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苏既明的心里五味杂陈。光是羲武的血就有这种能力,那乌蛮的圣泉水呢?泉水中藏着的圣物呢?到底蕴藏着多大的力量?他不由地又想起魏琼说过的要攻打乌蛮族的话来。

魏琼既然是被皇帝派来的,那么他的意思就是皇帝的意思。皇上不远千里将自己最亲近的表弟派到着荒蛮之地来,只是为了治理岭南?苏既明不信。何况魏琼在治国上并没什么天赋,倒是读了不少兵书。苏既明更愿意相信,皇帝的目的就是乌蛮族的圣物。皇帝自幼体弱多病,幼时就被断言活不过三十,如今已快三十,苏既明知道他不甘心,一直在四处招揽名医,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就把主意打到了乌蛮族身上。前一任儋州府官兵硬闯乌蛮族,或许也是得了皇上的密令去抢夺圣乌蛮族物,结果却被乌蛮族人打得头破血流。

假如苏既明不认识羲武,不认识乌蛮族一寨子的男女老幼,他大约也会支持皇上的决定。赵云深其实是个明君,若不是受身体拖累,给他足够的时间,以他的才干,未必不能缔造出一个盛世江山。然而,苏既明已经遇见了羲武……

羲武端着调好的药过来,解开苏既明的衣襟,为他换药。

苏既明问道:“你们……族中的那圣物,是不是真有令人延年益寿的功效?”

羲武颔首。

“那,能不能把它带到中原来?中原有那么多人,你们的圣物可以救治更多的人,你们的族人到了中原,也可以见识更多……”要皇帝放弃对长生的追求,苏既明自觉没有可能,但此事未必就要上升到大动干戈的程度,若是乌蛮族能自愿献上令皇帝长寿的宝物,不就化干戈为玉帛了吗?

可是羲武却道:“我族圣物,不可离岛。”

苏既明不解:“为什么?”

羲武缓缓摇头:“具体原因,我并不知晓。然而根据祖上记载,我族圣物是一道镇灾封印,一旦离开圣泉,天下大乱。”

苏既明不可思议道:“这……还有这种事!”

羲武道:“圣物赋予我族人长生、健康的力量,便是为了令我族人有能力守护它。一旦我族人远离圣物,便会失去力量,变得衰弱。”

苏既明讶然。难怪羲武说到了惠州以后他的能力比在儋州时衰微了许多,说他不能去京城。如果羲武说的都是真的,那所谓的圣物是一道封印,封印灾祸的时候同时也封印了乌蛮族人,令他们世世代代都只能留在那小岛上守护。

苏既明突然有一种冲动,取出那神秘的圣物,看看它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凭什么要将一族人永生永世地困在那里?什么天下大乱,说不定根本只是危言耸听!

他忍不住道:“你们……便不会不甘心吗?”

“不甘心?”羲武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问道,“为什么?”

苏既明失笑:“为了守护而活着,不能离开,不能做更多的事?”假若他被那玩意儿困在岛上,他一定会生不如死,来个玉石俱焚的!

羲武又露出了那种安宁平和的表情:“我所守护的,不仅是圣物,还有我的族人,还有,”他看了苏既明一眼,“我想守护的人。我们生活富足安康,缘何不甘?”

苏既明一时失语。是的,乌蛮族的生活就像是书中所描绘的世外桃源那般,有良田美池,人们怡然自乐,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阴谋诡计,岁月安详。从他们身上,苏既明看不到半点不甘心和不知足,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故土来中原呢?中原固然有更大的世界,却也危险丛生。

而苏既明之所以拼了命也要回来,不肯留在那世外桃源,只因不甘心三字。他不甘心自己满腹诗书无处可用;他不甘心本该大有作为的人生就此埋没;他不甘心那些等着看他笑话的人真的见到了他的落魄……他就是不甘心自己的人生与他曾经的理想偏离得不可以道里计!然而他终究不明白,这世上万般事,最忌的就是“不甘心”三个字。

到了此刻,他依旧是不甘心地逼问着:“乌蛮族中,便没有一个想要离开的人吗?”

羲武垂眸,过了一会儿,道:“有,我的弟弟。”

“你有弟弟?!”苏既明大惊。他在乌蛮族一年有余,从来没听说过羲武还有个弟弟。“是谁?我见过吗?”

羲武摇头:“死了。”

☆、 第二十二章

苏既明没想到唯一一个曾有离岛志向的人竟是羲武的弟弟,并且已经死了。这让他感到尴尬,不好意思再向羲武打听更多关于他逝世的亲人的事,便暂时揭过了这个话题。

至于魏琼提过的攻打乌蛮族的意向,苏既明想过提醒羲武注意,可是考虑之后,还是没有说——以羲武直来直去的性子,若他说了,只怕羲武会立刻找去杀了魏琼。若他杀不成魏琼,则有可能被把守森严的侍卫们反杀。无论哪一种结果,苏既明都不愿看到。

如今他既然已把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他又陷入了一个新的两难的境地。乌蛮族人既然以守护者自诩,他们定然宁死不肯交出能够延年益寿的圣物,或许圣物也真有不能离岛的原因。天子的性命固然宝贵,可若是为此付出成千上万条人命,苏既明亦无法说服自己。眼下两边状况都清楚的,就只有他一个人,等他养好伤回去,他或许有办法唬住魏琼,以此保全乌蛮人与乌蛮族圣物。可他若真的那么做了,他又成了不忠君的臣子……

羲武将药涂在苏既明的伤口上,苏既明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总算把神智拉了回来。

羲武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苏既明,似乎想知道他在想什么。苏既明心虚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上完药之后,羲武又小心翼翼地用干净的布料将苏既明的伤口裹住。随后他才不在意地抹了抹自己手心上的伤口。

苏既明这才注意到,除了方才割伤的一道长长的口子之外,羲武的掌心里另有一道还算新鲜的伤口,想必便是昨日为他上药时弄的了。以血入药,以伤养伤,这份心意让苏既明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微微疼了一下。

羲武的药很有效,一天过后,苏既明伤口溃烂的情况便好了许多,只是他伤得太深,即使有羲武的血为他疗伤,这样的伤没有十天半个月也好不全。为了防止伤口再次裂开,苏既明躺在床上不敢下地。羲武带苏既明来的地方是一处郊外的小屋,大约是猎户的临时住处。苏既明不知道羲武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屋里虽有寝具和一些打猎的工具,却连一本书都没有,苏既明躺在床上养伤,什么都不能做,羲武又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闷蛋,把苏既明闲得只能嘬牙花儿。

到了傍晚,羲武要出门,苏既明猜测他是要去弄吃的回来,叫住了他:“你把衣服换了吧。”羲武这一身乌蛮祭司的服饰太过打眼,现在官府正在四处通缉他,穿着这身衣服出去未免太招摇过市了。

羲武便在屋子里翻找起来,还真在柜子里找出了一套猎户的短打装来。他将衣服换上,走到苏既明面前,张开双臂向苏既明展示,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询问:“好……好看吗?”

苏既明从没见过羲武穿成这样。羲武的祭司袍,圣洁而又禁欲,将他完美的身材完全遮掩住,风情不现。而当他穿上猎户装,一件兽皮背心和短打麻裤,露出修长结实的胳膊和腿,还有胸口一片蜜色的肌肤,让苏既明的喉头不由自主地上下滚动着,想起许多个夜晚羲武是如何用那双有力的胳膊箍着他的腰,结实的腹部是如何挺动……他的脸竟情不自禁地烧了起来。

羲武担心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你……发热?”

苏既明侧头躲开他的手:“没、没有。你去吧。”

羲武却没有走,执着地问道:“好看?”

苏既明好气又好笑,没想到羲武也会在意这个,只得道:“好看。”

羲武想了好一会儿,似乎在搜罗词汇,接着竟然又问了个得寸进尺的问题:“喜……欢?”

苏既明:“……”

羲武见苏既明迟迟不答,纳闷道:“我……不对?”

苏既明嘴角抽了抽:“你会说的汉语还挺多的。”

大概是脱去了祭司服,就少了那一份端庄,此刻的羲武看起来竟显得有几分无辜,似乎并不明白喜欢这个词有什么深意,只是寻常地问他这样穿着有无不妥。苏既明不答他就一直等下去,比起耗耐心苏既明还真耗不过他,只好含糊地道:“挺好的,你快去吧。”

羲武极浅地笑了笑:“我……也……喜欢……你。”

苏既明扭头,默念道:扮猪吃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