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苏既明又问道:“那些乱党呢?”

苏砚摇摇头:“公子病了,还没处置。魏大人说,这事儿是全权交给公子了,等公子醒来,要杀要剐都由公子决定。”

苏既明皱眉,哎呀了一声:“怎么还没斩,说了夜长梦多,赶紧行刑啊。”

苏砚道:“行刑的文书也得要公子亲批才能……”

苏砚刚为苏既明裹上新绷带,苏既明就道:“你扶我下床,我去批文。”

苏砚大吃一惊:“公子你伤还没好,怎么能走动?赶紧躺下!”

苏既明确实没好全,动一动就痛得龇牙咧嘴。然而他一心想着要快点把卜天已死的消息放出去,让羲武知道他找错了人。这三天他病得奄奄一息,羲武大抵也有感知。只要羲武一天以为卜天是天涯,那他就会想法找官府要人,自己也就很难避开。早点让他明白他认错了人,这天下山水茫茫,他失去目标,不知从何找起,兴许就会乖乖回儋州去了。

苏既明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羲武已经闯入了他的府邸。

正如苏既明所料,羲武是将卜天误认作了天涯。天涯失踪后,他几乎将儋州翻过来,却什么也没找到。直到那日苏既明大病,触动羲武体内情蛊发作,他感知苏既明有危险,便孤注一掷坐船来了惠州。他不曾见过卜天,但听市井传闻,卜天的种种事迹与天涯曾向他描述的一些事情重合了,且卜天前不久被官府抓住,恐怕命悬一线,也对上他情蛊发作的时间,因此他便误以为卜天就是天涯。

自从发现卜天不在大牢中,这几天他又找了许多地方,打听了许多消息,却无进展。当感觉到情蛊的又一次发作,羲武几乎快疯了!今天清晨他闯入官府,与官兵们激战一场,毕竟寡不敌众,险些被困,只好退了出来,又掳走了一名官差,逼他说出卜天的下落。那官差并不知道卜天在哪里,然而因害怕羲武杀了自己,便供出了苏既明的住处,苏既明是卜天案的主审,他应当知道卜天的下落。

于是,羲武便往苏既明的府邸来了。

苏既明一再坚持,且他的身子确实好了些许,苏砚拗不过他,只好扶着他下床。苏既明看到镜子,自己脸色青白憔悴不说,下巴上还有一道已经结痂的伤口。这一道伤比起胸口的伤自然是无足轻重的,可是伤在脸上,苏既明极不舒服,不想叫人看见这般狼狈的自己,加之身体虚弱不宜吹风,便又叫苏砚取了斗笠来为自己披上。

苏既明这样的伤,定然是不能坐马车颠簸的,苏砚叫人在院子里备了轿子,这才扶着裹得严严实实的苏既明出去坐轿。

几个下人扶着苏既明走到院子里,突听呀的一声尖叫,一名侍女惊恐地指着轿子大叫道:“你是什么人!怎么闯入这里的!”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名手执金蛇权杖、穿着蓝黑色长袍的男子站在轿边。他的周身萦绕着一股微风,吹得他长袍飒飒飘起,俊美的长相与古怪的打扮近于妖异。

下人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全都看呆了,竟不知道他是人是神是妖。

苏既明愣在当场。他万万想不到,千躲万躲,竟还是躲不开,羲武竟然追到了这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羲武。那个乌蛮族的大祭司,那个强大得能够呼风唤雨的男人,短短的一段时日,已憔悴得如同被人抽走了神魂。是因为自己的垂死影响了他,又或是因为其他?

羲武来到这里之前,已将整个府邸走遍了,他在后院闯入了一间有数名官兵把守的房间,他以为他的天涯会在那里,然而在那个房间里他确实看到了一个重伤奄奄一息的男人,并不是天涯。虽然,他似乎听到人们管那个男人叫卜天。

羲武缓缓开口,语气疲惫而低沉:“如果你们见过我的天涯,请把他还给我。”

一瞬间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捏住苏既明的心脏,触动他胸前的伤口又疼又痒,恨不得用力抓挠。

整个气氛仿佛凝固了,苏既明身边的人都害怕羲武,不敢有任何动作,唯有苏砚颤颤巍巍挡在苏既明的身前。

苏既明不敢揭起草帽上的纱,僵持许久之后,他终是残忍地开口,声音发颤:“你的天涯,已经死了。”

☆、 第十九章

苏既明这一句话说出后,院中的空气仿佛结了冰,真实的寒冷刮过每个人的肌肤,除了羲武之外,几乎所有人不约而同打了寒战。

羲武的目光沉着地落在苏既明的身上:“死?”他朝着苏既明迈近了一步,权杖上的铜环发出清脆的响声。“不可能,我知道。”

苏既明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哑声道:“他已经死了……我亲眼看着他死的,你放弃吧……”

羲武的眼神一厉,想要透过他的面纱看穿他的真容:“你,是谁?”

他的气场太过强大,人们纷纷害怕后退,苏砚壮着胆子死死挡在苏既明跟前,却也已是上下牙不住磕碰,发出咯咯的声响。

“公子,你快跑!”

那是一种真实的压迫,苏既明不知道羲武究竟是操纵了风还是寒气,他胸口的伤快要崩裂,本能驱使他转身想要逃走。

然而他又如何逃得走?羲武身形一动,瞬间就逼到了他身前,也许因为他说天涯已死令羲武愤怒,羲武一手扼向苏既明的脖子,同时一股凌冽的风袭来,刮走了苏既明用来遮挡的草帽。

瞬间,两双眼睛毫无阻隔地对上了视线。

羲武的手碰到苏既明脖子的同时,也是苏既明痛苦的表情撞进他眼底的同时。他的手指瞬间松开,改为虚虚搀扶住苏既明的肩膀,不可思议道:“天涯?”

苏既明捂住自己的胸口,说不话来。他这一动,伤口崩裂,鲜血很快就顺着他指缝淌了下来。

羲武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和痛惜,立刻将权杖别入腰间,打横抱起苏既明。

苏砚扑了过来:“放下我家公子!”

羲武心中有困惑和不解,他眉关紧锁,双唇紧抿,此刻不是问话的时机,他轻轻一侧便让过了苏砚。紧接着,羲武抱起苏既明就走。

一众傻了眼的人这才回过神来,有的人跌跌撞撞追上去,有的人大呼小叫求援兵。羲武看似步伐自如,然速度却是极快的,苏砚拼了命地追,却眼睁睁看着他带着苏既明越走越远,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伤口崩裂后苏既明便痛晕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羲武就坐在床边,正在为苏既明的伤口上药。他察觉到苏既明醒来,便停下手里的动作,用一种平和的目光默默看着苏既明。

他的这种眼神苏既明非常熟悉。羲武是个从不大喜大悲的人,无论高兴或忧愁,一个浅笑或是一声叹息也便过去了。他这样的性子曾让苏既明不大喜欢,觉得他太过冷硬。然而先前见过了羲武真正冷漠残酷的模样之后,他竟在这平静之中看到了安宁。——是的,那不是漠然的平静,而是带着温柔的安宁。

羲武缓缓开口:“伤口疼吗?”

苏既明动了一下,便嘶地倒抽一口冷气。卜天给他留下的伤口很深,按理说他本该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等伤口愈合再下床走动,然而他太过心急,伤口才刚停止出血他就下地了,伤口再次崩裂,着实痛苦。

羲武轻轻压住他的肩膀:“别动。”垂下眼继续替他的伤口上药。

苏既明不敢说话,也不敢挣扎。只是偷偷观察这个地方。这是一间小而干净的屋子,不像是客栈,倒像是民宿。也不知羲武把他带到哪里去了,这不是乌蛮族的建筑,他们应该还没有离开惠州。

“城郊。”羲武突然开口,把苏既明吓了一跳。苏既明怔了一怔,才知道羲武说的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可见羲武看穿了他的心思,令他顿觉心虚,默默闭上眼睛。

羲武温柔地将手中的草药抹在他的伤口上,虽然手法轻柔,但还是很疼的。苏既明用力抓着床单,死死咬紧牙关,并不叫疼。突然,他感觉羲武掰开了他紧绞着床单的手指,抓住了他的手。

他情不自禁睁开眼,只见羲武把盛药的碗放在床头,右手替他上药,左手握住他的手,用指腹在他掌心中摩挲。掌心传来的触感又麻又舒服,竟分散了他许多痛感。