏既明,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太他娘的惨了……

沟通的障碍并没能阻止羲武的侵略,然而虽然他的进攻是强势的,同时他也始终注视着苏既明。他不太弄得清汉人的好与不好究竟是不好还是好,这背后又隐藏了怎样的深意,尤其像苏既明这样不爱直抒胸臆的人。而他之所以能够猜到苏既明的内心,只因为他始终在意并感受着苏既明的情绪。

苏既明难耐地扭过头,暗恨自己身体最原始的欲|望竟如此难以抗拒,口是心非地为渐渐溃退的理智而挣扎:“放开,我天黑之前必须回去,还有公务没办完。”

羲武扭头看了眼窗外还大亮的天色,为难地皱了皱眉,显得很勉强:“我尽快。”

苏既明:“……”

他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可这虎穴狼窝却是天壤之别。那三个苗人的羞辱,让他终于明白,抗拒和痛恨的心情是如何激烈并坚决。而他对羲武,从来不是。那只是不甘心三个字用他可笑的自尊和骄傲钩织出的一片遮羞布罢了。

他叹了口气,终于放弃了最后的理智,搂住羲武的脖子,在他耳边将方才被遮羞布蒙蔽着没有说出声的的话说了出来:“我需要你。”

在羲武激烈的攻势来临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你尽快啊,别像以前那么久,我真得早点赶回去……哎哟喂,别别别,太快了……哎……”

☆、第二十九章

直到天色黄昏,羲武才终于结束了他的“尽快”。

结束之后,两人都是满身大汗,精疲力竭。然而作为年轻气盛的男子而言,他们又确实已经忍耐了太久,因此虽疲惫,也是酣畅痛快,意犹未尽。

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苏既明腰腿酸软,实在不想从床上爬起来。他躺在羲武的臂弯里,用指腹描摹着羲武的眉眼。这真的是他几年来最轻松的时刻了,即使在世外桃源乌蛮族呆着的日子里,他心里也始终压着事儿,难有这么放纵自我的时候。

苏既明道:“你很累?”羲武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

羲武拉过他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没有回答。

其实今天虽是放纵了,可比起他在乌蛮时的状态,这显然还不算什么。按说青壮男子攒了这么久的料应该会更放肆几倍才对。苏既明立刻想到他跟羲武分别这么久说不定羲武憋不住用其他途径发泄了,但转念一想,又暗暗觉得自己怎么竟像个吃醋的女子似的,太可笑了。——能够往自己身上下情蛊的羲武,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因此他立刻又觉得担心,用胳膊撑着爬了起来:“你是不是离开儋州就不行了?”

“不行”这个词让羲武嘴角崩了崩,然后摇头否认。惠州与儋州一海之隔,这样的距离还不至于对他有太大的影响,只是方才从那三名苗人手中救下苏既明的时候,他太过愤怒,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操纵风雨远比驱引虫蛇需要消耗更多的力量,他虽有神力,却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此刻确实有些疲惫了。

但他还是打起精神坐了起来:“我去打水。”

苏既明按住他:“不必了,我回去再洗吧。”他回头看了眼窗外黄澄澄的天,依依不舍道,“我得回去了。”

“好。”羲武起身,“我送你回去。”

苏既明的衣服烂了,好在羲武把此地当成了临时的住所,先前已经备了两套衣服。他拿了一套给苏既明穿上,送他回城。

时间尚有一些空闲,苏既明见羲武疲惫,没再让他用风的力量送自己回去,两人并肩在城郊无人的田埂上慢慢地往回走。

羲武问道:“今日害你的,是什么人?”

一提到这个,苏既明的表情便严肃了。他道:“那些人说,他们是卜天的同伙。”

黄昏风大,羲武怕苏既明受凉,脱下外袍裹住他。

苏既明接着道:“但我觉得他们不是。”

那些人劫持苏既明之后,立刻自报家门,说要为卜天报仇。真是卜天的同伙,要杀苏既明报仇,临死之前让他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这倒也说得通。可是那些人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而且其中一个人想要拿刀捅他的时候还被同伴制止了,苏既明都看在眼中,恐怕那些人并不想要他的命,或者说,不敢要他的命。

这就很奇怪了,卜天的同伴只会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才是,不可能想出这种极其下三滥的手段,而且不杀人还自报家门,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这更像是幕后黑手有意嫁祸,推脱自己的责任。

而最让苏既明介意的是,那人引他出来的方式,是谎称羲武出现了。见过羲武的人并不多,知道他能驱引蛇的人更不多,而且还知道用这种方法能骗到自己的——不用说,十有八|九是官府里出了内鬼了。

至于这内鬼是谁,苏既明冷笑一声:“这个金乙!”

这种肮脏下流的手段,八成是小胡子这个自作聪明的混蛋想出来的。他为了摘掉自己,被挟持的时候还假惺惺地装作自己也被人带走了。所以带走小胡子的苗人那么快回来了,而小胡子跑了以后也没去给他搬援兵。

这回小胡子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他越是想把自己摘干净,露出的破绽反而越多。

羲武蹙眉:“金乙是谁?”

若让他知道是谁想要伤害苏既明,他定然不会放过。

苏既明道:“就是你先前在大牢里见过,走在我前面的那个人。今天是他把我骗到这里来的。不过真正的幕后黑手,还不是他。”

苏既明虽然平时对小胡子一直没什么好脸色,但是他也没为难过小胡子,依小胡子那样的性格,便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万万不敢做出这样的事。真正的幕后黑手,倒也并不难想,第一个跳进苏既明脑海的人便是覃春!

覃春恨他,但是不敢杀了他,应该是忌惮魏琼会找麻烦。因此想出这么令人作呕的方式来折辱他。这确实是覃春做得出的事!

苏既明一想到方才若不是羲武来得及时,他就会被……他生平第一次有了想要杀人的冲动。可除了愤怒之外,他更有一种深深的悲凉感。

这官场上明争暗斗,凡事都不可用对错二字来论断,而只讲究利益二字。他挡了别人的路,便要被人陷害,可他只要活着,只要他还在做事,就势必会与他人有利益冲突。而他的性子又比较倔,向来不爱跟人玩虚与委蛇的那套,懒怠将心力花在如何不得罪人上。因此当初他才会被贬谪到岭南来。几年前是贬谪,如今是羞辱,像他这样的性子,以后又还会遇到什么呢?

一想到这些,苏既明就一阵恶心。他自以为饱读诗书,诗词歌赋样样出挑,律法典籍、课税农桑、听讼断狱、教化百姓,也没有不会的。可似乎想要当官却不是看重这些本事,端看谁更懂得敷衍应酬。

此时此刻,苏既明已有了几分退隐的心思。然而二十多年来一直秉持的信念到底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因此那心思方一浮起便被他压下了。

羲武问道:“是谁害你?”

苏既明犹豫了片刻,并没有说。若让羲武知道了,他不怀疑羲武会杀了覃春与小胡子为他报复,苏既明倒不是舍不得覃春和小胡子死,但他怕羲武行踪暴露惹来官兵的注意。因此他道:“这事儿你不必管,我会处理的。”

羲武默默看了眼苏既明,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好。”

眼看城门口快到了,苏既明依依不舍道:“你这次……什么时候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